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16)

第二天,李达康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桌子上稍稍凌乱的文件,不免就想起了昨日的情景,这张椅子上似乎还有没擦干净的痕迹,脸上就青一阵白一阵的。喝了一大口凉透的茶,总算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都赶到了脑后,捡起昨天看到一半的文件。看到中间竟有一处水渍,李达康手一抖,又洒了一串茶水上去,内心问候了沙瑞金一番,以后坚决不能来自己办公室乱搞。

“小金,这个文件重新打一份。”

“好嘞,这就去。”小金觉得李达康今天有些不自然,办公桌也比以往凌乱了一点。赵东来倒是变乖了,接到消息没有直接蹭上门来,只是详细问了一番表现,感谢小金的无私帮助。

“书记,傅省长回来了,说要搞什么五大城市协调发展,让咱们京州市里也出个代表明天去开会。省府那边还说其他市都是市长书记来,咱们京州,可也得出管事的啊。”小金大概描述了一下那边来电的语气。

李达康摇了摇头,这还真是能折腾,也不事先通个气就直接开会,声势浩大啊。吴市长还得几天才能回,这意思是叫自己亲自去,真是麻烦。“知道了,你去打听打听,具体是哪方面的事,今天做好准备工作。”

省委,沙瑞金听着白秘书的汇报,很难保持事实股掌之间的淡然了,这么大的事,党政分工又不是党政分开,但连个气都不通,把他沙瑞金把省委都当摆设吗?!沙瑞金的脸色越来越沉。

“沙书记,是不是要请傅省长过来谈话?”白秘书跟随多年也极少感受到这样压抑的气氛。

“不用,去把田书记请过来。”要谈也是让田国富先去谈,明面上要是吵起来了,谁也下不来台。沙瑞金扶额,原想着傅青松来了没多久,汉东反腐余威犹在,短期不好再起什么不好的动静。可这新省长就是让人不得安生,跑出去清净几天,回来酝酿了个大事啊。

田国富当然也听说了,这年头消息都坐着火箭跑的,更何况傅青松也没搞什么秘而不宣。老搭档三言两语达成了一致意见,先由田国富出面去找傅青松谈话,沙瑞金暂且静观其变。

田国富拐弯抹角的给傅青松讲别省的掌故,傅青松先是茫然,听到第二个终于领悟了点意味,却并不承田国富这个委婉含蓄表达的人情。“田书记有话直说,我这儿还在筹备着明天的会呢。”

田国富越来越怀疑这人到底怎么做到这个位置的,虽说自己这个纪委书记排在省长后面,可今天是代表谁来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难道真的要一个人闷头干下去,传开了让人看省委的笑话。这人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若是无意,这省长做的也太糊涂,若是有心,那就麻烦大了。“青松同志,您这个‘五城共荣’,这么大的牌面,沙书记是支持的了?”

“对带动汉东经济集体水平作用极为重要,想来沙书记和省委都是会支持的,至少不会反对吧?”傅青松皱眉,并不觉得田国富这么来磨叽有什么意义。

田国富仍然不能确定这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装不懂,“想来,那就是沙书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了。”

“明天开会确定好不就都知道了吗?开完会,省府就开始出台正式文件。”

“青松同志,你明白党的组织原则吧?”田国富没辙,只好再直接点。

“当然明白,怎么,纪委查到我违纪了?”傅青松嗖的一下站了起来,直视田国富。

“青松同志,你对党政分工,怎么看?”田国富头都大了,这幸好前两次常委会都没让这位省长说话,要不然······

“党政分工,当然是贯彻落实啊,咱们汉东现在做的就很好啊,我这儿行政效率也上来了。哦,这还要感谢几个月来省委的支持,还有沙书记的启发,让我目光要看远一些,不只是京州,一省的发展这担子都在我们肩上。京州、林城、吕州这些先发展起来的,要带动岩台——”傅青松说道规划还是很自信的,开了个头便是行云流水,田国富不得不打断这位的好兴致。

“青松同志,我今天不是来和你讨论这个‘五城’的具体问题的。只是作为纪委书记,要贯彻落实同级监督,职责所在。咱们党政分工不是分开,沙书记作为咱们汉东一省的一把手,您做某些重大规划之前,是不是好歹该去征求一下意见?这文件先推出去了,万一还有点儿内部矛盾,这不就不好看了吗?这一省的担子,有省府,也有省委啊。”

“是。”傅青松点了点头,这田国富感情是来找茬的,背后八成还有沙瑞金,难不成凡事省委都要来个指手画脚横插一杠。自己当年做市长,那市委书记还不是听自己的,晾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赶着末班车回到了行政上,这省委书记和纪委抱团警告啊。“等明天大框架具体都定下来,我亲自整理好文件交给沙书记。”

要不是田国富觉得实在交流困难,没再多说下去就走了,傅青松越来越看不惯这作风,马上就能发作吵起来。等田国富一出门,就厉声吼着秘书赶紧进来干活,还在门边的田国富表情都僵硬了。

 

“国富,你的意见是?”沙瑞金听了田国富吃瘪的描述,笑了两声后,面容转的更加严肃了。

“快四个月了,要是再不能让人消停,至少是表面和睦,那就——”

“那就只好,让人帮他消停了。”

田国富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你注意分寸。”

“我当然会注意分寸,甚至都不用我出手。”沙瑞金心中明朗,有了田国富点头,后续就好办了。“有的事,迟早要出,挑个时间吧······”

“那傅省长那个‘五城’?”田国富不放心的问道。

“就事论事,我已经让小白去再沟通协调了,总不能真让外人看笑话吧。”沙瑞金摇了摇头,真是活久见。原本以为李达康那样做市长市长一把手、做书记书记就是一把手的已经很稀有了,如今这位······转身认真拍了拍田国富的肩头,“咱们同级监督的工作,你这位纪委书记,任重道远啊。”

“唉,我这个表率真是艰难那,又是一霸手。”田国富难得觉得今天胃口不太好了。

沙瑞金不觉就想起了当日李达康在手心画字的模样,嘴角浮起了笑意。正好,这事也该找人聊聊了。

夜幕下,两人漫步在京州街头,满目繁华。

“达康,依你看,咱们傅省长的提案究竟如何?”在一处人少的巷子里,沙瑞金终于开口提了正事。

“意向是好的,只是目前看来方向略有不妥。”两人都这种程度了,私下谈工作自然也直来直去了。

“如何不妥了?”沙瑞金问了下去。

“发展不均本是常态,初步看这个规划实质上是一些资源的强制分散,实行下去,到头······”李达康没有把后面说出来,沙瑞金也知道是什么。“目前各市产业结构差别很大,像岩台,不是单单政府扶持一些产业就能起来的,关键还是因地制宜。这方面,拉上其他城市,前景······真正做起来,以点带面,也非一日之功,人走茶凉,谁也不希望如此。”

沙瑞金叹了口气,“这潭水好不容易淘漉干净了些,这才将将平息点,暗流又来了。”

李达康默然,要说二把手强势压着一把手有底气,那排在更后面的人要是这么做那就是不可救药了。有些事自己真的不方便说,给赵立春做过那些年的秘书,又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深谙上位者的习惯。虽说和沙瑞金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但他也不敢把这种随意带入某些进取,无论是事业还是沙瑞金,都太重要,他不愿因为一些细枝末节误了彼此。

见李达康不太愿意多说,沙瑞金自然的换了话题,“佳佳这次回来多久,应当还能见两次?”

“还有一个多星期,下周佳佳要跟我单独吃饭呢。”李达康说着又带上了发自内心的喜色,“真是要好好谢谢您沙书记。”

“床上谢吗?”沙瑞金垂下的手悄悄掐了一下布料下包裹紧致的大腿根处。

李达康瞪了沙瑞金一眼,“大街上注意点。”

“知道你明天还要开会。”沙瑞金也没再多做小动作,只是靠着彼此的肩头,缓缓走到了路的尽头。

——————————————

仍然······没有常识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