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7)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也只是找你。”

赵东来心里只翻白眼,找我,您电话可是直接打李达康那儿去的,蒙谁呢?

“你这不是家里有领导嘛,我直接跟你领导请示了,这就不怕有什么误会了。我可是为你好,免得你后院起火。”

要不是知根知底,赵东来都得为沙瑞金这样真挚的关怀感动一下。你沙瑞金巴不得制造点误会好让我后院起火才对吧,心里不爽,面上还得保持风度:“那我先谢谢沙书记了?”

“别客气,咱俩谁跟谁呀。”沙瑞金似乎并未察觉赵东来话里的讽刺,摆摆手,扯了条毛巾擦汗,从挂在一旁的外套里摸出钥匙,带着赵东来进了一边的储物间,好一会儿才摸出两包正宗意大利进口的咖啡豆来,塞进赵东来怀里,“拿着,下次上你办公室可得煮好招待我。”

“那当然,您太客气了。”赵东来接过就要道别,李达康已经在外面等了有一会儿了,这时间再长点,看起来就够发生点什么了。呸!能发生什么呀!自己这脑子是真进水了。虽然李达康不止一次说过让自己上外面再找一个去,也没少拿沙瑞金开玩笑,但眼下老奸巨猾的沙瑞金这么一搞,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知道火候不到,沙瑞金也不急着下猛药,友好的拍拍赵东来的背,“那咱们就说好了,快去吧。”

“您这是放——”放弃李达康几个字还没说出来,赵东来就被后腰上过分热情的手臂给吓得噤了声。

“投桃报李。”沙瑞金笑得分外和气,“东来啊,对我有什么想法可以直说。”

我能说我想揍你一顿吗?

 

“聊得挺畅快嘛,怎么不干脆留下了。”李达康听见敲车窗,才揉揉眼睛,给赵东来开门。看了眼分针已经转过快半圈的手表,侧过脸来调侃赵东来,倒没见多少不悦。

“畅快什么呀,还不是沙瑞金磨磨唧唧的,不然我早出来了。”赵东来把咖啡豆往后座上一甩,一脸的不高兴。

难得见赵东来这副丧气的表情,李达康放了些柔和的音乐,音量也开得很低。“一把手赏识你还不高兴?”

“要只是赏识就好了。”赵东来往后一瘫,“自以为是、自作多情、丑人多作怪······”

李达康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们赵局长这是从哪个难缠的女人那儿回来了,还丑人多作怪呢。这丑人不是还暗示了要给你提厅长吗?”

“李书记,我去给这健身年卡退了行不行,我实在是不想三天两头的见他了。”赵东来一阵头疼,“什么厅长啊,我不指望了还不行,我就跟着您,看好市局这一亩三分地。省厅,他沙瑞金爱找谁看着找谁看着。”

“净说胡话。”李达康一脚刹车,赵东来这才发现车已经到了市委宿舍门前。“李书记,我的计划还没进行呢,咱们怎么回家了?”

“看你也没什么兴致,满脑子沙瑞金,要不怎么连路都没看。”李达康冷着脸下了车,赵东来只得赶紧跟上来,拉住李达康想要挽回,“我这不是刚刚被他搅和的心烦吗,咱们现在开始,不提沙瑞金,二人世界,散散心。”

李达康定定的看了赵东来一会儿,“免了吧,上楼。”

“您再考虑考虑,我拍着胸脯保证——”

“你不上来我锁门了。”

“别忙啊——”猴子搬西瓜,可不能连玉米也丢了。赵东来迈开步子三下两下跟了上去,抢在李达康前面摸出钥匙,“我来,我来,您请。”

李达康进门脱下外套就进了厨房,赵东来这才一拍脑袋,“哎呀,我都搞忘了还没吃晚饭呢,我来吧。”

“不用,简单点,我下两碗面就行了。”李达康弄的的确简单,白面,加了几片菜叶子、一点肉丝,两人就对面坐着、大口吸溜。

“好吃,真好吃。”赵东来还不忘抽空赞叹,也不管对面根本顾不上抬眼,最后连面汤也给喝完了。“好吃,我洗碗。”

李达康也没什么意见,就坐在一边随便拿了本书来看。裤兜里的手机,薄薄的布料时不时地透过屏幕的亮光,不用看也知道,又是沙瑞金。只是现在,不知为何,李达康面对这个人已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轻松自如了,即使眼下的处境并不比从前糟。

“家里也挺好。”赵东来的手上还留了些没完全擦干的水分,在李达康的手背上点下去,凉凉的,感觉莫名的好,仿佛世界都缓了下来,人们也不再奔忙。

“咱们放点电影看吧?”

“吵。”

“来点有情调的音乐?”

“你怎么不直接调情呢。”此刻,李达康的眼里写满了不可抗拒的放肆,赵东来察觉到些不同寻常,却也没在此时煞风景,吻就够了。

“用力。”沉浸,有些烦恼就会远去,即使只是暂时,也好。

原以为活成预想中的样子,就能毫不在意其他。那不过是时候未到,该来的,永远躲不掉。再怎么努力,自己也成不了别人,更成不了世间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人。总有人能唤起心中深深埋藏的七情六欲,只需要一道裂缝,从前筑起的可笑高墙终会轰然倒塌。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