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1)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李书记,我来汇报市局的工作。”赵东来小心翼翼的蹭进了李达康的办公室,站在办公桌前规矩的有些滑稽,“关于追捕行动。”

“说。”李达康没有抬头,闭着眼睛都知道赵东来现在什么样子,那表情还是让他浪费比较好。

赵东来一边汇报,一边向金秘书挤眉弄眼的求助攻,可惜小金回了个爱莫能助您自己保重的眼神,吐吐舌头就关门出去了。

“说完了?”

“工作是汇报完了。”这么好的时机,赵东来当然磨蹭着不走,“李书记,我再跟您汇报一下昨天晚上的事。”

李达康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赵东来,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又是单单一个字,“说。”

“昨晚,我是不是对您······”赵东来实在不知道怎么描述,被这么看着又心虚,想好的词儿一下子都给忘了,“那个,还是那个。”

“哪个呀?要是没事儿就赶紧回去干活。祁同伟留下那么大个烂摊子收拾好了吗?那个程度都交代了吗?公安的队伍都清理好了吗?”

赵东来这个时候要是走了,那当初怎么可能把李达康追到手呢?智取弄不来,就挑明了吧,反正李达康也没那么小气,再这么耗下去可就说不准了。“那我就直说了啊,昨晚喝多了回来我是不是呃,是不是动作有点儿粗鲁,把您弄、弄······”

李达康玩味的看着赵东来,结果又把对方吓得立刻吞了声,“弄什么呀?”

“就是那个的时候,怎么说······对了!没轻没重。”一米八的大汉浑身上下都写着“乖巧”二字低头认罪的样子也是颇为讨巧。

沉默好一会儿,李达康还是决定就这么放过吧,这个赵东来,还真让人生不起气来。想着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东来啊,想什么呢?对自己这么自信?看看你自己,就这个样子,哪有那个胆。”

“那我······”赵东来长出一口气,还是困惑不已,小声嘀咕,“那还能有什么,之前的事我都有印象那。”

“行了,别瞎想了,赶紧回去。”李达康端起杯子喝了口冷透的茶,非常时期并未过去,哪有这么多功夫在这些事上计较。

“李书记,那您总得告诉我今儿早上到底气我什么吧?不然我总有点儿不踏实。”赵东来贯彻落实隐患要根除的精神决定刨根问底,眼下放过了,万一以后滚雪球似的滚了个大的可就麻烦了。

李达康知道自己这是被沙瑞金搅和的情绪不好,判断力段时间急剧下降导致的不良后果,但是“我有那么几分钟以为你真的跟沙瑞金搞上了”这种话怎么可能从自己口里说出来呢?

“达康,跟我说实话吧。我看的出来,你那种眼神只能是在生我的气。”赵东来这话说起来心中暗自得意,李达康不就是这样嘛,某些事嘴上怎么都不肯说,其实心里还是在意的,比如对我赵东来。自打前些日子自己临阵脱逃打了退堂鼓又被李达康亲自出马骂回来后,赵东来就有点底了。

“多大脸呀,还不赶紧走!”

可惜赵东来并不配合,在眼前晃悠来晃悠去,工作可以遥控指挥嘛,又没耽误事。反正今天不给解释还就赖这儿不走了,看起来理亏的可不像是自己。“就这么大。”

“懒政干部学习班第一期,你是不是想旁听一下?”李达康的目光又回到了文件上,橡皮糖越打越粘,发火也没用。

赵东来笑了,“就知道您心疼我,说气话也是去旁听,知道我一天到晚的忙活,跟懒政两字半点边都不沾。”

“蹬鼻子上脸。”李达康轻声骂了一句,“那边坐着去,非赖这儿也别在我眼前瞎晃,挡光。”

“那我搬凳子坐旁边,您办公桌借我一个角?”赵东来可没嘴上这么客气,一副主人翁的样子舒舒服服的拖了个靠背椅就在桌边坐下了。正巧看到桌上李达康的私人手机屏幕亮了一下,视力5.0以上的赵局长瞬间就捕捉到了来信人的大名——沙瑞金。

李达康正埋头写着字,丝毫未察觉。

“李书记,您有短信。”

“嗯。”

“不看一下?”

“赵东来你要是话这么多我可喊人把你赶出去了。”李达康思路流畅着呢,自然没什么好气。

赵东来吐吐舌头,还是等工作第一的人写完了自己抬头吧,这一等就等到了小金进来问午饭要不要从食堂打回来的时候。

“李书记,您现在写完了吧?有短信。”

李达康活动了一下肩膀,拿起手机一看,“哦,沙书记的短信,怪不得你跟猴儿似的坐不住。”

“那······沙书记说什么了呀?”赵东来犹豫着还是问了出来。

“说你们昨晚一起活动的很高兴,问你喝了那点酒不要紧吧。”李达康把手机递了过来,面无表情。

赵东来不好意思的把手机递了回去,正要解释点什么,自己的手机开始震动,一拿出来赫然又是沙瑞金三个大字。

“出去接!”

“是是是。”

不过一分钟,赵东来就进来了,“李书记,我得去省委汇报点工作,赶得紧,沙书记让我在他那儿吃午饭。”

李达康点点头,“那就去吧,别耽误了。”心中却总有点不畅快,嘴上倒是轻松玩笑,“东来,沙书记不会真的看上你了吧?”

赵东来也开起了玩笑,“让我准备着接省厅算吗?”

看李达康的脸色又赶紧改口貌似正经起来,“不可能。就算看上了,那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戏。”

“脸越来越大。”

“不大哪儿能追得到您呀。”赵东来瞅准时机送了个告别吻,心里哼上了小曲儿。

李达康的手机又来了条短信。

-我的承诺最迟下个月就能全部兑现,你的呢?——沙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