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东沙李】先来后到(2)

沙、东、李大三角,狗血,严重ooc,以及可能有各种组合→_→

注意闪避,目害不负责




赵东来用尽全身的克制力才没跟沙瑞金讲出“一个萝卜一个坑”这种暗示性话语,还是让他自己上李达康那儿撞南墙去吧。这点自信,赵东来还是有的。沙瑞金除了是省委书记,哪点能比自己强呢,再说了,在李达康眼里,省委书记可不一定是优势。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继续交换信息,倒是比以往毫无芥蒂的时候更为和谐。

“沙书记您慢走。”赵东来长出一口气,做未来情敌的下属真是个体力活。

沙瑞金倒是轻松,卸下一大负担,既然已经排除了相爱相杀这种狗血戏码,那就该将追求提上日程了。李达康这个人真是越发让人挪不开眼,连常委会上都能给人惊喜。论敬业论理想论能力,还有谁能比他沙瑞金更配呢?而且他们从骨子里有那种默契,那种比万有引力更加不可抗拒的同性相吸。

适度的距离能维系好感,好感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他需要一个契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比如一起站在阳春的和风里,谈谈工作,谈谈个人。

这是唯一一件沙瑞金从个人角度可以感谢高育良和祁同伟的事情,这伙人小动作搞的多,李达康来的就快。有多快呢,就像肚子里善解人意的蛔虫。不仅主动,而且有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呸,堂堂省委书记怎么能说脏话呢?嗯,不说出口就行。

林城。

早就整装以待的沙瑞金看着一听到自己名字就一路小跑过来的鱼,不,李达康,捂住住心头那点小火苗,比往日稍稍热情了那么一点点,更加仔细的打量着正跟自己握手的人。

并肩骑行在在长堤上,漫步在万亩茶园中,路望不到尽头,话也总说不完。

李达康讲林城李为民的往事,将伤口完全敞开,让沙瑞金的面容也为之沉重。

“可以理解。”跟自己一样,不做作,雷厉风行,由内而外的实干派。得到自己的肯定与欣赏在自豪之余竟还闪过了一丝可爱的羞赧,想来李达康工作之外的生活应当很简单,直白点叫无趣,跟传说中一样,没什么朋友,两年前跟妻子也离了婚,寂寞的男人啊。

“沙书记?”李达康发现沙瑞金竟然看着自己走神了,不应该啊,难道——

“嗯,你和高育良还有一次交集吧,是在美国?”沙瑞金也惊讶于自己的失态,但掩饰的很好,李达康也绝不会不放。“你们一起去美国学习,你们还是室友呢。”

“对对对。”李达康又绘声绘色的讲起了那段“背锅”的光荣历史,将沙瑞金逗得哈哈大笑。听着李达康时不时给高育良添堵的“掺沙子”,沙瑞金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暗暗点头。

调侃一来一回自然拉近了距离,接下来也就好讲讲私人问题了。

沙瑞金主动起了话头,李达康就一股脑将隐忧都倒了出来。

果不其然,沙瑞金一副了然的神情,表示支持。组织是善解人意的,是实事求是的。最后一件你说不大不小的事,你和前妻的关系啊我来没多久也听过一点,分居三年离了婚,你也说了没感情了,不存在藕断丝连。

“是六年,我们拖了六年,才终于离了。”沙瑞金不知道的是李达康此刻竟有些庆幸与赵东来走到了一起,不然这离婚恐怕会一拖再拖,拖到如今谁也无法保证还有多少余地。

沙瑞金点点头,“达康书记,代表组织我相信你的个人操守,也对你表示支持。但作为朋友我还是想多说一句,毕竟有两年了。你这总一个人过的,还是冷清了些。”

李达康表示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早习惯了,就算是从真离婚算也有两年了,况且是真忙,年龄大了也没那个心思。

搪塞,沙瑞金的判断力很强。组织是温暖的,当然要多送关心。“所以,达康书记只是不想再在婚姻上浪费时间?”

“沙书记,我是——”

“不用解释,我理解。”沙瑞金拉着李达康的手,“实不相瞒,我也离异很多年了。”

李达康刚生出一点感激来,那种不安的预感就蹭的重新冒了出来。

“不如这样,等这段时间过去,咱们可以搭伙过日子,相互有个照应,也节约资源。”沙瑞金满怀期待的看着李达康,还好,看起来不太惊恐,也没觉得自己在开玩笑。“达康,你不讨厌我吧?”

李达康知道,沙瑞金这是在下套,就算自己感情上磨叽了点也不至于弱智,况且还有赵东来早早打好的预防针在那里。“沙书记,这是两回事,我知道您的好意。但我们——”

“别忙着拒绝,再想想,好好考虑一下。”沙瑞金冲李达康挤了挤眼,“达康同志,我充分尊重你的意见,但我希望这个意见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不由分说,拉起李达康返回大路,“咱们还有自行车要赛呢,达康书记可别借故临阵脱逃啊。”

李达康勉强笑了一下,“行,那我就不让你了。”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