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小沙李】参商知我(3)

沙李异地,含小沙李,私设如山

李达康提笔写下沙瑞金三字后就顿住了,说什么呢?柔情蜜意,既不像最初,也不似有过的决绝,仿佛青涩的初恋,有若黄昏的缠绵。情话,此时此间想着过往难以出口,也难以落笔,从头来过,不可否认果断了一生,感情上自己就是永远放不下。

虚幻,纸上的东西总易粉饰,李达康不想让感情被不真实的东西裹胁,即使只是程度问题。最终放下了笔,过几日再说吧。再次审视那三张照片,嘴角的弧度渐渐释然,重新折好信纸放回信封,跟前一次的一起锁进抽屉。

取出数月来调研的报告总结,李达康又逐句过了一遍,肩上的担子够重,自己要担当得起。已经开过不知道多少次大小会议了,明天面对公众,面对媒体,要展现实实在在的希望。

 

白秘书刷微博的时候凑巧看到了云越的新闻发布会的消息,李达康,沙瑞金一眼辨出再熟悉不过的人,示意小白找出直播。

依旧是经典的西装,换了条明黄的领带整个人更显得意气风发,手上动作不改恣意。昔年一·一六后头一次在屏幕上看到这站在人民中间的人的场景历历在目,还有之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

“······稳中求进,我们要把把高质量发展与跨越式发展有机统一起来,基础设施建设、安全生产、精准脱贫、污染防治同步进行,严打黑恶势力······”

“······五年之内消灭贫困县······”

看到和李达康一左一右并肩而坐的人,沙瑞金这才注意到云越的省委书记韩谌也在场,可惜沙李配没成,不然时刻和李达康并肩的就该是自己了,相信会很配。也不知道自己更进一步表露的信李达康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会不会——接受?帮你看着你手下的一座座城,等玫瑰再绽,我会再写信讲给你听。

李达康没有闲心思考远在汉东的沙瑞金此刻在做什么,答完记者问,和韩谌互相点个头又回到了省府准备后续工作。五年,是一个任期,也是李达康许下的承诺,五年之内必须要对的起偌大的省。面对众多质疑的目光,李达康必须用时日做出强有力的回应。再度下基层一处处调研、指导精准脱贫工作前,环保工作也得敲山震虎。

 

沙景行陪同环保局局长视察本院的环保工作脱不开身去带课,打了个报告碰巧被李佳佳看见,主动要替沙景行看班,看了看课本甚至还想代课,沙景行道了谢就随李佳佳去了。

没想到环保厅徐厅长也来了,说是新任省长已经开过会强调了环保问题,楚州大学的教学科研一直是中坚力量,就先做视察,院长亲自陪同。沙景行默默跟在队伍中间,这种“应酬”永远使人提不起兴趣,脸上还得维持个得体的逢迎。

徐厅长对整栋楼的通风橱设施非常满意,院长连忙点头,“不瞒各位,这已经是第三代了,我院多年以来都十分重视环保,不少教职工也做这个研究的嘛。包括废弃药品分类,有毒物回收都已经有系统管理。”

徐厅长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眼前的通风橱,“这气啊,往哪儿排呢?”

满面红光的院长立刻食指竖起,“上面啊。”

徐厅长一愣,脸色骤变,“嗯?哪里?”

院长依旧没反应过来,指头往上戳了戳,“上面啊。”后面一大队人单纯憋笑的、幸灾乐祸的、暗自叹息的面色各异。终于反应过来的院长和厅长面面相觑,沙景行差点儿呛出声来,人呐······

尴尬过后,就是检讨和保证整改了,留下少数几人,徐厅长照着李省长的指示,亲自出面招贤,中央多年来屡次批评的两大问题,垃圾焚烧、楚州的雁湖水污染问题必须要切实解决。

沙景行得空,溜回了教学楼,李佳佳果然正负手给学生讲课。年轻美丽的女老师夹在一片地中海的中老年中,本就受学生追捧,带着海归的新奇故事,教室里倒没几个抠手机的。

“在我国农村地区,农药化肥施加后大部分进入水系,造成面源污染,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李佳佳停在一个女同学面前,眼角划过一丝极类李达康的凌厉。

女同学茫然的摇头,李佳佳盯着人看了一会儿,“不应该啊,我看你们书前面,沙大教授应该讲过啊,都不知道吗?”

一则沉迷李佳佳的气质,二则当代大学生嘛,大半都怎么学习的可能也就李佳佳心里最没数。沙景行站在门口笑了两声,“人工湿地,我确实讲过,都忘了?要不我布置个大作业大家回去写?”

教室里一阵哀嚎,一个大胆些的男生站了起来,“沙老师,可是另一位老师说过,人工湿地有问题啊,没几年就会堵啊。”

“嗯,是有问题。”沙景行走到跟前,从李佳佳手里抽过书本,轻轻在那个男生头上敲了三下,“可是我给解决了啊,多少年前的设计,建造的时候石料按直径从大到小,分材质铺设,前年得的大禹水利科技奖,还是我的学生吧?”

“啊?”男同学双手捂头,接受了沙景行又三次敲击,“一般的人工湿地不出三年就堵了,按我的设计做的那块儿已经七年了。”李佳佳背过脸去笑,没想到沙景行还有这么顽皮的一面呢。又是一阵语重心长,“记好了,面源污染,人工湿地。”

打了下课铃,沙景行笑着牵过李佳佳的手,听着身后同学们的窃窃私语一起出门。李佳佳打趣,“沙大教授厉害呀,不过这个人工湿地秋冬效率低还没解决吧?”

“嗨,一步步来嘛,生物上我做的少,一起弄个课题怎么样?”沙景行提议,立足尚不稳李佳佳暂时没精力,手头小项目先结了再说吧。

“对了,我听那边说新来的省长要严抓环保问题,雁湖,虽然很困难,要是有一天真的变回清水了······”不出意外,感慨两句之后,两人的话题就转到了解决方案的学术问题上。李佳佳虽然来楚州不太久,但以雁湖的“臭名昭著”程度,谁能充耳不闻。

李达康,应该是认真的吧,李佳佳对政治并不感冒,但父亲的政绩稍稍了解就足够惊叹,有了林城的前例,雁湖,会好起来的吧?只是雁湖不是林城的塌陷区,单纯治理国家年年也投了不少钱,效果甚微,一则湖不算小,二则楚州的经济也没有人有勇气全面整改工厂。

日本的琵琶湖从劣五类恢复到三类水质用了五六十年,有些事做起来,就算见效恐怕也是身后之事了。好在雁湖的情况比那个好了不少,又是城中湖,一城之内少了推诿扯皮的麻烦,只是李达康在云越又能有多少年,会够吗?

头一次对父亲存了一种近乎崇高的期待,李佳佳那点怨念淡了不少,忍不住就问了沙景行,又五味杂陈不知如何准确表达,“你说这位李省长·····”

“我稍微了解一点,我觉得他是一个有信念的人。”因为有信念所以坚持,所以理想终会变成现实,有些人了解的越多就越是惊叹,早早厌弃权力场的沙景行竟也会被李达康勾起热血,勾起些所谓可笑的情怀。

数日后,李佳佳在雁湖综合治理计划研讨会议上终于见到了李达康,沉稳老练,又不时显得热切。只是离去时,楼梯转角的影子在恋爱中的人看来有些孤独。

本以为停在墙角的人是在等自己,跟小金秘书招了个手,走到身边却把李达康吓了一跳,手上的烟都差点儿掉地上,“李佳佳?”

“哼!”刚刚的崇敬体谅心疼一扫而空,这人算是彻底把自己忘了,会议室再大也不该认不出女儿吧,管他是不是因为太专注呢,李佳佳扭头就走,“李省长日理万机,不打扰了。”

——————————————————

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前两章写的那么正经···哇,好难接上

形象事迹主要参考的原形应该很明显了吧···我真的没常识不会写···小沙那个大概也是有原形的QAQ勿深究

评论(2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