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小沙李】参商知我(2)

小沙李bg,沙李异地中

是啊,李佳佳也就二十六七,沙景行才三十多呢,提什么结婚呐。就算以后真的结婚了,要不要孩子还另说呢,李佳佳毫不客气的教育了男朋友。面对气势逼人的李佳佳,小沙先生认错态度良好,获得了留查待查看资格。

沙景行的电话响了,看了一眼刚要挂掉,李佳佳拦住了,“没关系的,谁没点儿急事呢,还是接吧,我去那边等你。”

“真的不——”沙景行的“用”字还未出口,李佳佳就已经跑远了,纵使不情愿还是按了接通,“院长,是我。”

“沙大教授,非要人三请诸葛亮啊?你以前又在研究所做过,项目接过不少,管理经验也有,去挂个职怎么了?还一个大半天不见人,搞什么呢?”

“院长,我真的没那个心思。”沙景行要是想走那条路,根本用不着等到这个时候,纵然现在很多教授都在挂职,挂个职也不一定就要走那条路,但他就是在刻意回避。

“你可是我们院里最年轻的系副主任了,年轻人,算了,你来找我一趟吧,有人等你有一会儿了。”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没有给沙景行拒绝的机会,而且有人在等。

“没关系,今天就到这儿吧。”李佳佳向来独立,也不喜欢管无论是陌生人还是男朋友的私事,也不矫情,当然也没有什么不悦。沙景行欲言又止,李佳佳察觉到了些什么,还是问问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挂职的事,偏偏就要我去。”沙景行有些苦恼,读书读到不能再读,还是得跟某些事挂个勾,避无可避,破罐破摔吧。

“其他人早挤破脑袋了,看新鲜长见识也好,真有心也好,又有点级别总是划得来的,你倒是避之不及?有趣。”李佳佳虽然不看新闻,也不凑李达康的圈子,但有个做高官做到妻子进去的爹也够起些成见的了。

“单纯没兴趣,好奇心害死猫。”

“这么有感触?算了不问了,你快去吧。”李佳佳直接用行动表示我不用送,留下在原地发愣的沙景行。走远了,李佳佳才嘀咕了一句,“反正我一点也不喜欢当官的。”

沙景行最终还是同意了,那边的领导干部不知道为什么单单就点了他,还亲自来劝,说咱们南省的环保局跟别处不一样,转上去的机会很大。涉及进一步的事,沙景行通通婉拒,人也只是笑笑。

挂职是一年,但那边要求全职,沙景行只能两头跑,还得抽时间陪陪李佳佳,生怕把难得中意的人给遗忘到不见了。

李佳佳丝毫不介意,特别忙的时候恨不得食堂都不去直接点外卖,不过小沙跑来还是让人乐意抽半个小时调剂一下顺便聊聊学术问题的。闲下来连论文都没什么好看的时候也能自己消遣,偶尔跟学生聊天,自己出去散步,偶尔跟沙景行跑远点看看风景。

唯一的不快就是李达康好像真的忘了自己有这么个女儿就在眼皮底下,别说家去了,吃饭见面都没有过,李省长真是夙兴夜寐勤勤恳恳全身心投入社会主义伟大建设啊。

被女儿在内心问候了不知道多少遍现在刚从山沟里跑回楚州的李省长并没有打喷嚏,面对这么大、境遇又可谓不佳的省份,手中的权力越大就越让人不敢懈怠。前面不是没人大刀阔斧的干过,可惜没能坚持原则自己卷进去落马了,留下更为糟糕的烂尾,偌大的天地可能已经不太经得起折腾了。初次谈话的时候,韩书记讲的保守,谁不知道云越此前震惊全国的塌方式腐败,还是三年内两次。

两年前的京州,沙瑞金空降,第一次常委会上就冻结了一倍多位干部的任用,那人带着尚方宝剑下来,肃清汉东,也和自己······此刻坐在云越省委会议室左一的李达康压下内心的感触,与主位上的韩谌对视一眼,开始陈述两人商讨出来的决定。

“公推公选,咱们的信息公开网站要实时转播,具体形式分为笔试、实地调研报告和面试。”李达康简单介绍了干部遴选的设想,“厅局级连一把手都空缺了不少,这个办法相对可靠。”

“李省长,‘公选’这种措施以前也不是没人搞过,咱们楚州落马的一位市委书记就做过,说是公选,最后完全弄成了肮脏可耻的交易、提拔亲信、中饱私囊。”坐在对面的政法委书记,不巧也是姓高,高兆生深表怀疑。

“同样的方法,不同的人来做就会有不同的效果,兆生同志,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吧。”不等李达康反驳,省委书记韩谌就直接发话,“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我与达康同志已经讨论过了,行与不行,咱们还是举手表决吧。”

“韩书记,李省长,我还有个问题,有了之前的事,我们如何保证,这样的遴选方式能调动下面干部的积极性,主动参选呢?”高兆生是个对工作认真的人,韩谌为人也和善,也就没什么顾虑的打断了。

“凡事总有第一次,咱们的公信力要靠自己建立起来,这一次一定要做好。高书记的考虑很在理,报考人员太少的确无法体现我们选拔的公平、公开性。这样,我们可以规定所有任职副处级以上、52岁以下符合报名参考资格的人员全部报考。”李达康从容应对,高兆生将信将疑,李达康是外来户这点既让人放心又让人忧心。不过表决的时候,这种会议自然还是得全票通过的。

省委书记牵头,省长亲自主持带着各市一把手亲自主持了这次比高考还要严格的考试。干部情绪确实不高,甚至有20%直接弃考的,20%破罐子破摔半个小时就交卷的,好在还是有些人才掩不住光芒的。媒体全程跟进报道,保证全程的公开透明,最后选出的人,至少看的出大都没什么所谓“政治资源”。

李达康给新任干部讲了一通话之后还对小金秘书开了玩笑,这批人该不会让我再开个什么懒政干部学习班了吧。小金挠挠头,“新官上任三把火,您这一把火可就带出了遍地火花啊。”

“行了,少恭维我,跟到南边来油嘴滑舌了不少。跟我七八年了,迟早还是要放下去,该让你单独历练历练的。”李达康叹了口气,总算还有个熟人能让人轻松不少,不然这异乡只影以后真要连玩笑都不会开了。

“对了李书记,今天收到了汉东来的回信。”差点儿搞忘了,小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给李达康桌上留下了一个包的严实的信封,带上了门。

除了沙瑞金再不会有其他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呢。

信纸与木质的桌面相比仿佛带了温度,带着些处女座般的癖好一点点揭开胶封,纸面都几乎保留了完好。指尖探入,缓缓抽出一叠。是照片和信。片语含情,柔和到不像是沙瑞金。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达康同志,我可以这么理解那把艳到滴血的海红豆吗?汉东都好,京州很好,你搭的架子很牢,吴书记跟着你的步子在一步步落实。第一张照片是轻轨八号线通车,刚好赶上,我觉得洗出来留给你更有意义。第二张是林城的早春,我自己去骑了自行车,想起来那时候我对你说想偕老于此,还记得吗?第三张是新绿的玫瑰园,等他们开的时候,我再来给你拍一张。听说南省四季如春,玫瑰也很美,我觉得可能还是林城的更有风骨。不过你在南边有些时日,说不定那些花啊草啊也能沾染些。南省风景如画,待你让它在美中走入现代;汉东也很美,有机会回来看看吧。

                                                ——瑞金同志,于汉东,2月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