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18)

在赵东来安排小金进行的适时提醒下,李达康一连三天加班到很晚处理工作,第四天吴市长从北京回来了。五点半,李达康跟来市委谈工作的吴市长一起出门,看见的人先确认了一下今天太阳确实是打东边出来的,继而感叹还是老夫老妻关系好啊,这不小别胜新婚吗?不过让眼睛发亮的人失望的是,这对向来和谐的“夫妻”道了别就分别上了自己的车,各行其路了。

赵东来请了半天假,早早接了李佳佳挑好了餐馆,价格适中,有足够的私密空间,简单的装潢却也不失情调。柔和的光影,复古的木桌衬得恬静,娇艳欲滴的玫瑰也洒上了一层清辉,舒缓的乐曲轻轻流淌。“佳佳,我这样会不会被你爸直接扔出去?”赵东来想起以往的经历,已经有了预见,觉得还是应该给李佳佳点心理准备。

“这儿不是有我吗,怕什么,错过这次机会,他要是连你的话都不听完,你也没辙吧。”李佳佳弹了弹花瓣上的露水,虽说玫瑰在自己这个年岁看来都挺俗套了,李达康这个年龄的男人十有八九也不吃这套,不过这可是传说中的林城玫瑰。李达康去林城就跟欧阳菁分居了,李佳佳也是在那个时候出国的,也是赵东来说道,李佳佳才去了解了一下亲爹在林城的功绩,不得不说,李达康真是社会主义的好干部。李佳佳并不觉得亲爹会准时下班,毫不客气的啃着赵东来送的玫瑰饼,“嗯,味道真不错,我猜肯定有人给我爸送过玫瑰饼,不过他那个德行八成不会收。这花嘛,赵东来你肯定是独一无二。”

赵东来体贴先要了一壶柠檬水,给李佳佳随时加,免得噎着。“慢点吃,佳佳,你说,达康书记他会不会有别人也在追呀?”

李佳佳差点儿一口水喷了出来,“那怎么可能,追他,那得多喜欢找虐呀!”赵东来眨了眨眼,给自己也倒了杯水,李佳佳赶紧补充,“我不是说你,放心,我给你送助攻!”

“佳佳,跟谁说话呢?”李达康进了门,一看,表情立刻僵住了,“赵东来,你怎么在这儿?”

“咳咳”,李佳佳镇定的压着气氛,在赵东来旁边的座位上给他爸倒了杯水,“爸,您坐,至于赵厅长嘛,我请来的呀。”

李达康瞪着赵东来,就要发火,赵东来微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

“咳咳”,李佳佳又咳了两声,“看啥呢,赵东来厅长送我去看了我妈,又请我吃了晚饭,还带我去看您老人家,我请人吃个晚饭,怎么,李书记要赶人走啊?”

“怎么会,怎么会。”李达康温和的给李佳佳陪着笑脸,不太爽的坐在赵东来身边,还是扫了人一眼。赵东来给李佳佳递了一个小姑奶奶你太棒了的眼神,就开始向心心念念的人展示风度与温柔。

“爸,你来点菜吧。”李佳佳递了菜单过来,李达康摆了摆手,“我都没来过,你点吧。”

“呦呵,说得跟我来过一样。”李佳佳转了转眼珠,把菜单递给了赵东来,“东来局长,你来呗,嗯,你品味一向不错。”

“那当然,我的品味嘛。”赵东来的大脸挤进了李达康的视角,还调皮的眨着眼,“李书记您说,还算不错吧。”李达康别过脸去,努力不骂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赵东来大致翻了一遍,就写好了菜单,颇为得意的在收笔处带出了长长的锋。李达康的口味他太熟悉了,至于李佳佳他也摸过了底,自然不会有错。

“东来厅长,字挺不错啊。”李佳佳笑着拿过菜单,出门叫服务员。

“哪里哪里,还是李书记的好看,我这儿班门弄斧呢。”赵东来心说,这手更好看。

李达康没有理会,望着墙壁上的装饰出神。李佳佳在门口守着,上菜前给赵东来留点空间,顺便也观望着,事态不对随时进来助攻。

伴着醉人的小夜曲,赵东来摸出了藏在长椅下的玫瑰,抱在了怀中,“达康,香么?”

李达康一回头,可以说是万分惊悚,“赵东来!你,你干什么!佳佳······”

“她说她出去转一会儿再回来,李书记,我知道这太普通了,但我的爱慕对象是你,万亩玫瑰,达康,我是不是第一个为你撷一束的人?”赵东来望着李达康,眼里的深情让李达康骂人的话都没能出口,红的热烈的玫瑰,仿佛赵东来的真心,炽热的动人。李达康承认,自己有那么一刻是心动的,让人心惊的心动,让心跳都漏了一拍的不可控。赵东来每每缠着自己,李达康倒并没有多生气,多是无奈和担忧。原本以为已经熟悉到不足以心动,可心里总有那么点寂寞,有那么点期待,这玫瑰太好,只可惜——

李达康终是叹了口气,“赵东来,我是认真的,别费这个心思了,你找什么人不好,偏偏——”

“达康,你该知道,我是个认真的人。”赵东来看见了李达康强作平静的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动摇,将玫瑰送到了李达康身前。

“谢谢你,可是,我不能收下。”李达康扶额,摇了摇头,“佳佳快回来了,收起来吧,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也是认真的。”

赵东来坚持捧着这一束,“李书记,就算为了林城,为了,你自己,也该收下。”

李达康一时语塞,这时候李佳佳推门进来了,“诶爸,你就收下呗,我回来可听说了,你在林城,做了这么多事——”

“李佳佳你在门口偷听了多久!”李达康差点儿跳了起来。

“什么偷听呀,我替你们把门呢,让其他人听去了可麻烦,还不谢谢我。”李佳佳给了李达康一个爹我都懂的眼神,看得李达康更加发毛了。“李佳佳,你什么意思,我和赵东来,根本就没有——”

“没有什么呀?没有任何关系呀?你根本就不认识他呀?”李佳佳脱口而出一长串使劲噎着她亲爹,同时给了赵东来一个再接再厉的眼神。

“达康,佳佳挺支持的,别担心。”赵东来直接把玫瑰放在了坐着的人怀中,清了清嗓子,“书记,好像上菜的来了。”

李达康无奈把玫瑰放在了桌边,自己抱着实在太不像话,哪怕还真的有点喜欢。

菜一次性上齐了,服务员轻轻关好了门,赵东来调整了一下菜的位置,把各自偏爱的菜都调到了两人面前,李佳佳道了声谢,“东来厅长真细心呀,我说李书记,你连谢都没一声啊?看来天长地久,常态啊。”

“常态个——”李达康没骂出口,赵东来确实体贴到,无微不至,从相识起,就永远在身后的人,回想起来反倒不是滋味了。“谢谢赵——”

“这么说就见外了嘛”,赵东来笑嘻嘻的把后面的话堵了回去,也不再让李达康难堪,讲起了近日的新奇见闻,气氛轻松了下来。赵东来刻意逗人时,李达康也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赵东来心安理得的给人轻拍着后背顺气。李达康缓了过来,立刻把赵东来的爪子拎了下去,“都吃完了,我送佳佳回去。”

“哎,这怎么能完了呢,一起走走呀。”李佳佳鼓着脸抗议,李达康不为所动,再这么下去铁定要出事,不由分说去买了单,“人赵局长还有工作!”李达康一眼瞪了过去,赵东来决定见好就收,乖乖闭了嘴,“慢走啊。”

“赵东来你个没前途的!”门缝里飘来了李佳佳一句恨铁不成钢的骂声。赵东来转头突然看见了桌边的玫瑰,立马追了出去,“李书记!您的玫瑰,这个真不能落这儿。”

李达康黑着脸,李佳佳理解的替李达康接过了,反正她不脑子进水拿回住处,那她爹还就只能拿着了。“谢谢啦。”李佳佳终于给了赵东来一个笑脸,“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帮人帮到底。”

“李佳佳赶紧走!”李达康迈开步子,脚下生风上了车,一脚油门开了几条街出去。“李佳佳,解释一下。”

“解释?爸,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李佳佳嗅着玫瑰的芳香,感叹赵东来真的品味不错,“您亲闺女,关心您后半生幸福呢。”

“你是不是脑子······哪里不对呀。”李达康没舍得瞪女儿,语气还是缓和了下来。

“什么脑子不对呀,爸,您应该知道吧,您也学过生物,同性行为那也是动物的正常现象,不要刻意压抑呀。赵东来厅长,他要是没跟你表白,你不是也挺喜欢他吗,爸,你得正视感情。”李佳佳认真的做着思想教育,“这玫瑰真香。”

“你要是喜欢你带走。”

“哎,人家对你的心意,这可不仅是爱情。爸,你走的这条路又有几个人能理解,几个人愿意跟你携手白头。我要是遇上这么个理解我还爱着我的人,我早就嫁了。”李佳佳哀叹,虽说自己经验丰富,但还真没一个,有李达康的追求者这么配的无与伦比的。

看着女儿也不太好的心绪,李达康终究还是没再解释什么,叹了口气,“今晚回家吗?”

“不了,两个小时后就有事要做。”李佳佳看着她爸爸的侧脸,总还是不够熟悉,“爸,下个星期我就要回美国了,应该没有空再见您了,您自己保重。”

“一个人在国外,照顾好自己,爸爸一直不够关心你······”

下车前李佳佳闭着眼靠近了李达康的侧脸,还是没有亲下去,“爸,你想我毕业回来吗?”

李达康心乱如麻,此刻想的倒没多少裸官的事了,只是胆怯,不知自己是不是最终点了头。李佳佳笑着挥了挥手,知道完全离开视线,李达康才开始掉头。

回到市委宿舍,副驾驶座位上绚烂的玫瑰招摇着,李达康一咬牙,关门前把那一束鲜红抱在了怀中,总比明天司机和秘书看见了还带着跑一天要好。

叩了两下门,杏枝开一开门,就看见了他哥抱着如此耀眼的一束花,“哟,哥,你怎么抱了一束玫瑰回来呀!”

李达康黑着脸关上了门,刚准备换鞋,沙发上传来了一个烧成灰也认识的男低音,“达康同志艳福不浅,有人送玫瑰呀。”

“啪”的一声,玫瑰摔在了地上。


评论(3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