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紫陌红尘(15)

(ooc的软沙预警)

“达康——”沙瑞金的手抓了个空,赶紧追到了卧室门口,李达康随手摔门差点儿摔到了沙瑞金的脸上,紧接着是落锁的声音。“达康,别锁门呀,我检讨,我检讨。”

锁又转了两下,门开了一道小缝,“你错哪儿了?”李达康的手还握在把手上,随时准备关门。

“我错在——我们进去说行么?”沙瑞金笑靥如花,李达康刚打算把门砸在这张气人的脸上,庞大的身躯就直接压了上来,还没来得及披衣服的人立刻又被搂在了怀中,两人一起重重跌在了床上。“不要脸!起来!”李达康气的不断挣扎着,使劲往沙瑞金身上招呼着,快打到的时候又收了点里,还是不忍下手太重。极富质感的胸肌牢牢压在了身上,李达康立刻动弹不得,只剩喘气,“下去。”

“我,我也就是想问清楚你和刘省长到底什么关系嘛。”沙瑞金有点委屈,把李达康抱在了怀里,一起靠在床头。

“有你这么问的吗!穷折腾我,别碰那里!”李达康扭过头不想看沙瑞金,“我还没问过你,你这经验丰富从哪儿来的呢!”

“这个······”沙瑞金骤然语塞,“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呃,还有在部队里的时候······”

“多大脸呀!就着,还好意思问我!放手!”李达康使劲扒着环在腰间的手。

“可是我那些都断干净了啊,真的,早就没再联系了。”沙瑞金不敢放手,生怕人就这么跑了,“我可以给你一段一段解释的。”

“谁有兴趣听你那不知道是不是成百上千段的狗血。”

“那?我怎么检讨才行啊。”沙瑞金心虚的问道,把下巴架在了李达康的肩上,无比贪恋这特有的气息。

李达康深吸了口气,还是不想说话。

“我抱你去洗澡。”沙瑞金非常小心的把人放在了浴缸里,拿着毛巾,温柔的在白皙的皮肤上游走。湿热的水汽中,有点心猿意马,奋力压住又冒上来的一点邪火,这要是再搞点事,就真的要被赶出门了。不觉手中的速度已经放慢了下来,李达康一眼瞥到了沙瑞金的痴汉脸,赏了一记爆栗,“又想什么呢!”

“嘿嘿嘿,达康你终于又开口说话了,你真好看。”沙瑞金立刻在脸上偷了个香,在李达康生气之前果断结束,“别生气了,我检讨,我真的错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出气?”沙瑞金拉着李达康的手,在自己的胸肌上揉着,讨好的眼神看着李达康的侧脸。

终于,李达康回头看了过来,掐了两下,“不如,哪天你也在桌子上给我艹一次。那个时候再给我慢慢交代你那一段段,前、尘、往、事。”李达康一字一顿的说道,挑衅的看着沙瑞金。

“这个······达康你行吗?”沙瑞金纠结了半晌。

“水凉了。”李达康淡淡的说。

“好”,沙瑞金咬了咬牙,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你说啥时候。”

“看我心情,先换水呀。”李达康笑得一点点灿烂了起来,“至于哪张桌子,你做好心理准备啊。”

沙瑞金的手一僵,“就书房哪张吧,那张挺好,又硬,解气。”

李达康斜倚在浴缸边,抬起一条腿,闭眼任由沙瑞金万分小心的清理,“我解气还是你解气?”

“那个,我也是第一次,达康你到时候轻点呀,你弄清楚再做呀。”

难得看见沙瑞金这个样子,李达康笑得更愉快了,“我可都跟你学清楚了呀,好老师带出来的徒弟嘛。”

沙瑞金嘴角一抽,算了算了,大不了养几天就好了,就算伤着也不妨碍接着吃干抹净身下的人不是?想通之后,沙瑞金的表情恢复了一贯的沉稳,“达康同志啊,你掂量好轻重啊,我还在开发新姿势呢。”

“是是是,沙书记活到老学到老。”李达康点了点头,盘算着怎么都不亏,反正迟早要被上,讨一次算一次。就自己这个体格,光凭武力肯定被压得死死的,怼张树立那么厉害的人被压一辈子多没面子!凭什么官大一级床上也压死人嘛!

清理完了,沙瑞金抱着人回到了卧室,“呃,我去换床单。”

等到一通折腾,连书房都打扫干净之后,沙瑞金揉着弯的有些痛的腰,躺在了李达康身边,“达康,能把刘省长的事说完么?”

李达康本来已经昏昏欲睡,连沙瑞金睡在身边都没多大感觉,神经立刻崩了一下,嗖的一下坐了起来,一副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沙瑞金,“你脑子进水了?”

“我,我就想知道嘛。”

李达康疲惫的摇了摇头,“还能有啥关系,指导过几次公文写作,后来他安排我毕业去了市委秘书处,本来准备干一年提去做他的秘书。结果没两个月就被赵立春看中直接要去给他做了大秘,然后他说既然赵立春看中你了,那他也没必要再做什么了。明面上走太近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以后的路还是看我自己,再之后就很少私下见面了。”

“没了?”沙瑞金还不死心。

“还能有什么?”李达康不解。

“难道——不是旧情人什么的?”沙瑞金狐疑的问了出来,收获了一个砸在脸上的枕头,“你脑子进萝卜了?亏你想的出来。”

砸完仍觉得不解气,“你还有脸睡觉!一个省委书记,满脑子什么乱七八糟的······”越说越兴奋,直到口干舌燥,“我去喝杯水。”

“我帮你倒。”沙瑞金赶紧下床,飞快跑到厨房,兑了杯温开水,端到了李达康面前,“温度正好,我没脸睡觉,你赶紧休息啊。”

李达康喝完水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一顺口怼了省委书记大半天,“抱歉啊,我这脾气,我改、我改。”拉开了身侧的一片被角,“进来吧。”

“不生气了?”沙瑞金从善如流,立刻应邀进了被窝,贴在李达康肩头。

“先睡,等我哪天闲了慢慢算账。”毛绒绒的寸头自然地靠在了沙瑞金的前额。

——————————————

想不到自己开个车居然还有后续一段专门解决炸毛QAQ,突然很想反攻···于是emmmm,算是来个预告?(虽然我都没想好老李要怎么攻······紫陌红尘真的好多车呀,车开多了会不会肾 虚QAQ)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