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良夜月明(6)

本章开始出现明显私设,事件有原型······

————————————————

“沙书记,我这个老朋友的见面礼如何呀?”田国富端着一份盒饭,坐在沙瑞金办公室的沙发上,乐呵呵的开口道。

沙瑞金笑着夹了一块肉塞进田国富的餐盒里,有点出神,“多吃点,你看你都饿瘦了。”

田国富拿筷子的手抖了一下,还是把那块肉扔进了嘴里。“我们这位大教授的辩证法,也只有李达康这位曾经的省委大院一支笔可以跟他搅三分了。”

“看得出来,秘书出身嘛”,沙瑞金应道,“不过我听人说,这位市委书记,很是强硬呀。前几日丁义珍出事,大半夜就把京州市的纪委书记和光明区区长喊到市委骂了一顿?”

沙瑞金有兴致听下去,田国富也就接着说了。“可不是吗,这个李达康向来就是这个风格了。不过,也就是他这么强势,当年才能真正做了不少事呀。这一点我倒自愧不如了。比方说林城的公路吧,我当年没修成,在他李达康手里,不仅修了路,还把煤矿塌陷区搞成了一个人尽皆知的经济开发区,还有万亩玫瑰园呢,现在京州都满是林城玫瑰。啧啧,中山路的那家玫瑰饼做的可真不错。”田国富似乎开始回味起了唇齿间留香的玫瑰酥饼。

沙瑞金摇了摇头,我怎么会说这个人饿瘦了呢。“哦?林城的开发区以前是煤矿塌陷区?”沙瑞金抓住了其中的亮点。

“是呀,你要是有兴趣,不妨去实地考察考察?当时不觉得,现在看来,还真是思维超前啊。”田国富点头叹道。

“是很超前呀,那个时候就能有这么超前的规划,发展环境友好型型经济,看来这个李达康,真的不简单呀”,沙瑞金笑得爽朗。

“说到环保,听说这位书记当年刚调到京州做市委书记,就一鸣惊人呀。”田国富喝了口茶,吊足了沙瑞金的胃口方才娓娓道来。

“六年前,李达康调任京州市委书记,到任第一天就发现他们市委附近的双子湖的内湖,那叫一个脏呀,水几乎完全是黑的,外湖较广阔倒是暂且还好。市委大楼还没进,就一个电话叫了环保局局长上门。李达康说,这内湖,这与市委毗邻的内湖就脏成了这样,环保局干什么吃的,丢的是谁的脸。环保局局长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田国富又端起了茶杯,轻轻吹了吹。

“还真是雷厉风行啊,刚到任就这样行事”,沙瑞金忍不住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李达康说,你环保局局长不知道怎么办是吧?那好办,我来说。内湖也不过10平方公里,把通往外湖的水道给我截了!抽水!我倒要看看,这湖里到底是何方神圣。把你们环保局上上下下都叫上,都来好好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田国富学着李达康的口气,却多了几分不紧不慢。

“不像,不像,那李达康急了,肯定没你这么稳坐钓鱼台。”沙瑞金摇了摇头,“后面呢?环保局上下围观内湖放水?”

“哈哈哈,那场面,旁观的人只觉得唱大戏一般,人环保局局长可是快哭了呢。”田国富忍俊不禁“据说,水每抽下去一点,就见几个排污口,越往下,那排污管道就一圈一圈的长大,好家伙,那水呀,什么颜色的都有。最下面,快到湖底的地方,你猜怎么着?”

“又是哪家的排污管?”沙瑞金看着老朋友自顾自的笑着,也没有扫兴。

“那可是环保局局长人生中见过的最粗的一条排污管道,你猜是哪个单位的?行了,不卖关子了,它隶属于——汉东大学附属医院,而且排的还是完全没有处理过的医疗污水。”

“汉大的附属医院?”沙瑞金摇了摇头,“整个汉东最好的医院,真是······”

“谁说不是呢,那个环保局局长还是汉大毕业的呢,查出那个管道的归属时,那个脸绿的呀”,田国富又开始感叹。

沙瑞金脸色严肃了不少,“那李达康是怎么处理的呢?这可涉及到京州市中心的不少企业吧?”

田国富正色,接着讲道,“李达康处理的倒是不错,也没再多骂环保局的人,反倒自我批评了,说是环境管理问题,政府也有责任,环保局在其中的主要职责是协调嘛,今后务必做好本职工作,但汉大附属医院的事还是全权撂给了环保局。随后人家就大手笔了,拿着监测数据,一家一家整顿,顺势就把这些污染严重的企业迁往三环外提上了日程,短短两年,就完成了别人少说也要五六年的工作。这不,京州的城市规划也就一步步走上了正轨。经济也就当年有些轻微的波动,现在谁不知道我们京州可是直追北上广呀。”此时的田国富,毫不掩饰对李达康的欣赏。

斟酌了一番,田国富又补充道,“虽然曾经是赵立春同志的大秘,不过,可以争取。最近,他恐怕也会有求于你。”

沙瑞金点了点头,“京州还有的是时间慢慢看,我就等着李达康带我去他的林城走走。”

 

赵东来已经明确的劝自己当断则断了,那就是真的到了不得不断的地步。李达康约了欧阳菁摊牌。

李达康等欧阳菁等到半夜,发展到最后,却仍然是一场激烈的争吵。欧阳菁居然想还让自己给王大路批地,还以坚持不离婚为威胁。李达康心气难平,当即给金秘书发了短信,让他安排王大路明日在办公室见自己。

另外,想要解决此事,在欧阳菁东窗事发之前做好万全的准备,恐怕只能寄希望于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了。自己必须尽早去见他,这样才能为自己争取主动,更何况常委会上,沙瑞金已经若有若无的对自己表示了亲近。

又是一个无月之夜,李达康独眠在这无边的黑暗里,转眼已是八载春秋。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