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9)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我说怎么‘千呼万唤始出来’,原来是‘整顿衣裳起敛容’呢。”沙瑞金一进门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主人的形容,连李达康坐下那一瞬间的皱眉都尽收眼底。心中对这间房子里昨晚的秘事有了初步的判断,面上也就越轻松。“看来也不是不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嘛。”

以前觉得赵东来脸大,如今才发现什么叫天外有天、脸外有脸。李达康也没刻意敛着自己的倦容,并不太认真的调侃了回去,“我还当您已经‘兴尽而归’了呢。”

“我能不能尽兴,还不是看达康书记你吗。”沙瑞金环视一周,“这么大屋,一个人住空荡荡的,冷清,怪不得你总加班。”

“我可从不故意给自己找理由加班。”李达康本来就飘着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这样的省委书记真的会在意这种“闭门羹”?还不如刚刚关外面呢。“你要是找赵东来,应该上市局去,你们不是还说好了煮咖啡吗,意大利的咖啡豆。”

尾音里的意味,沙瑞金再熟悉不过,看来这副药没下错。“身心俱疲啊,你这是——怕我也看上他?”

这颠倒黑白的能力,李达康只想把人扔出去。

“年轻人就这点儿毛病,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我就不会。”

你是不会,你那碗里有东西吗?

“年轻人啊,还有一点,毛毛躁躁的,给你搞成这样,他还心这么大的上班去了,不像话。”沙瑞金从衣兜里摸出一管已经染上体温的药膏来,“我帮你看看吧,抹点药好得快。”

李达康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他没给我抹?”

“达康,你可别硬撑着,快点好起来才要紧。”沙瑞金耐心开导,把药膏递了过来,“你自己摸也好,我不看,要帮忙再喊我。6-8个小时一次,得准时、按量。”

哦,6-8小时,李达康装作不经意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心中暗喜:仗着是省委书记给自己放假对吧?要是赵东来一会儿回来看到你在这儿搞什么危险动作,别管是省委书记还是床委书记,都等着挨揍吧。

见李达康不动、也没什么表情,沙瑞金更确定这是抹不开脸了,这种情况下的最佳解决办法就是主动出击。男人嘛,某些事上霸道一点,无论是对女人还是对男人都是很有魅力的,尤其是当你还是他平日里温文尔雅的顶头上司的时候。

沙发吱呀一声,沙瑞金贴着李达康坐下了,宽厚的手掌搭上了窄的只剩骨感的肩头,臂弯内传来的细微挣扎当然是蚍蜉撼树。“达康,这种情况,你走路都困难,再不配合治疗万一明天更不好了就必须得上医院了,这种情况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吧?”

“我已经用过药了。”李达康现在全身乏力,却因昨夜的过度开发比平时都敏感些,两人挨的太近,颈侧的皮肤都能感受到沙瑞金的每一次呼吸,弄的人很是不自在。

“别逞强。”要是把药留下任君取用或者是喊赵东来回来,那就成王大路了,沙瑞金可不是什么盖了戳的“好人”、“男闺蜜”,也绝对当不来。从未遇过如此阻力,自己连当个第三者都接受了,怎么还能一退再退呢?“再不听话我可要亲自检查了。”

“你要怎么样啊?”李达康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可是自己家里,如此明目张胆,赵东来还随时可能会回来,要是看见自己衣衫不整、旁边还坐着沙瑞金······还没想象出到底会发展成什么场景,李达康就感到了腰际皮带抽离的力度,“沙瑞金!”

沙瑞金把李达康两只细瘦的手腕握在一处、按在一边,“达康书记,你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必须给你好好检查了,不然我走的都不放心。”

“你这是耍流氓!马上放开我,我跟你说,一会儿赵东来肯定会回来的,要是看见你在客厅里对我、对我······”

“对你怎么样啊?想哪儿去了,我又不是禽兽。”沙瑞金趁机揉了揉李达康的寸毛,美其名曰:顺毛。“配合点,我怕弄疼了你。”

“都说了我上过药了,还有,赵东来是一定——唔——”

“非要让我这样堵你的嘴?抱歉,没想到初吻会这么仓促,以后咱们好好补。”看着正喘息的李达康唇间挂着的晶莹,沙瑞金觉得有点可惜,但还是先顾着眼下吧,继而用膝盖压住李达康奋力挣扎的双腿,继续一点点褪着裤子。“再说了,你早就答应我了,一拖再拖的不给兑现我都没计较,现在就看看、还是为了帮你,怎么了?”

“今天赵东来真的随时可能回来!”李达康心里哀叹,怎么就有人偏偏要往枪口上撞呢,“以前我是答应······以前也没答应你这样上主人家胡作非为!”

沙瑞金把李达康翻了个面,再次压好,又柔声哄道:“别乱动,一会儿真二次伤害了。就上个药我怎么胡作非为了?哎,这肿的,赵东来怎么这么狠,搁我哪儿舍得啊,以后咱们也让他尝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李达康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屏蔽掉沙瑞金无休止的自言自语,只祈祷赵东来别这么快回来,虽然到时候死的肯定是沙瑞金,但自己这么被外人在自家沙发上弄的光了屁股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迹啊。“少废话,赶紧涂完给我松开。”

“这么凶,平日里就这么对赵东来的?”沙瑞金缓缓把带着药膏的手指退了进去,被温暖的四壁包裹的感觉太让人眷恋了,耳畔还传来两声李达康克制不住发出的轻哼,真是要命。再多涂点吧,再弄两次就好······

一个莫名就入了迷、一个满脸通红做鸵鸟的俩人正沉浸着。时间悄悄流转,

大门锁孔中轻微转动,随后门从外面被拉开了。“达康,你睡——沙瑞金!!!你他妈怎么进来的!还有——”往前走了两步,入目的画面让赵东来手中的饭菜洒了一地。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