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8)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记忆中,李达康从未如此主动的索求至此。平日两人玩笑开得不算少,但真做的时候都算有节制的,尤其是李达康,某些时候甚至可以说并不太投入,与事业相比,两人之间这点事占的位置十分的有限。

今日的确不同寻常,连语言交流也极少,不说,似乎就没有了那些烦忧。

赵东来也确实做不出拒绝的实际行动,两人都精疲力竭的倒在床榻上的时侯,窗帘外已经蒙眬透亮。

闹钟足足响了半分钟,赵东来才没精打采的爬起来,真不巧,今天还就不是周末。困的打鸡蛋都差点儿打垃圾桶里去,拿凉水洗了一次又一次的脸,还是困,准确的说是过火闹得有点虚。

“烂菜叶左,好的右;烂的左,好的右;烂的左,好的左;烂的右,好的左,哎呀!”完了,又错了!赵东来把手伸进垃圾桶捞了几片叶子上来,眼前又是一昏,不行,这样下去,还做什么早饭呀,出门买都能给包子扔垃圾桶里去。叫小金送点过来?算了这秘书八成还睡着呢。

极不情愿的赵局长还是抓起了被十分嫌弃的扔在墙角的两包咖啡豆,又随便扔了一包回去,事急从权、我可不是对沙瑞金有什么好想法。喜欢煮咖啡的人,无论怎样都是享受这个过程的,缕缕水汽带出咖啡豆的香味,越来越醇厚,弥散在空气中,悠悠荡过房间里每一个角落。接在白瓷杯中,透出的色泽亦让人愉悦,苦味细细沁入唇舌之间,回味又带一丝甘醇,暖流也让全身的细胞一点点被唤醒,就像以往一线工作连续熬几个通宵那样绷着的亢奋,工作是没问题了。

煮上早餐的面,赵东来又煮了一次咖啡,正往里兑了着牛奶和砂糖的时候,李达康揉着腰下来了,看起来比自己不好受多了。

“烫!”赵东来见李达康拿起杯子就仰脖灌,赶紧大声提醒,吓得李达康手一抖,咖啡洒了一身。“烫着没?我不是······”赵东来接过瓷杯放在一边,利索的帮李达康脱着衣服,领口之下的青紫一片一片的,此时看着有些不可名状的感受。

“没事没事。嘶——”两层衣服,洒的也不算多,李达康没烫着,只是这么大动作,腰又是一阵剧痛,某些地方更为难受,这个年龄的确经不起这么过火的折腾了。

赵东来赶紧把李达康抱到了沙发上,小心的放下,在腰间轻轻揉按,“要不请一天假吧?您得好好休息休息。”

“就这?”李达康有点抹不开脸来,准确的说是心里有点过不去,市委书记因纵欲过度十年来第一次请假?上次请假还是在林城呢,那回是真病的起不来了。哦,今天也算是起不来了,被赵东来干的起不来了,还是自己硬找的。

心里一百个反对都抵不上已经翻了个面给赵东来继续揉腰的动作,喉咙里还不经意间发出了些让人想把自己打晕的声音,不过还真舒服啊。沉浸在“腐败”服务中的李达康反应过来的时候,连底裤都已经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冰凉的药膏一点点沾了上来,光天化日,客厅正中央的沙发上,抬头看了一眼,李达康差点儿跳起来,“窗帘!”

“这个高度,就那一边看不见的。”赵东来从容不迫,推了足够的药膏进去,手指一点点抚过红肿的地方。看着李达康的反应其实有点儿心猿意马,但此时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那就真得把领导送医院去了,于是从头到尾几乎都抿着唇,连口头都不敢露出丝毫挑逗之意。

确认身后的动作是彻底结束了,李达康松了口气,“药也抹了,衣服给我吧。”

“饭先吃了,我上楼找去。”

李达康三口两口就吃完了一大碗面,不得不说,耗了一晚上体力,早上是真饿了,连汤也给喝的见了底。把碗筷放在茶几上,身体各处又开始隐隐作痛,恐怕今天是真的不适合去办公室了。

总算,两人达成一致意见,李达康在赵东来眼皮底下给秘书打了电话,交代请假和一天内的重要公务,随时沟通,必要时让小金上家里来。通话一结束,赵东来就把李达康打横抱起,在床上安置好,又要了遍好好休息的保证才满意的点点头自己上班去。

 

再怎么说李达康请假也是京州的一大新鲜事,有几个不怕事儿的非跑小金秘书这儿想打探点什么出来,没想到这个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装的炉火纯青的秘书还就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既然得不到确认,闲来无事的人编排的也就五花八门了。传到沙瑞金耳朵里,就只能听个主体病假了。恶趣味一上来,对某些人可能还就是歪打正着。

李达康嘴角抽搐的看着自己手机上一条接一条的短信,一条都不想回。自己休个病假,这沙瑞金也病假了?上班时间玩手机,纪委都不管的吗?

-腰疼?——沙

-头疼?——沙

-那里疼?——沙

-运动过量了?——沙

-要做好准备活动嘛,赵东来失职!严重失职!——沙

-要是我啊,你肯定只会舒服不会请病假——沙

······

-我来看你了,达康同志,开个门——沙

什么!李达康刚跳起来就听到了门铃声,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真放进来?

-我站门外等着呢,这门铃再按下去楼上楼下的都该出来看我这省委书记是怎么吃闭门羹的了——沙

-抱歉,您稍等一下。——李

李达康立刻脱了睡袍,手忙脚乱的换上衬衫、西裤,略一打理就出了卧室。

下楼时只觉得脚踩一步就跟把身体扯开一下似的,也许深渊之路也不过如此。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