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6)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明知不该如此,但赵东来总是缺了点安全感,就算目前看来李达康的天平是完全倒向了自己,但隐患还是在那里。

有了一次“无意”,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意”,沙瑞金越来越不含蓄的短信怎么看都逃不开挑逗的涵义,而赵东来不问、李达康也从来没有过要解释点什么的意思。

处在市局局长的位置上想要知道某些人的行踪是毫不费力的,这么多年也有不少心腹,即使要个说法——特殊时期保障安全就足够了。见面多久、在哪儿、够干些什么,琢磨来琢磨去,赵东来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状态就像那“可笑”的前妻一样,谁都不会承认另一半的确没在外面什么都没有。不同之处在于那可怜的女人选择了放过彼此,而他赵东来再也不会放手、也不觉得自己可怜。

旷掉一天晚上的健身,早早等在了李达康办公室的沙发上,多久没一起出去吃过饭、散散心了。真要算起来,这一个月来赵东来陪沙瑞金吃的饭甚至都比一年内跟李达康一起出去的多。

“又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非得今天。”李达康见赵东来执意要等,也集中精力迅速处理完了手头的事,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不悦。自然的把手穿进递来的外套里,又低头整理袖口。赵东来认真的欣赏偶尔露出的细瘦的手腕,笑颜渐渐展开,“您看我够让今天特殊吗?”

“多大脸啊。”李达康刚直起腰,就被赵东来环在怀里换了条领带,“这条好看。”

李达康被闹不过,只得找了面镜子装模作样看了两眼,“你要是少放点心思在这些上面,能给我省多少心。”

“这话说的,我是你什么人啊?我不放心思在这些上面,难道让沙瑞金来放呀?”赵东来话音刚落,李达康的手机就响了,把赵东来早打好腹稿的情话都给堵了回去。冤家路窄,沙瑞金三个大字在屏幕上耀武扬威。李达康看了一眼赵东来,差点儿被那怎么看都带了点哀怨的眼神给弄破功,扭过头去深吸一口气,按了接通。

赵东来满腹纠结该不该回避,于公,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的通话万一涉及点啥自己的确该出去的,但万一这两个人······调情?想想就给李达康比了个手势,正要往后退,李达康把手机递了过来,“上哪儿去呀,找你的,一间屋里练肌肉的,三天不见就啊,就欠得慌。”

赵东来指了指自己,做了个“真的找我?”的口型,一脸莫名其妙的接过手机。“沙书记,您好。”

“又跟我见外,说了多少次,非工作时间直呼其名。今天怎么不来呐?偷懒可不像你赵东来的风格,快快,赶紧过来。还有啊,上次说的咖啡豆正巧前两天有老朋友来给我带了两包,我都给你拿上了。”

看不见电话那边某个人的表情,赵东来就已经觉得糟透了,偏偏这个时候李达康又是一副看戏的样子,饶有兴致。“抱歉啊沙书记,我今天和其他人有约了。那咖啡豆我可不敢收,您还是留着自己喝吧,下次我陪您多练会儿。”

“有约了呀,那就顺道过来一下把咖啡豆拿了吧,我也不喝这东西,本来也不贵。怕什么,难道外面还能传我这个省委书记给你东来局长送礼、求你办事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问一下达康书记?不信你自己问,他同意过了。”

赵东来放下电话,有气没处发,这都什么事儿嘛!

“走吧,我开车也行。”李达康拍了拍赵东来的肩,“省委书记的好意,收下也没掉块儿肉,就凭你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也没什么过分之处。”

“不是,李书记,您是不知道他这个人,以前追人啃上硬骨头的时候就喜欢乱送东西,然后就搞什么礼尚往来,这一来二去的肯定搞得人不胜其烦,不胜其烦呢就———”赵东来这话说完才意识到重要问题,沙瑞金这是在······完了。

“不胜其烦之后呢?”李达康好笑的看着赵东来古怪的反应,“最后都受不了了,只能答应他?这哪儿是什么硬骨头啊。”

赵东来拼命摇了摇头,“他这肯定是在恶意制造事端。李书记,您办的年卡我能去给退了吗?不退也行,这钱算我的,以后我不去了行么?”

“不行。”李达康的回答非常干脆,“你要是不去,他这些时间指不定就都来我头上没事找事了。”

“那是不行!”赵东来坐上李达康的车,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天下怎么会有这种人,先来个强行插足,被拒了之后又改“夫妻一起撩”了?他怎么不想想万一两个人都答应了咋办,都要了?

不对不对,他赵东来和李达康两个人,应该只有一个人是沙瑞金的最终目标,对另一个——准确的说就是他赵东来,就是在搞障眼法。该死!赵东来想通之后正好车开到了一个红绿灯前停下了,“李书记,要不这样,以后下班我都上您办公室坐着,这样就没人敢随便找上门来了。”

“天天晚上上我办公室,你当你镇宅神兽呀?”李达康白了赵东来一眼,一脚油门又飞奔了出去。“到了,你自己进去找沙瑞金。”

“这哪行,一起。”赵东来有苦说不出,自己这担心还没消点呢,万一李达康那儿又产生什么误会,沙瑞金不就得逞了吗?“达康,你知道我——”

“奇了怪了,跟他一起健身多少回了,就这一会儿非得让我一起进去?”李达康往椅背上一靠,两手也放松的搭在一边,闭目养神。“还不快去。”

赵东来非常不爽可还是得保持微笑,推开房间的门,头一次看见完全脱了上衣的沙瑞金,炫耀一般通过各种动作展示着身材。“东来来了。”转过身,视线扫过赵东来旁边刻意留出的一半空间,有些意外。

“在外面。”赵东来这回是真的在笑。“非让我自己进来,不好意思。”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