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5)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正是终夜最为寂静的时分,梦里的人各怀心思,迟迟未眠的人思绪也缓了下来。

    李达康总算有了点睡意,隔壁屋里偏偏又传来一阵咚咚的脚步声。

    论把人闹醒呀,当空惊雷可比不上泌尿系统告急,酒喝多了肯定不是毫无效果的。前一刻还在床上肆意舒展肢体的赵东来一个翻滚下床,捂着肚子蹦跶进了厕所,出来的时候总算是从头到脚都舒畅了,回到床边定睛一看,人呢?

    赵东来虚着眼摸了一圈,床上真的没人啊,上哪儿去了,大半夜的。打开台灯,恍恍惚惚看见手机还在床头柜上,拿起来仔细分辨,是李达康的没错,松了口气,那应该没出去。会不会是自己睡觉不老实给人吓走了?应该不至于吧?都老夫老妻了,哪有那么放不开。

    歪着头想了想,转身下楼又找了一趟,客厅沙发上没有,厨房里没有,楼下的卫生间里也没有。那个,地下室找不找呢?正想着一个不留神把茶几上的玻璃杯给碰到了地上,“啪!”清脆的一声,一地的水花伴着玻璃渣。

    “搞什么呢!”李达康终于忍不住从客卧里出来了,灯火通明下眼前一晃之后愈见清晰,那个比赵东来来的还早,用起来还要顺手的杯子就在前一刻响亮的宣告了生命的终结。念及这是个喝多了的人,蹲在那儿也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再把自己给划伤了,李达康深吸一口气还是把不满压了回去,“先回床上睡吧,大晚上的也看不清,明早起来再收拾。”

    没挨骂倒让赵东来一时有点不习惯,“很快的,我去拿扫帚。”

    “马上回去睡觉,今晚要是再搞出这么大动静来你就给我睡一个月的沙发!”李达康下了最后通牒,扶着栏杆斜睨着楼下。

    赵东来看看地上又看看楼上,缩了缩脖子,乖乖起身一步一步挪回了楼上。刚进门又扭了回来,“李书记,要不还是你睡这儿,我下去睡沙发吧。”

    “少废话,再过一两个小时天都亮了,不想待这儿就给我回家去!”

    “这儿就是我的家呀,达康,没有你的屋子啊,冷清,那只能叫屋子。”赵东来扶着门冲李达康又笑了起来,“我错了,我道歉,我补救。明天一早我就下楼收拾,晚上下班就去给你买个新的回来,保证弄个一模一样的。别生气啊,当心气坏了,我心疼。”

    “睡觉。”李达康努力绷着脸直到背过身去,这个赵东来,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看场合说起情话来一套一套的,没完没了。要是天天晚上这么瞎折腾,有一点耽误工作的苗头,看我怎么收拾!

    回到床上,李达康闭上眼强行让自己再休息会儿,倦意上来了偏偏还是醒着。那边赵东来给自己订好闹钟、一沾枕头就再次睡了过去,传来一阵不大不小的鼾声。真是气人,李达康又爬起来关了门,又挨到天蒙蒙亮才终于睡上。

    天明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三个小时前还头重脚轻的赵东来已经满血复活,轻手轻脚地下楼煮上李达康吃的最舒服的早饭,麻利的收拾掉凌晨弄下的残局,又成了那个生龙活虎风趣幽默而沉稳老练的赵局长。

    看看时间差不多,跑上楼去喊李达康起床。正拿衣服的时候,李达康的手机刚好亮了,一闪而过的名字让赵东来怎么都无法忽略,鬼使神差的就拿起手机仔细看屏幕上显示出的字。

    -昨晚我很愉快,可惜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太快。今天我可能不是是第一个跟你说早安的人,但我希望有一天会是。——沙

 

    “东来,你拿着我的衣服怎么坐这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达康已经站在了身后,精神不大好,睡眼朦胧中似乎并未察觉异样。

    赵东来却全身一僵,艰难的转身把衣服递了过去,还有手机。“抱歉,我不小心看了一条刚发来的短信。”

    “嗯,没关系。”李达康接过衣服在床边一件件飞快的往身上套,“怎么还坐这儿,也没睡好?给你泡点咖啡?”

    “没有。”赵东来本想对着李达康的眼神,却还是偏过头去,生怕察觉什么一样。“是沙书记的短信。”

    “他呀,也不知道是省委书记整天闲的还是他闲的,没事儿,我一会儿再看。”李达康正要下楼,被赵东来拉住了小臂。“他说你们昨天晚上一起······”

     李达康转过头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笑笑,“他还跟我发过短信说你看上他了呢。昨晚我就跟他一起在城区里走了一段,我看看他到底说了什么搞得你赵局长紧张成这样。”

    赵东来当然相信李达康说的,心头立刻散了阴翳,“是我想多了,您别生气啊。不过这大晚上的,沙书记又有点那种想法,以后能不能······还是保持点距离。这个,不是,那个早饭好了,我下楼盛去。”对上李达康的眼神到底还是没那么大底气,赵东来一溜烟又逃离了现场。

    李达康摇了摇头,打开收件箱,把这几天沙瑞金发来的短信删了个干净,好像这样,世界就会清净些。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