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3)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换衣服喷空气清新剂一气呵成,到市委的时候,沙瑞金还对着车上的后视镜检查了一遍发型。这可是头一次在工作时间之外独处,还是在这样一个酒醉微醺的美好夜晚,整个人就带了点飘飘然的气息。

“请进。”李达康正靠在沙发边闭目养神,桌上两杯清茶冒着雾气,显然是倒好没多久。

沙瑞金自己推门进来自己端茶坐在了李达康身边,既然见面机会少,那就要抓住机会火速拉近距离,还讲什么客气。“很累?”

“还好。您来了,沙书记。”李达康感受到了沙发垫子传来的变动,睁开了眼,“现在走?”

“不急,你可以多休息会儿。”沙瑞金放下茶杯,坐得也更放松了些,还不着痕迹的又往李达康那儿贴了点。

李达康耸耸肩表示无所谓,“那就再坐十分钟吧。”刚要阖上眼睑,眉心突然蹙起一处,“您晚上喝酒了?”

“嗯?”沙瑞金一愣,不会吧,自己身上应该已经没味了,又做贼似的偏过头去悄悄嗅了嗅,真没有呀。不对······薄荷糖忘记吃了!真是百密一疏,不过这样也好。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李达康,解释的词还要现打草稿呢。毕竟这位回去就会发现这喝酒的主宾都是谁。

“门口的柜子第二个抽屉里有几个橘子。”李达康说完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可是沙瑞金,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起身拿了三个回来按在了连手都不伸出来的人怀里。

没想到李达康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粗线条嘛,沙瑞金反应过来冲人笑了笑,剥开一个桔子,分了一半递过去。“看来我今天沾光了,很甜,夏天的橘子不便宜吧。”

“别误会,是给赵东来准备的。”

“不管怎样,它还是吃到我嘴里了。”沙瑞金又剥开一个,玩一件艺术品一样细致的去了橘子丝才对半分开。“也是你愿意给我的。”

李达康推开了这半个剥好的橘子,“沙书记的联想还真是丰富。”

“行,那咱们说点实在的。”沙瑞金接回橘子,还是自己一瓣一瓣掰着吃,“挺甜的,你真不要了?”

李达康看了一眼腕表,十分钟到了。“吃完我们出去吧。”

“也不问问我刚跟谁喝的酒?”沙瑞金悠然剥着第三个橘子,知道李达康不会回答,当然还是自己说下去。“就是你这橘子本来准备给的人。”

“看来沙书记今晚兴致不错。”李达康还是淡淡的,就像谈论着没多大意义的天气一样平静,“赵东来又喝多了吧。”

“你这可不像关心的样子。”沙瑞金笑笑,显出一副大度的样子,“人我可是帮你送回去了,橘子我也代他吃了。达康同志现在不会还要爽约吧?”

李达康沉默片刻,坐起身望向沙瑞金,“抱歉,恐怕得改日了。”

沙瑞金跟李达康对视许久,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本以为知道有人在家烂醉对你来说也会更提得起兴致些,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人是会变的。沙书记,昨天的这个时候我也给你准备了一杯茶。”李达康起身走到了窗前,“京州的夜晚我见的多了,不一样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这么说是我错过了?”沙瑞金叹了口气,“还真是运气不好。行,改日。”

“往者不可谏啊。”听到门响,李达康也轻轻叹了口气。

家本就不远,夜晚的路上更是畅行无阻,很快就到了最后一个路口。十点,说晚倒也不算太晚。心中莫名的情绪上来,就打了方向盘换了道,向另一条路岔了过去。也没开太远,就靠边熄了火。

其实今日,还真想走走,只不过是一个人。

幢幢高楼饰着彩灯,由远及近,虽不是灯火如昼,但绝对称得上满目繁华。京州的街道从几十年前就这么走过,春去秋来,早已翻天覆地,就连行道树也大体上都更替过了。

远山沉郁,奠定了夜的基调,若隐若现的繁星映着当空皓月,在城中都不再耀眼。

人影被一盏灯拉长,又融入另一盏灯下,收短,变浓,又走向稀疏。

很久没有这么漫无目的的走过,不知道何时是尽头,也不需要知道。只是仿佛这么走下去就会到某个打破境地的所在,又或者只是恍惚。

“来者犹可追。”街角的阴影里踏出沉稳的步子,挪到华灯之下,露出坚定。“看来我猜的没错,你不是急着回去,是这里乱了。”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