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2)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东来啊,瞧你这满头大汗的,我也没催命,快坐快坐。”沙瑞金从白秘书手里接过茶杯,亲自递给了赵东来。“慢点儿喝,烫。”

杯子离脸都还有一尺远呢,赵东来差点儿一口喷出来,今天的太阳是打东边出来的呀,虽然出来的时候自己还没睡醒。还慢点儿喝呢!

两人算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三杯酒下肚勾肩搭背谈天说地有过,作为上下级规规矩矩像模像样的也多,今儿这副客客气气(情敌眼里阴阳怪气的样子)唱的又是哪出儿。

俗话怎么说的来着,黄鼠狼献殷勤?不对——

“想什么呢?”沙瑞金伸手在神游的赵东来眼前晃了晃,依旧是满面温和。“叫你来是有点事要交代,从你先到汉东算起,咱们的任务经年累月呀,该画个句号了。”

“是。”主次必须拎得清。赵东来赶紧将脑海里无关事件清出去,挺直腰板,全神贯注地听沙瑞金一件件从头理过。

“公安的队伍,趁着这个时机全面清理,有什么难处随时报告。”沙瑞金说罢又提了些更细的问题,你知我知。“收尾工作如果做不好,那咱们这么多人这么久的努力至少得浪费一半,重担最终还是落在你赵东来肩上了。”

“请您放心,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准备着,保证尽快让一切步入正轨。”谈到工作,赵东来当然是无比自信的,来源于实力的自信,无需多做解释。

沙瑞金点点头,看了眼腕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说话就忘了时间,这都一点多了。你来的时候我让小白找食堂的大师傅炒了几个菜,现在恐怕都凉了,咱们赶紧下楼吃去吧。你这段时间忙,结果晚上一有空还陪我健身,该好好谢谢你,别嫌菜不好啊。”

“哪里哪里。”赵东来心说昨晚你不是还给我拖去灌了几杯吗,到底还要怎样呀。

桌子不大,两人又坐了对面,沙瑞金的筷子过两分钟就带着块儿肉落在在赵东来碗里,“多吃点,都饿瘦了。”

赵东来的手僵硬了一下,不正常,今天的沙瑞金绝对不正常。自己是该现在就放下筷子出去呢,还是把这口吃了再出去呢,还是——

“怎么不吃呀?做的不好吃?”沙瑞金始终一个表情,温和、关切,只不过对赵东来说只能是让人坐如针毡了。

“没没没,好吃。我是吃饱了。”赵东来赶紧把碗里那块儿肉放进嘴里,就放下了筷子。

“哎,不用勉强,这样,今晚咱们再一起吃,我请你,下馆子。”

“不是——”

“咱们好好叙叙旧。从几个月前来京州,每次见面都匆匆忙忙的,都有任务。还有次闹了点不愉快,昨晚好不容聊开了点你又顾着回家,好些话还没说呢。”沙瑞金说着竟流露出几分伤感,看的赵东来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儿手头还不少事呢,肯定得加班,要耽误您吃饭了多不好。要不您还是别破费了,过两天上健身房慢慢说。”

“事情也不急在这几个小时。你我是多少年的交情,就这么定了,咱们就今天晚上见。你说几点就几点去,我等着。”沙瑞金拍了拍赵东来的肩头,“有些话啊,那不就得借着点酒劲才好出口吗。”

“······”

赵东来出了省委大院的门才后知后觉——自己已经抖了一路,抖什么呢?不知道。

 

-达康,我在等你回复——沙

李达康看了一眼手机,拿起来又放了下去,站在窗边望了望重重高楼阻隔的远方,又坐回了桌边。取出风油精,用无名指指腹缓缓揉在太阳穴,总算感觉清明了些。

有些时候,就得真正事到临头才能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并且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退路。

手机屏幕又开始闪了。

-今晚怎么样?——沙

李达康又使劲揉了两下额头,把视线挪开,又被前后两次闪光唤了回来。

-就想见见你——沙

-只是一起走走——沙

终于还是拿起了手机。

-几点?——李

沙瑞金一直也悬着的心总算松了点下来,其实一直以来他也并没那么有把握。即使李达康眼下并不真心也无所谓,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只要有机会,给点阳光就灿烂。

-等你想下班的时候——沙

-你就不怕我大半夜还在办公室?——李

-达康书记这是在邀请我去你那儿留宿吗?——沙

-放心,我可以开车送您回省委大院。——李

 

夏意渐浓,傍晚也还带着些暑气,沙瑞金盘算着那两个人的时间,选了个距离最合适的小餐馆。

确认不需要再回去加班的赵东来吃着菜,喝着小酒,醉了话还是不多,可惜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官大好多级还用说吗。“今天咱们不讲李达康,讲讲你,东来。”就这样,沙瑞金先发表一阵真情实感,俩人仿佛又回到了勾肩搭背的好兄弟时代。

扯东扯西,就把喝的比昨晚还要不行的人给架上了车,轻车熟路的扔到市委宿舍门口,那人就自己上去了。

掉头,正好李达康的短信来了。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