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0)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

人物崩坏,非常狗血

注意闪避




-赵东来出轨了——沙

-嗯。——李

-一点都不关心,是根本不在乎他吧——沙

-年轻人,可以理解,我也没那么多精力陪着。——李

-连是谁都不问?——沙

-又不会是你。——李

-还真是我——沙

-嗯。——李

-不可能。——李

-怎么不可能,不信你去找今天指挥中心的监控,我拍他屁股他还挺高兴的——沙(剧里追捕祁同伟的某个片段里→_→)

-知道了。——李

-我可以给你找来——沙

-不用,谢谢。——李

 

十点,那个健身房该关门了。

算上车程,最多十分钟。

工作总是做不完的,今天做完了,明天也会有新的。有些重要,有些不那么重要,并不需要市委书记一一过目。李达康的眼睛不时从文件上飘向一边的手机,终于,屏幕亮了一下。

 

-我们商量好的事什么时候执行?——沙

-您知道我最近很忙。——李

-达康同志不会是一直在敷衍我吧?——沙

-您知道我最近在办公室待到几点。——李

-我当然知道——沙

 

李达康给自己换了茶叶,又翻出了一只玻璃杯,也泡上热茶。墙上的挂钟是静音的,秒针一圈圈转过就像时间一样无声无息的溜走。

算上回去洗澡的时间······

不知为何,没有等来那个人,李达康并没有预想中那么轻松。

倒掉杯中多余茶水,关好门窗,熄了市委大楼最后一盏灯,独自下楼开车回家。

开门,竟有一阵若隐若现的酒气飘进鼻腔,赵东来在沙发上打盹。听到门响,立刻惊醒,眼睛弯弯的傻笑起来,“李书记,您回来了啊。今天我拖住沙书记了,一直练到10点,还在附近喝了两杯。怎么样?嘿嘿。”

“不错。”李达康扔下两个字就自己上楼去了。

酒精让人迟钝,赵东来目送李达康上去又倒回沙发上睡了过去。不一会儿竟传出了一阵还算温和的鼾声,看来是真累了。

睡前李达康还是决定下楼看看,拍了赵东来两下,这人不悦的说着胡话,还乱摸。“嗯,嗯,咱们再喝,别忙,没醉没醉。达康,别生气,嘿嘿······抓着你了。”

李达康费力的把手从醉鬼那儿抽出来,想想还是从客卧抱了条被子出来扔在了赵东来身上。

兜里的手机又亮了一下。

 

-达康,是不是在想我?——沙

-不是。——李

-这么晚了还盯着手机,怎么不是想着我?——沙

 

这个沙瑞金,脸皮怎么厚的跟堵墙似的,李达康摇了摇头,还是不理的好。

 

-达康,你这是默认了?——沙

-想我就承认吧,反正咱俩都说好了。——沙

-明天晚上来我办公室怎么样?——沙

-达康?

-怎么不回复了,你在做什么?——沙

 

李达康到底还是忍不住拿起了一闪一闪的手机,哟,这跟当年怀疑自己出轨的前妻挺像的嘛。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打了两个字,发送,睡觉。

沙瑞金看着手机屏幕上简单明了的“做爱。”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这个李达康,还真不能用一般的套路。不过,谁让自己喜欢呢?

不过赵东来喝成那样了还能?沙瑞金又陷入一番沉思。

 

赵东来在沙发上醒的挺早,头有点儿疼,脖子也疼,被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踢下去了,裸露的皮肤上都冷的有些麻木。坏了,昨天陪沙瑞金喝了那么多,干了什么都没印象了,不会惹李书记生气了吧?

一溜烟爬起来弄早餐准备赔罪,赵东来比往日更殷勤了三分。“李书记,您坐,我给您盛汤去。”确认过眼神,赵东来觉得自己十有八九是真做什么错事了。那就赶紧道歉呗。

“昨晚我······要是做了什么,我承认错误,我道歉,我改正。不小心喝多了,要是酒后那个······”赵东来挠挠头,等着李达康给点暗示,可是对方的眼神更冷了,还是一言不发。

“李书记······”

李达康一口喝完了碗里的汤,把筷子也放下,起身就走。

坏了,这得多大事儿啊,赵东来慌了,这酒真是沾不得,以后别说是领导了,就是李达康让自己喝那么多也得掂量着。“达康,听我解释呀——”

“砰!”两年多来,李达康第一次在大早上甩门。

 


评论(1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