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9)

组合大三角,严重OOC,人物崩坏,重度狗血

注意闪避


“李书记,我们局里有健身房啊,干嘛往外跑,这不是浪费钱吗?”赵东来很是不情愿,然而李达康卡都给办好了,“比你们局里的丰富些,再说了,又不是单纯让你去健身,这是解决隐患。”

“可是——”

“也没让你自己出钱,废什么话,叫你去就去!”

李达康拍板决定的事,抗议无效。掐好时间点,在沙瑞金再次找上门来之前将赵东来给送到了健身房门口,扔了个你小子不好好干试试看的眼神,潇洒的拉上了车门。

赵东来摸了摸兜里的卡,硬硬的杵在那儿。深吸一口气,不能怂!既然李达康在这种情况下都选择了自己,那自己怎么能再像傻子一样无所作为。不就是陪领导健身吗!我赵东来这一身的肌肉可不是白来的。

“东来同志也来这儿健身?”满身大汗的沙瑞金冷不防就冒了出来,裹在紧身衣里喘着气的样子倒是没什么威慑力。

赵东来点点头,“办了卡,今天是第一次来,不打扰您吧。”李达康倒是很直接······不知道怎么弄的,一对二,刚好和沙瑞金一起。

“巧了,我也是第一次来。”沙瑞金的右臂友好的搭在了赵东来肩上,丝毫不见上回剑拔弩张的气势。“正好,看来咱们是一个教练呀。”

赵东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硬着头皮贴着沙瑞金往里走,这还真是一步到位。

两人都是老手,教练稍微指导了两下之后就觉得自己有点多余,身材一个比一个好,器械、方法、频率之类的连提醒都不用,这工资拿的还挺容易。就是这两位一看就是惹不起的大爷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看起来像是老朋友交流却不多。眼神就更别提了,尤其是贴的近的时候,有某种火光飞溅,当然,绝对不是那种令人激动八卦的小火花。

“沙书记,咱们一起再跑半个小时?”赵东来体力就算是跟沙瑞金比也好了太多,谨记李达康派的任务,把沙瑞金耗得没精力为止。

“我今天练够了,就不跟你们年轻人逞能了。”沙瑞金微微一笑,并不上套,“倒是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看来是没人惦记。”

房间里就两个人,赵东来憋了几个月的气,忍不住也刺了回去,“老夫老妻的,心里都懂,自然。”

“是么。”沙瑞金耸耸肩,“老夫老妻,那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

赵东来心里打鼓,嘴上可不会示弱,“管他说什么,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留下我。他选了我,不是你。”

“看来你不知道呀。”沙瑞金玩味的笑了笑,“也对,这种话,也只能等木已成舟的时候告诉你。”

“随你。”赵东来故作轻松,“感情可不是玩弄手段能得来的。”

“那是你还不够了解我们这种人,他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沙瑞金满意的看到了赵东来眉心的跃动,还是会慌的吗。“帮我带个话。”

“你又不是——”

“别告诉我你不想知道。”沙瑞金的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特有的扎眼的笑容,“你就跟他说,我沙瑞金考虑清楚了,他那天的提议我答应了,希望他言而有信。”

“什么提议?”赵东来脱口而出,却再也得不到任何回答,刚刚放下两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立刻飞到李达康眼前问个清楚。

“东来啊,咱们明天见。”沙瑞金拍了拍赵东来肩头,“跟年轻人在一起锻炼是不一样,自己体力也强些了,就好像年轻了三五岁。”

 

“怎么样,沙瑞金是不是累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李达康心情甚好,亲自给上阵对垒归来的赵东来泡了杯热茶,可惜对方的表情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李书记,您是不是对健身有什么误解······”赵东来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把健身的好处向常年坐办公室的人做了个简单的普及。

“这,是我想当然了。但你可以拉着他多搞一会儿啊,人是活的呀。”李达康思索着补救方法,不行,这钱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必须得发挥作用,回报一个清净世界。

赵东来更加为难,“我试过了。但人家是省委书记······他不答应,我能怎么办。”

李达康点点头,的确有点失策,但咱们得继续努力,怎么能第一天就放弃呢?

“对了,书记,他还让我给您带句话。莫名其妙的。”赵东来很是忐忑,说完便觑着李达康的眼色,小声探问,“您到底跟他提了什么呀?”

李达康叹了口气,“沙书记这个人,还真是——唉,算了不说了。”

“书记,您别吓我呀,到底怎么回事?”赵东来有点急了,又不敢逼得紧了,说两句又吞了声,“达康······”

“东来,你追人不是很有一手吗?”李达康的眼中流露出瘆人的温柔,“就这么办。”

“别······别这样看着我啊李书记······绝对、绝对不行!”赵东来吓得往后缩了两步,“就算我······那也没这本事呀。”

“谁说的。”李达康坐在赵东来身边,好言好语循循善诱,“不是你说的吗,对喜欢的人啊,就什么套路都使不出来;对上不喜欢的人,那都是大师。”

“可是——”

“少啰嗦,做不做?”李达康已经解开了赵东来的腰带,没有余地。

“这······”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