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8)

大三角,严重OOC,人物崩坏,重度狗血

注意闪避




虽说这段感情是赵东来主动的,但主动权永远在李达康手中,他的枕边人总有种与热恋不太相称的冷静,站在对方的角度看,赵东来怎么也脑补不出李达康护着已经成了隐患的自己依然言辞拒绝沙瑞金的场面。

今天算什么呢?补偿?分手炮?赵东来的眼睛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耳畔传来轻缓的呼吸让人恍若置身梦中。

看月影,早已过了午夜。赵东来蹑手蹑脚的起身,理好衣装,把自己的东西简单打了个包。坐在床边看了很久,还是在天将破晓时转身离去。或许这样李达康就不用太为难,赵东来苦笑,或许这人本来就不会为难吧,那就更顺理成章些。以后至少还能看着他,还能像从前一样汇报工作。

李达康在窗边看着赵东来消失在晨光里的身影摇了摇头,真是个傻小子。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瞟一眼短信,李达康嗤笑。

沙瑞金,沙书记,你就这么自信招架得住我?

接着就是来电。

某位领导很有闲情逸致嘛。李达康换好衣服,下楼给沙瑞金开门。

“没想到与达康同志头一次一起看日出是在这种情景下。”沙瑞金毫不见外,坐在沙发上大有主人的气势,捧着李达康递过来的热茶,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对面的人。

“沙书记好兴致。”李达康的目光也没带多少友好,对上沙瑞金的肆意。

“看来他是不会回来了。”

“那可说不准。”

“我还以为你的洞察力会更敏锐一点呢。”沙瑞金颇为可惜的感慨,眼中越来越明显的侵略性意味已经是势在必得。

李达康玩心骤起,缓缓起身挪到了沙瑞金身边。“巧了,我也这么看您。”

“真的?”沙瑞金先是不可置信,继而惊喜,察觉到李达康浅浅的笑意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果然,有些人就是自信的过分。李达康也确认了件事,先动心的人都是傻子。这就好办了。“别忙,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但有个条件。”

临门一脚,沙瑞金的心砰砰直跳,不过也没打包票。强作镇定的问道,“讲讲是什么。”

李达康扶着沙瑞金肩头耳语一阵,满意的看着省委书记的脸瞬息间由微微泛红变成了猪肝色。起身回到了对面的沙发,“没商量。”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沙瑞金过了好一阵才艰难的跟李达康确认了一遍自己的听力正常。

“当然知道。”李达康端起自己的杯子,喝着已经凉掉的茶水,和每天都没什么不同。见对面又是一阵沉默,又给板子上砸上两颗钉子。“只能这样,我不会放弃赵东来。”

沙瑞金深吸一口气,对李达康还就没那么大脾气,“达康同志,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对感情很认真的人。”

“您劝我深思熟虑,这就是我的答案,很认真。”李达康心中数着绵羊,一只,两只,三只······大概是数到了某个人体重的时候,世界清净了。

 

“赵东来,哪儿去了,今晚赶紧给我滚回来!”接通电话后,李达康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搞什么鬼,跟家里进贼了一样。”

“李书记······我看我还是······”赵东来摸不准到底什么情况,支支吾吾,心里跟猫挠一样。

“不想回来了?”

“不是······我······”赵东来又被臭骂一顿后,傻笑着不停点头。“是是是,马上回去。哦不,下班后马上回去。我这人不是脑子经常进水吗,您等着,哎。您怎么解决的呀?给我传授传授经验,免得以后我再出去丢人。”

“少贫嘴,说完了我挂了,好好干活。”

“我可是您的人,出去丢您的脸哪儿成。”赵东来对着已经传出“滴滴滴”的电话兀自说了半天才发觉,又是一阵傻笑。

 

“达康!我回来了!”赵东来进门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咚咚咚跑上了二楼。

“正常点。”李达康皱眉,“东来啊,我觉得我那个解决方法可能顶不了多久,万一沙瑞金那个人没脸没皮的呢。”

“你跟他说什么了呀?”赵东来扔下外套,凑到李达康身边,就搂了上去。

李达康把赵东来的胳膊稍微挪了挪,感觉舒服些才开口。“算了,还是不告诉你了。这样,咱们得给沙瑞金转移一下目标,免得他闲的没事老往这儿看。”

“这······找谁呢?”赵东来很是为难,李书记,这种事,往大了讲可不怎么好听呀。

“嗯。”李达康上下看了赵东来一通,点点头,“你去。”

“什么?!”赵东来差点儿蹦起来,“李书记您冷静一下,不行!绝对不行!”

“坐下。”李达康逼视赵东来乖乖坐下,“我是让你跟沙书记多打打篮球,健身之类的,想哪儿去了。忙起来就没那么多闲心胡思乱想对不对。”

“可是——”

“当然,他要是看上你了也不错。”李达康拍了拍赵东来的肩头,又点点头,“的确不错,也省得你以后没完没了。”

“达康······”赵东来觉得自己被传染了,竟然还思索了一下这个假设情景,“怎么可能,我跟沙书记认识那么多年了,他要是能看上我,早就看上了。”

李达康表示无所谓,反正下一步就看你的了。


评论(1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