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7)

大三角,严重OOC,崩坏,狗血

注意闪避



赵东来?这谁呀?

嗯?赵东来!

怎么会是赵东来!官没我大,长得没我好看,经验没我丰富,凭什么呀!

赵东来是吧?沙瑞金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好你个赵东来,派你先来汉东摸底,你小子工作还没汇报完居然把我看上的人先给哄到手了!(赵东来:讲不讲理,那是我先看上的。)

看着手里的证据,沙瑞金陷入沉思。如何才能让李达康心甘情愿的弃暗投明呢?真想不通,跟着赵东来有什么前途嘛?别说跟自己比了,跟李达康比也还差一截儿呢。去找李达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怎么看都像威逼利诱,强扭的瓜不甜,没本事的人才用强。

要不从赵东来这边下手?嗯,可行。这样解决也不会让李达康为难。

见赵东来还客气什么,快下班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去这小子敢不半个小时内死过来?

“沙书记,您找我啊。陈海的事目前调查的是这样······”赵东来一进门就自觉开始汇报工作,这么急着找,还能是什么事。市局的效率可不是盖的,跟检察院配合的很好。

“嗯,先不说这个。东来啊,坐。”沙瑞金笑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今天找你就是想聊点私事。”

“您说。”赵东来悄悄嘀咕,我们有什么私事好说的,该不会是······不可能,绝不可能。赵东来的心头涌起一阵不安,强作镇定抬头望着位高权重的省委书记。

“别紧张。”沙瑞金笑意更深,“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你也离婚有些年头了,就没想过再找一个?”

一块石头悬在空中,也许真的八九不离十了,越是这种时候赵东来反而越在状态了,笑着到了谢,又是感慨。“谢谢您关心。嗨,我啊,局里的工作忙,前一个就是嫌我一天到晚不见人影,还指不定哪天就因公殉职了才跟人跑了吗,再找一个也没什么区别,就不搅和这事儿了。”

“工作这么辛苦,后院就更该有个合适的人守着了,累死累活的回去还是一个人冷冷清清,这过得像什么样子。”沙瑞金拍了拍赵东来的肩,“女人嘛,什么类型的没有。这样,我找妇联的同志给你把把关,介绍个合适的,明儿就见见。”

“还是别了吧,沙书记,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真不能接受,这不是耽误人家吗。”赵东来连连摆手。

“这是什么话,不会是觉得没人配得上你吧?还是说你自己已经解决了?”沙瑞金盯着赵东来看了半晌,突然说道,“不对,你小子是不是和什么人发展不正当关系了。”

赵东来淡然否认一遍后便保持沉默,沙瑞金要么是猜的有鼻子有眼了喊自己过来确认一下,要么就是已经确定了喊自己来警告。无论哪种,事已至此,静观其变吧,要唱就让你唱独角戏。

好家伙,又是个柴米油盐不进的家伙,到底跟李达康搞在一起多久了?连眼神都如出一辙。沙瑞金痛心疾首,真该早点来的。

“您要是没其他事我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了?”见沙瑞金似乎是无计可施了,赵东来轻声提醒,以情敌的身份共处一室可不怎么愉快。

敬酒不吃吃罚酒,沙瑞金心里暗骂,那就踢直球吧。“李达康这个人我看上了。”

赵东来起身,静静地看着沙瑞金,眼底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大概这就是地位、权势无形中施加的影响吧,不管怎么说,有时的确让人感到妙不可言,即使自知其中扭曲。“一个月内跟他分手,否则眼下的事办完我帮你往外省挪挪。放心,也会是提级,我这人一向不主张公报私仇,事办得好,我也不会压着你。”

“沙书记,距离可不会让咱么这种人到头来认定的感情淡化。况且谁不是有手有脚,您挡得住吗?”赵东来再不卑不亢,语气中也总带了几分说不上来的悲哀。

“是吗?你不会,他也不会吗?”沙瑞金缓缓抚着赵东来的后背,“他跟我才是一种人,知道什么值得,什么不值得,不只是时间。你能在他心里占多大位置自己有数吧?对他来说,是我这个省委书记更有用,还是你这个什么都说不准的市局局长更有用?好好想想。”

赵东来避开了那只在身后作祟的手,将脊背挺的更直,“沙书记,您不懂什么是爱。”

“是么?”沙瑞金笑得有几分轻佻,“可你的达康书记就懂吗?”

“他懂。”赵东来瞪着沙瑞金,到底是有几分底气不足。

“要是没有你,他早就选我了,你说对吗?”

沙瑞金的话像一柄利剑直直刺入了赵东来重重防护的心,最不愿承认的事,就这么被对方准确无误的拎了出来,还有什么好说的。

真的注定不属于自己吗?赵东来木然走出了省委,失了神一样游荡在京州的大街上,习惯性的就到了市委附近,被李达康给捡上了汉O00009,拖回市委宿舍。

“怎么回事?傻了?”李达康拍了拍赵东来的脸,“我可不要傻子啊,嗯,市局也不要。”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赵东来刚勉强笑了一下,又被这话闹得心一沉。“李书记,说实话,早早答应了我,现在您后悔吗?”

“又胡思乱想,没完了?”李达康刚骂了一句就察觉到今日赵东来极不正常的状态背后的种种可能性。立刻冷静下来,抛出最坏的一种可能,“沙瑞金知道了?”

赵东来沉重的点了点头,抓在座椅扶手上的手掌已经洇出了一圈汗迹。“能回答我吗?您是不是后悔了?”

“东来啊,这种问题没有意义,无论怎样我们都不可能回到过去。”李达康随口安慰着赵东来,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着对策,现在重要的是如何将风险降到最低。

“如果我一定要答案呢?”赵东来坚持问了下去,“达康,不用顾虑,我只是想知道答案。”

磨杀人的沉默过后,唇间传来了温度,李达康主动吻了过来,轻阖的眼睑透着些许眷恋,也让赵东来沉醉到几乎忘了整个世界。

时间仿佛停滞不前,知道李达康一点点退出。“东来啊,我李达康从不后悔。”

哪怕是错的,哪怕不值得,赵东来心中替对方默念。没有说出后面的答案,或许就是仁慈吧。“我明白了。”达康,我永远不会怪你。哪怕这种情形下,你都要选择那个人。

“别说傻话。”李达康继续主导着后面的缠绵,“好好干你的,我来解决。”

赵东来苦笑着遵从,不知最终的宣判会在哪天到来。

李达康在安然会见周公前伏在赵东来胸口喃喃道,“其实我看了你那篇‘宏论’,还是有点道理的。”


评论(2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