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6)

沙、东、李大三角,狗血,严重ooc

注意闪避,目害不负责→_→



“达康,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沙书记,我也没否认过这点,您可能也明白我的想法一直是——”

“你在逃避,达康,我想听实话,你真实的感受。”

沙瑞金胜券在握的语气让李达康心中越发不快,脸上还是得陪着笑,“那我就直说了,您可别往心里去。”

沙瑞金点了点头,“希望在工作之外你也能对我坦诚。咱们就敞开了说吧,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也在为此苦恼,是该澄清了。”

“沙书记,不愿承认现实的恐怕并不是我李达康。”李达康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平静的说道,“与您与这么多同志有共同的理想和追求我的缺深感荣幸。但有些事不是强求就能来的,何况根本不值得。”

“值不值得那得我来衡量。”沙瑞金对于这样明确的拒绝毫不意外,继续循循善诱,“达康,你一直拒绝是不是因为不认同我这种追求?或者明确的说,我们是同性。”

李达康皱眉,知道沙瑞金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还是说了实话。“不认同,但并不反感。沙书记,我能理解,也尊重您,但我不能答应您。”

“可你在为自己的感受不安。”沙瑞金满意的看到了李达康眼底的疑惑,放慢语速,显得更加有把握,“你大早上冲张树立发火,其实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我的话吧?别忙着解释。达康,你不是因为我的追求发火,你是在对自己不满,你不想承认对我有感觉,是吗?”

李达康头都大了,该死的赵东来,疯狗一样非在办公室胡来,这下好了。不过沙瑞金这理解能力,也太自信了点吧······“沙书记,我有时候是有点情绪化,但绝非您想象的那样,这里面有点误会。”

不管怎么解释,沙瑞金都是一副“解释就是掩饰”的意味审视着李达康,弄的人不自在了起来。要是眼前随便换个人,李达康绝对要怼人了,可这是沙瑞金——整个汉东最大的麻烦。

“达康,咱们总该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沙瑞金试着拉进了两人身体上的距离,正搜肠刮肚寻找一劳永逸的方法的李达康并未察觉,这人便得寸进尺。“你一点都不排斥我。”

李达康心说这人到底多大脸啊?要是没这出我当然不排斥,说不定还能做很好的朋友呢,现在这样没完没了的,真是麻烦。

“达康?”

“啊?沙书记,我下午还有个会,您看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是先回去吧。”这话真的谈不下去了,李达康只得借故离开。

沙瑞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点点头,“耽误你时间了,我已经让白秘书打了饭去了,就跟我一起吃完再回去吧。”

“您这——”

“喏,小白这不是来了嘛,正好。”沙瑞金拉住了李达康的胳膊,将人按回座椅上,白秘书见机也赶紧将一份饭菜递了过来。“可别嫌省委的饭菜不好吃啊。”

李达康无奈,只得在沙瑞金的注视下打开盖子吃了一口,摸出手机给赵东来发了条短信,让他中午自己解决。

纵使当前的处境并不怎么让人愉快,但李达康是不会跟支撑自己后半天工作的体力和时间过不去的,当然不会装模作样吃两口回去再来一顿,于是就毫不客气的飞快解决掉了半碗青菜。

“达康,你怎么不吃肉啊,怪不得这么瘦。”沙瑞金坐在桌子对面,将自己碗里的肉挑了些瘦的放到李达康的米饭上,“嫌肥肉不好吃可以多吃点瘦的嘛。”

李达康硬着头皮把那几块儿肉塞了下去,这下该满意了吧。

“明白了,下次让小白给你打条鱼。”沙瑞金又总结了点经验,弄的李达康越来越尴尬,一刻也不敢多留。好家伙,耗了这些日子,不仅没丧失兴趣,还越来越认真了。

有了这次经历,李达康也长了段位。之后沙瑞金再约见的时候,专挑刚刚够谈完公事的时间段,四两拨千斤的就给后面预备的“陷阱”跳了过去。

沙瑞金很快发现了李达康在刻意躲着自己,只得主动杀上门,逮个措手不及。“达康,你是不是觉得跟我在一起会耽误工作?”

得到的答案很意外,又是否定。

沙瑞金再三确定,又排除了一条拦路虎的存在。甚至连是不是怕那啥啥啥都腆着老脸试探着问了出来,李达康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一条条做出否定答案。得了,还是没碰到点子上,连被拒绝的理由都没摸到门,沙瑞金只得悻悻的离开李达康的办公室。

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呢?一个足够优秀、足够让人心动的男人站在面前如此诚心诚意的追求,为什么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呢?没理由啊,不应该啊。

一向自信的沙瑞金也没钻牛角尖,一个好汉三个帮嘛,给老朋友打了个电话。那边先是嘲弄一番,居然有你沙瑞金这么久还搞不定的人,随后给出了推测。这个吧,你追的人啥都懂,什么顾虑都不存在,那极有可能是一种情况——已经名花有主咯。

“不会吧······”沙瑞金自言自语,“除了我谁还有这么大胆子,敢招惹李达康?就算有,那能比得上我吗?不过还真有可能······不然也没别的什么可能性了。”怎么办呢?抢过来?是个办法。是不是有点不道德?好像也没那么严重,说不定李达康也有那什么“恨不相逢未嫁时”的心思呢。这充其量就是分手换了一个,没毛病。

不过,那个人是谁啊,能让李达康动心。沙瑞金的脸色冷了下来,查,必须得立刻查清楚。

正在暖暖的被窝里揽着李达康的赵东来打了个喷嚏。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