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5)

沙、东、李大三角,狗血,严重ooc

注意闪避,目害不负责→_→

有东李NC-17内容


“赵东来,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丁义珍找到了吗?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啊?”李达康还没看完就把那沓信纸摔到一边瞪着悠然踱步进了自己办公室的赵东来。

“当然有事儿干,李书记您放心,我绝对分得清轻重缓急。”赵东来赶紧给人顺气,一脸乖巧又带着委屈的解释,“我这都是晚上下班回去写的,再说了,我这还不是正事吗?他一天不死心我哪儿敢放心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觊觎······”

“行了行了。”李达康脸色总算好了点,毕竟沙瑞金难缠是真,赵东来的心情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都明白,我也留意着呢,你啊,以后别瞎折腾了。”

“要不······”赵东来挠挠头,吞吞吐吐的说道,“要不我去找他摊牌吧,总让他三天两头缠着你也不是事儿。”

“又胡扯。”李达康一记眼刀扎了过去,“这事儿能乱传吗?给人递把柄上去?”

“我这不是着急吗······”赵东来底气不足,小声咕哝,“我就是觉得,就算我们小心捂着,沙书记迟早也能查出来。”

李达康扶额,的确是个麻烦事,平日里没人往这方面想,两人来往密切些也无妨。如今来了个沙瑞金,发现蛛丝马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东来,你是不是觉得,你跟他摊牌他就会放手?”

“这······”赵东来的心又是一沉,还真不好说,这种关系又没个法律约束,又不好声张,保不准沙瑞金这种老手还能拿来要挟呢。

李达康沉吟半晌,“嗯,要不咱们这两个月先保持距离,等这阵儿过了再——”

“不行!”赵东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这算怎么回事,来了个沙瑞金不仅盯上了自己的人,还得让自己和李达康保持距离?坚决不行!

“看把你急的。”李达康摇摇头,拍了拍赵东来的肩,“那就先这么着吧,耗着,我不同意他也不能怎么样,不就是持久战嘛。哪天烦了,人懒得再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自己就走了。”

“可是——”

看着赵东来欲言又止的样子李达康就来气,“你那表情收收!堂堂省委书记又不会没事儿就往市委跑,汇报工作也一个月也没几次。也就动动嘴皮子,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

赵东来勉强笑了笑,“我上你家一个月也没几次呀。”突然意识到什么,“达康书记,除了嘴皮子你不会还想他动别的什么吧?”


NC-17内容,东李


第二天,软着腰强作正常走进办公室的李达康看着恢复正常的办公桌,一闭眼就是昨晚不可描述的画面。于是本就办事不利的张树立又劈头盖脸挨了顿骂,“以后办公场所禁止处理私人问题!下班之后也不行!”

    听说了京州市委“晨间新闻”的沙瑞金沉吟半晌后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微笑。看来还是有点进展嘛,只要有耐力,冰块儿也迟早能捂化咯,况且咱们达康同志也不是一窍不通嘛。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