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参商知我(9)

预警:NC-17


终于等来了李省长所谓“这是为了GDP”的伟大见面时刻。

省委书记韩谌和李达康并肩迎接汉东的考察团,沙瑞金满面春风的快步走来,白发比前两年多了,精神却显得更好了。

“瑞金书记,欢迎。”双方寒暄两句,韩谌还打趣道,“别人外调都是‘回娘家’考察学习、谈合作,还是咱们李省长面子大,是娘家来人看。”

沙瑞金笑笑,“那当然,达康同志可是我们汉东的一员大将,到哪儿都是宝。当然得跟来看看,加强合作。”

韩谌点点头,他这个书记露面表个态就差不多了,此次事务从头到尾还是李达康主要负责,见势就把现场留给了李达康主导。

考察团的汉东干部大都与李达康曾有些交集,不得不感慨有些人作风更加老辣了。沙瑞金也几乎全程在场,话不多,目光却很少从李达康身上挪开,仿佛在欣赏一件绝世的艺术品。

和计划一样顺利,不过这一天下来李达康也累的够呛,送走一行人,挥手让秘书先走,独自靠在走廊的墙壁上灌了大半杯茶水。听到脚步声,扶着墙站直,打算离开,迎面却是那个盯了自己一天的那个人的脸。摇了摇头,又放松下来后背靠在了墙上,“沙书记,您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看看从咱们汉东嫁过来的‘媳妇儿’啊。”沙瑞金故意把那两个字咬的很重,生怕人听不见一样。

李达康已经累到懒得对这样刻意的称呼生气了,甚至还在调侃:“瑞金同志,那你可得感谢‘远嫁’这个安排。至少我现在看到你好像一点都不尴尬了。”

“那是得好好谢谢这个安排。”沙瑞金自知这点上理亏,好在李达康的语气已经是明确放过,今后也不会再提。“达康,我们回去吧。”

李达康笑了,“回哪儿?”

沙瑞金晃了晃手里的房卡,意思再明显不过。


NC-17,上车


(好久没写过了,不忍直视_(:з」∠)_)

评论(2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