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东沙李】先来后到(1)

沙、东、李大三角,狗血,可能有各种组合→_→

注意闪避,目害不负责


前文(0)


该来的总会来,不安因素沙瑞金已经空降汉东十几天了,不过面都没露过,用赵东来的话说其他方面还挺正经的。

但此刻在李达康心头布下阴霾的是丁义珍,这位素来得力的副市长,处处号称市委书记化身的副市长出了问题,人还在检察院眼皮底下跑了,奔向所谓的自由。张树立那边开发商还不知道安抚的怎么样,大风厂的拆迁又引发了群体事件。真是屋漏偏风连阴雨。

好在赵东来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摸清了形势。很不乐观。李达康当即迈开步子就当先攀上了脚手架,身边人立刻七手八脚的阻拦,赵东来最为坚决,握在小臂上的手从未有过这样的力度,壮实的身躯也挡住了一半的路,“李书记,您不能去,危险。”

李达康瞪了赵东来三秒,只得妥协,他是对的。

这样一个任谁都难忘的夜晚,来捣蛋的人当然少不了。虽然李达康早从心里认定了祁同伟不怀好意,但心急的时刻也顾不得那么多,好在有陈岩石老人基本控制住了场面。还有赵东来,纵使有一百个不情愿一万个心疼还是接过李达康的外套给了陈老,忍住没脱下自己的给寒风中显得单薄的人披上,只是静静的站在身后时刻关注着某些波动。

没想到他们第一次一起看日出是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谁都没那个心情,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场面的震撼。经过夜的洗礼,万籁俱寂,温度也流散至波谷,天际的白雾透出些浓厚的紫,湖面上也升起水汽,折射出斑斓的色彩。随着一声划破夜幕的鸟鸣,一轮红日浸染了半天云霞,雾越来越稀薄,水面泛起粼粼波光,折射着终于降临的暖意,,笼罩万物。

赵东来拎着早餐终于站在了李达康眼前,果不其然又被拒绝了,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便忠实的去执行命令。

“东来。”李达康拍了拍赵东来的肩,低声说道,“别担心,我很好,虽然比不上你们,但这一晚上还是站的住的。处理完回去,你也好好休息。我回市委就吃早饭,快去吧。”

赵东来终于松了口气,“明白,李书记。”

“李书记,省委沙瑞金书记电话。”金秘书一路小跑来递上了手机,赵东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李达康一眼,得到个我懂的无奈表情后踏着可以说得上轻快的脚步离开了。

李达康当然不会把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首位,拿出大秘出身的素养应对上级,礼貌又不尴尬的给沙瑞金留了个好印象。当然,陈岩石和沙瑞金的关系是意外之喜了。

以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一定背负着任务的沙瑞金是友的可能性极大。在这样被动的局面下,李达康的确需要一位有实力的省委书记的支持,无论这位书记是沙瑞金还是其他人,赵东来也承认这一点。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怕贼惦记着。

和李达康通过电话后的沙瑞金又让秘书打开了京州的新闻,一睹这位李书记的真面目,赞许置之余还有几分窃喜。

于是,数日后,明确李达康已在两年前离婚的沙瑞金在与赵东来借着陈海的事情第一次在京州见面时,抛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汉东这出戏里,李达康是个什么角色。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