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仰望二月月圆时(10)

咸鱼炸个尸_(:з」∠)_


“沙书记,毕竟时隔多年,我们能帮的也就到这一步了。这些请您现在看完,我得带走。”对过几次暗号、确认身份后来人当即开门见山,带风的动作从头起就不断宣示着无声的催促。

沙瑞金点点头,快速接过文件袋,取出一叠材料,逐字逐句细细看下来,眉头皱的越来越深。这里面有他当时的身体检查报告,也有李达康的,而涉及其他的资料竟少的可怜。“怎么,作为当年执行任务的核心成员,有关具体行动就只能告诉我这么多?”

“这也是您老上级绝无仅有的善意了,为了一个外人、还是一个体制内的人,擅自改变行动带来了多大的麻烦,让整个行动小组平白承担了什么样的风险你心里应该有数。”

“那我总得知道我是怎么与这个‘外人’纠缠这么深,又是怎么擅自改变了行动的吧,既然你们也让这个外人至今还过的好好的。”沙瑞金定睛看了坐在对面的人一阵,还是自己打破了沉默,“那么其他人都是怎么牺牲的?”

对着省委书记刻意散发出的威慑力,来人眼中仍是淡然,收回材料低头整理着,“我能带来的就只有这么多,至于其他同志当年如何牺牲的,对你眼前的危机没有帮助。不如好好想想为什么给你带来的事这些,我们的保密条例你也重新学习过,不用我再赘述了吧?”

“当然,谢谢你专程跑一趟。”沙瑞金敛起逼人的气势,可谓友善的看着对面的“自己人”,“我接近李达康,或者说我跟这个‘外人’的开始,是任务的一部分吧?”

“您尽可以推测。”

见来人如此谨慎,口风严实的紧,辨年龄也非当事人,沙瑞金知道已经问不出什么了。不再耽误时间,起身送客,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最后开口:“我最后问一句,当年是不是有漏网之鱼?”

即将出门的人竟回头笑了一下,“当年我们从来就没有捕过鱼,是你入戏太深。怪不得说都是命。”

“命?”

说来的确可笑,他们这种人,算来算去,到头却也只能归结于不可捉摸的命运。他们的选择是一个永远也跳不出的怪圈,每个聪明人都认为自身的才智足以逃脱,苦苦挣扎,最终不过殊途同归。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

 

又一个十五将近,赵东来丝毫不敢马虎,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为京州尽可能排除一切不安全因素。要是三天后又一个人横尸街头,再给捅到什么头条上去,他这个“不得不”亲自上阵的公安局长也就真没什么指望了。

于是乎在李达康一阵风一样径直走进市局局长办公室的时候,赵东来心中又是一凛,该不会是来下“最后通牒”的吧?然而这尊大神的神情——好像跟检察院那只猴子导演美国大片那天挺像。

“李书记,您这是?”赵东来熟练的接过外套,这才发现李达康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出了整片的印子贴在后背上,赶紧倒了杯水递到手边。皮肤接触到杯壁才让人缓过点神来,接过,一大口都灌了下去,好在是凉水,唇边机械性的吐出两字:“谢谢。”

“嗨,跟我还客气什么啊,谁又得罪您了。侯亮平?不能吧。”很快认定了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赵东来立刻展现出了老友的关切,随时恭候,只要对方愿意讲、即使是他不该听的。

李达康摇了摇头,手中一直握着空杯子,半晌终于开口:“东来,你说记忆这种东西可靠性有多大?”

“嗯?”

李达康有些疲惫,又摇了摇头,“要是有这么一件事,你的记忆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你会如何——”斟酌之下竟无合适的用词,好在这句就停在这里也还完整。

“我?”赵东来觑着李达康的脸色,显然这人是自言自语居多。“我大概会找出真相吧,如果它很重要的话。”

“如果真相可能不那么——不那么好接受。”李达康说出“接受”这个词后,自己也突然笑了,摆了摆手,将半身都陷进了沙发里,又成了那个熟知的李书记,“没什么,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赵东来赶紧收了笑容,该来的还是得来。面色为难,站的笔直开始跟领导汇报。好在李达康到来本不是为了这个,将近一个月,风传也过的差不多了,好事者蠢蠢欲动也是盯着后面的日子,赵东来的行事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嘱咐两句就带着封存的心事起身。

“李书记。”赵东来想起了什么,拦住李达康,“虚假记忆是可以被植入的,各种暗示、错误引导,不可尽信。”停顿片刻又补充道,“我曾经侦办过相关案件。”

望着这张写满真挚关怀的脸,李达康未及思索话中的信息便已展眉,“谢谢你,东来。”

“您真的没事?”

李达康拍了拍赵东来的肩头便转身兀自走了出去。

 

本已下定决心不在今日见沙瑞金,可望着窗边一轮尚且黯淡的满月渐渐攀上树梢就觉得有股莫名的吸引力催促着、逼迫着自己向那人所在之处靠近。抓起电话又放下,理智再也无法压抑本能的时候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一步之后便再无阻碍。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就是想见你。”

“难得达康同志也会乘兴而行。”沙瑞金稍作惊讶便愉快的把人迎了进来,“正好,有些事想跟你谈谈。”不想细瘦的手指立刻挡住了还欲说下去的唇,紧接着是更令人意外的急切,还未拉扯到沙发边就是一阵布料窸窣,李达康整个人仿佛带着火贴了上来,“别说话。”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