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小沙李】参商知我(7)

沙李异地中,含小沙李

诸事顺遂的李省长闲下来的时间渐渐不那么稀有了,脚下的城市又有女儿同在,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按照可行方案从各方面补偿一下,比如多上门关心关心。

不到一个月,李达康已经是第三次跑来李佳佳的公寓了。

偶尔回家有个人在等着的感觉的确不错,对着空荡荡的市委宿舍、对着欧阳菁的相片李达康会感到孤独,李佳佳也并不热衷于离群索居。一起做做饭,闲聊两句,冰箱看起来也有那么点生气了。不管李达康留不留宿,父女之间也总是有足够的私人空间的,谁也没那个意味去大吵一架的宣泄之后一个屋檐下处着便和谐的让人感动,偶尔拌拌嘴倒有趣。

不过今日,李佳佳显然有心事,知道李达康在,还是回来的比之前晚了不少。面对李达康逐步长进的关心的表达也毫无兴致,应付的嗯了两下就径直走向厨房给两人盛饭。

“来,多吃点鱼,你工作也不轻松,补补。”李达康倒是人逢喜事的爽朗,平日里都是李佳佳的话多,打趣着一心GDP的李省长,两人面对面就扫荡掉了两盘青菜。而此刻的李佳佳只是一言不发的端碗接下,低头扒饭。

“佳佳,怎么了?讲给我听听,我给你参谋参谋。”

李佳佳终于抬起了头,李达康眼里真切的关心和担忧与从前只知道满口大道理的市委书记真是判若两人,也就笑了。仰起脸,“李省长不怕我让你徇私枉法啊?”

李达康被噎了一口,看着女儿眼底的狡黠就知道这丫头多半就是有那么点不开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正常着呢。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李达康的女儿可不会这样。”

“呦呵,您倒是脸大,自己夸起自己来挺顺口的。”李佳佳毫不示弱,确实是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沙景行,人也太实诚了,自己说不让过来就真走了,遇上那点破事本来没什么气的,还不是沙景行!

“和男朋友吵架了?”李达康的大脑并未进行严谨的分析,凭着直觉就蹦出了这句,说完自己都惊讶。不过李佳佳更为惊讶的表情让他这个做爹的还就得意了起来,顺口就来,“真的呀,小年轻磕磕绊绊的正常,你爹我一把年纪还不是——”不,他和沙瑞金之前闹分手那档子破事可不能外传,家里内传也不行!

“还不是什么?”李佳佳挑眉,还就来了兴趣。

“还不是偶尔吵两句,没啥的,吃饭。”李达康打了个马虎眼,端起碗扒了一大口。

李佳佳不信,今天也懒得戳穿,管他曾经怎么样,这天南海北俩老头,现在可腻着呢。 

“嗡嗡嗡。”李达康的手机响了,刚拿出来,李佳佳就一眼瞟见了沙瑞金三个大字,“说曹操曹操到啊,快接吧,别让老情人等急了。”

“你这孩子。”李达康一点都不凶的瞪了李佳佳一眼,又立刻堆起笑容,“瑞金,我和佳佳吃饭呢。不耽误不耽误,我们快吃完了。”

“好着呢,你也好吧?”

李佳佳一个白眼翻过去,没想到今天被一把年纪的人塞了狗粮,什么世道那!

“佳佳,她啊——”李达康还是分了点神来观察女儿的表情,即使收住,“她也挺好的,嗨,有对象了,就不等你家小子了。”

李佳佳又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浑然天成一家人,你俩状态进的一样快啊。心里正无限吐槽着这俩老家伙聊以抚慰自己不爽的心情时,手机也跟着响了——沙景行。叹了口气,起身去了阳台,“喂。”

“佳佳,你还好吧?”

“嗯。”

“那我哪天可以去找你啊?”

李佳佳差点儿呛着,“你······”

“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沙景行也有点急了,“我惹你生气了?”

李佳佳闭着眼睛都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什么窘态,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笑得沙景行更摸不着头脑了,赶紧出言解释,“没有,真没有,你别慌。”

“我······”

“我没事,和以前一样就好。”李佳佳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上辈子是欠了谁的债了,来个爹,啥都不能计较,总算谈了个中意又觉得有点戏走下去的男朋友还是得宽心宽心再宽心,唉,没办法。

“没事就好,还没吃饭吧?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沙景行也是个行动派,即使是缺乏经验的第一次。

“我吃过了。”李佳佳实话实说。

“啊?那饭后散步?”担心李佳佳今天累了不想动,沙景行赶紧改口,“那我上你家坐一会儿?”还是不对,李佳佳那里他也不是没去过,但现在已经入夜了,两人的关系也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又莽撞了,“要是不方便——”

“我明白,今天也不早了,明天晚上吧。”说完,李佳佳怕沙景行这种长年单身没什么经验的男朋友又胡思乱想,无奈的又解释道,“今天我爸来看我了,这个时候见家长我怕他吓着你。”

“啊?”万万没想到竟是自己未来岳父来了,沙景行没来由一阵慌乱,“那明天我要不要见他呀?”

“别怕,我爸忙着呢,明天一早就走了,真想见以后有机会的。”李佳佳也就是随口安慰,没想到沙景行抓住重点了,“佳佳,我会抓住机会的。”

“嗯?什么机会?”

沙景行自我感觉良好,“争取早日拜见岳父啊。”

“······”李佳佳一时居然忘了怼人,意外的有些耳热,“晚安,我挂了。”一回头,“啊!李,李省长,你干嘛站我背后啊!”

看起来李达康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可谓跟沙瑞金一样慈爱的表情挂在脸上多么不和谐,还揉了揉李佳佳的头,“和好了?”

“嗯?”

“我都听见要拜见岳父了。”李达康继续揉着女儿的头发,毫不顾忌。

“李省长,你怎么偷听我打电话呀!”李佳佳本该气愤的,可李达康偏偏就看见了女儿脸上可疑的红云,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看着女儿,“估摸差不多了带来我看看,我的女婿可要严格把关,你自己也多长点心,要是不合适就立刻分了,千万别拖泥带水的给人拖垮了。不过我听这两句,这小伙子应该不错,实诚。”

李佳佳接着发火也不是,感谢省长大人关心也不是,头一次在李达康面前语塞,“知道了,我回房间去了。”

“别害羞啊,饭还没吃完呢。”不得不说,跟沙瑞金搞在一起之后,李达康某些方面长进了不少。

李佳佳认输,害羞就害羞,吃饭就吃饭,又不会长十斤肉。

“我洗碗。”李达康笑得更加得意了。

沐浴后,卸去一整天疲惫的李佳佳总算感到了生理上的神清气爽,刚刚决定扔掉一天的不快,就听到另一间屋里李达康的手机又响了。听这个对话内容,又是沙瑞金。

这个沙瑞金,什么时候把李达康的脾气搞这么好了,有事没事来个电话,搁以前老李不骂人才怪呢。作死的好奇心还就让年轻人忍不住去听墙根。

“达康,你说的没错,我是想睡了你。”

“又来了,看不见摸不着,你就馋着吧。”

“可我更想睡醒了有你。”

李达康笑了,“我也是。”

“晚安,达康同志。”

“晚安,瑞金同志。”

脑子有点懵的李佳佳觉得这个世界和自己想象中的有那么点不一样,也许不止那么一点······

评论(1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