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仰望二月月圆时(5)

悬疑向,走情节的一章


“赵局长,网上又出现了一个转发量很高的帖子。这个ID为‘智勇双全’的新用户说自己见过‘狼人杀手’,还说自己和凶手斗智斗勇——”

赵东来一记爆栗晃过来吓得冒冒失失的壮汉一缩脖子,“小钱,想破案想疯了!这种哗众取宠的人要是都找来当做证据,还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你是本案的主要负责人,放稳当点。”

“不是,赵局您看。”钱队长将手中打印下来做了简单标注的截图递了上来,“目前对外公布的只有死者身份和窒息死亡,而这个帖子里出现了死者家属都未必了解的案件细节。”

“你是说这个‘智勇双全’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就是真的见过凶手,或者——”

“或者就是凶手。”钱队长顺着说了下去,“最起码与本案有关。”

“你的意思我明白。”赵东来点点头,“现在就查。”

 

一个公司小职员,中年,有酗酒行为。

赵东来看着监控里惴惴不安的被传讯者一言不发,钱队长安排例行问话,凶手基本是可以排除了,这人没有动机、也没有能力接近这些被害者、更没有能力作出这样的案子。那就找出有用的线索。

两位警员陪这个满嘴牛皮的人扯了大半天才总算逼出了些实话。

“我那天晚上和人喝酒,跟人吵了一架脸上过不去就一个人溜出来了,就路过了那个巷子。大晚上的,我又喝多了,没看清脸,记得声音挺好听的。”男人挠挠头,“警察同志,我真没传谣,我就小小的夸张了一下,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你们把我从公司门口带过来我要再不回去这个影响······”

“那你口中的这个凶手跟你说什么了?”

“路窄,我差点儿撞他身上,他让我滚,我就赶紧跑了。警察同志······”

“再见到这个人能认出来吗?”

男人一脸惊恐,“这可是连环杀手,我要是指认他,我,我,他没准已经知道我是谁我住哪儿了,警察同志,你们又把我传到警局来,你们可得保护我啊!”

这种紧急的案件上这样耽误,警员再好的耐心也总有些不满,斜瞥了一眼这个屁股乱蹭快给椅子钻出火来的表情十八变的人,“那帖子可是你自己挂网上的,现在知道害怕了?”

“我这不也是,也是为了给你们提供线索吗。”男人满脸堆笑,“警察同志,您尽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言无,那个不尽!”

“那再讲讲这个人的特征。”

“看着好像挺高大的,要是揍我那就跟拎小鸡儿似的,起码有185吧,我178都得仰着看。年纪应该不小,声音真挺好听的,瓷实又有点哑。袖口露了截绳子,这么粗!”说着又开始比划,“那人一直背着光,眼里,眼里冒红光呢!”

做笔录的人手一顿,两个警员对视一眼,“好好说,你不是刚刚还讲喝多了,脸都没看清吗。”

“警察同志,我讲的都是实话呀,我可是守法良民啊,你们不能冤枉我!”

······

监控外的赵东来和钱队长也是连连摇头,“小钱,哪句真哪句假,可得搞清楚了。”

“是。”钱队长看着画面里扯的越来越离谱的中年男人皱眉,“他要是178,那我还一米九呢。”

赵东来打开呼叫,打断了又一嘴火车,“问他怎么知道那是凶手。”

“那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那条路几十年前就开始闹鬼,晚上从没人走的,我也是喝多了犯晕拐错道了,第二天又听人说那边死了人,这还能是谁干的。”男人心虚的往后缩了缩,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人身上有血味儿,我靠近那一下闻的最浓,准是他身上的。”

“你确定?”

“确定,我从小对血腥味儿特别敏感,不可能错的。也就是这样我才怕的要命,赶紧跑了。”

屏幕后两人的疑惑更深了,现场没有血迹,被害人指甲缝里也没有提取到皮肤碎屑,体内也没有药物残留,也就是说凶手的动作非常快,被杀的人甚至来不及做出反抗就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如果这个人遇上的是凶手,新鲜伤口又是哪儿来的呢;如果不是凶手,又是什么人在同一条路上受了伤。还是说这个人又在胡扯?

“赵局,还有件事要提防。”

赵东来一阵头疼,“我会安排人手,好在这个所谓‘狼人杀手’逢十五才出来、作案范围也只在市中心是吧?”

 

闹市中一座茶楼,凭栏便是车水马龙的喧嚣。

“果然是你。现在该叫你沙瑞金书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请来的省委书记。

“我们见过?”沙瑞金察觉到了眼前人的危险气息,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通四周环境。细微动作却也逃不过对方敏锐的眼睛,“还和当年一样警觉,不过你看起来的确忘了某些事啊。”

“所以我来会会故人。”

“气度倒是不一样了。”浑浊尽处的眼角聚起纹络,“口味却没变,又招惹上李达康了。”

“您——”

老人挺起背,悠悠打断,“不用反驳,我什么都知道。可以称呼我:‘梁先生’。”欣赏片刻沙瑞金毫无波澜的面色,笑意更深,“你看,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急,我这人从不急功近利。从前你可是我的得力助手,要不是招惹上他,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来。”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