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李沙】更衣室(上)

李沙,OOC

 @三土哥哥傻白甜 

“达康,这件好看吗?”费了老大劲才把停下工作就死宅的李书记拖到商场的沙瑞金心满意足的享受有人陪逛有人欣赏的时光。

然而在遇见沙瑞金以前直成法棍的李达康还就一根筋的就俩字——挺好,这件也挺好,那件也挺好,都好。

“要不给你也挑一件,咱们情侣装?”

“不要。”进店先找凳子的李达康断然拒绝。

面对如此不解风情的情人,沙瑞金只得放大招了。“达康,我们去那家店看看,保证你满意。”

“我说了不要。你看中哪件赶紧买了好回家。”李达康的屁股不情愿的离开了凳子,瞪了沙瑞金一眼,有完没完了。

“最后一家,最后一家。”沙瑞金讨好的给李达康揉了揉腰,用壮实的身躯阻隔了身后的店员投过来的奇异目光。李达康反应敏捷的躲开了往脖子上凑的嘴唇,一把推开,“大庭广众,像什么话!”

“都快二十天了,达康书记,是你不像话。”沙瑞金一脸委屈。

“屁!”李达康赶紧把人拉出了这个店,再站下去还不给店里的小年轻八卦死。“你真当我除了工作都没记性呢?不过十一天,哪里快二十了。”

“‘进一法’嘛,过了十,那都是快二十了。”眼看李达康就要炸毛,沙瑞金赶紧拉着人跑进了一家运动装店,“最后一家,我保证。我用党性保证。”

李达康点点头,“速战速决。”说完又去找凳子了。

沙瑞金给自己挑了一件紧身衣,换上出来照镜子发现码似乎大了点,不出效果。正打算悄悄换一件再给李达康看,身后的店员小姑娘已经忍不住叫了出来,将李达康的目光引了过来,不过也就两眼。

“不好意思,先生您身材太好了。”小姑娘连忙道歉,“这件材质非常贴身,一直卖的很好。噢,这里我再帮您弄熨帖一下。”说着就替沙瑞金整了肩头和腋下,“您再看看。”

沙瑞金点点头,又要了另一种样式,换小一码。

“达康,好看吗?”沙瑞金反复照了镜子后,扛着一身腱子肉,写了一脸的“夸我”走到了李达康面前。

李达康点点头,“挺好。”

“没了?”沙瑞金满脸不可置信,“达康你再看看。”

“嗯。”李达康总算站了起来,绕着沙瑞金走了一圈,凑在沙瑞金耳边压低声音,“沙书记这是要给谁看呢。那边小姑娘都挪不开眼了,再去让人给整整?”

“吃醋了?”沙瑞金得意的笑了起来,李达康当然不会承认,“无聊。”

“先生,这件更衬您了。本店任买两件8折的活动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您看要不两件一起拿了?”小姑娘十分敏锐的跟了过来。

沙瑞金冲李达康挤挤眼,温柔的看着小姑娘,“这件配套的裤子给我找一条吧。”

“好嘞。”小姑娘立刻在衣架上扒了一通,很快翻了一条出来,“这件就是您的码。”

沙瑞金道了谢,又进了试衣间,“达康,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试个衣服还出问题了?”李达康莫名其妙,还是进了更衣室,“你在哪间?”

“这里。”最里面的一扇门开了个缝,“达康,快进来。”

李达康摇了摇头,“搞什么鬼。”进门,掀开帘子,“换好了干嘛不出来,又怎么了——你,你脱背心干嘛!你看胸上露的!穿上穿上!”目光往下一挪,更不得了,“这裤子太紧了,我给你换大一号去。”

沙瑞金赶紧给人拉了回来,“达康,这不是大庭广众了。”

李达康一愣,随即笑了出来,抬手在紧身裤那鼓起的一大坨上轻轻弹了一下,“我说沙书记,您就这点儿出息?”

“······”沙瑞金相当后悔当初答应李达康让他在上面了,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这人还能柳下惠,时髦的骂法:MMP!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