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小沙李】参商知我(6)

异地,含小沙李

忙碌中时间过得也飞快,转眼又过了小半年。

回到楚州,李达康忙中好歹还是挑了周末的半天去了李佳佳的公寓陪女儿,进门就看见了墙角的行李箱。公寓不大,布置却跟做父亲的一样风格素净,一个女孩子独居就显得冷清。

李达康脱下外套就进了厨房给李佳佳帮忙,看得出来厨房也并不常用。自觉拿起砧板上的萝卜就开始切,“最近要出去开会?”

“是啊。”李佳佳倒了油下锅,等温度上来,“这次正好去汉东,顺便也去看看我妈,快过年了。”

“她······”李达康手上动作顿了一下,长了几次口,还是只说出了“的确该去看看她。”

李佳佳扣下一篮子青菜,飞溅的水一阵噼里啪啦,手上还算熟练的翻炒,“放心,我早看开了,希望她也早点看开,早点出来。对了,那边还有条整好的鱼,留给你做的。”

“是。”李达康将切好的萝卜放在盘子里,拎起水池边鳞没刮干净的鱼进行了再次加工。

三菜一汤,父女对坐,只开了一半的灯,略显昏暗的小餐厅里倒是温馨。

“感谢李省长抽出宝贵时间来看我啊。”李佳佳揶揄一句,敬了李达康一杯饮料。李达康笑笑,“总不至于真的每天工作24小时吧,新来,很多事打基础才会这么忙了大半年。你不愿上省委大院去,我这个做父亲的总该来看一次女儿吧,之前是我一直——”

“之前都过去了。”李佳佳不想再听快给耳朵磨出茧子来的检讨,他爹这肯定是独守空房没什么好想的才日日跟自己过不去。“对了,您有没有什么话要给那位带的?没有的话最好,我才不想招惹你们这些大官呢,麻烦多。”

“那就不见他了。”李达康倒是不在意,谁知道李佳佳现在到底接没接受沙瑞金,之前还找人拼命挖墙脚呢,彼此省事。

李佳佳撇撇嘴,倒有些不高兴似的,戳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又埋头扒了口饭。

“怎么,你自己的对象有了吗?”李达康联想的倒是很快,“不小了,抓紧。上回沙瑞金还说你要是没的话,他给你介绍一个看看。”

李佳佳差点儿噎死,“可别是他有个什么儿子啊,您二位就省省吧,这不见不见!万一跟他一个德行,坚决不行!”

李达康看着女儿这幅炸毛的样子笑了起来,还真是像自己啊,不过都这么大了,还害什么羞啊,“佳佳,那你自己抓紧啊。”

“抓紧什么呀,我现在有个对象。”呸,这都什么年代的词嘛,李佳佳感慨自己都被老年人带歪了,“我有个男朋友,处着看呢。”还是哪里不太对,鼓着脸灌了一口汤。

“打算啥时候结婚?”

“噗——”李佳佳这回真的呛着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李佳佳我跟你说,我们那个年代,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那都是耍流氓,可不准他——”

“李达康同志,那您和沙瑞金同志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呐?”李佳佳毫不客气的呛了回去,“终身大事,急不得,我自己看着呢。”

“是是是,我就提醒一下别忘了。”

“还有,李省长,我也就二十多吧。”李佳佳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李达康还真不能嫌女儿老,更何况女儿的确还挺年轻的,不过这年头高校教师结婚平均年龄都四十多了吧,还是不得不防。“嗨,别生气,我洗碗。”

李佳佳点点头,家务上,还是隐约记得李达康有多能干的,可惜啊。

“代我问候一下你妈吧,要是她接受的话。”

 

真到了汉东,李佳佳还是绕不过沙瑞金去的,探望欧阳菁的事多多少少也传到了沙瑞金耳中。还有,在沙瑞金家继续做保姆的田杏枝,显然“叛变”了。

“表姑。”李佳佳不情不愿的进了省委大院,别人家又不比自己家,再不悦还是得礼貌些。

“沙书记马上回来,佳佳你先坐着啊,我去烧饭。”见到侄女杏枝也很高兴,感慨着沙书记和我哥关系还真是好,轻快的进了厨房。

一声门响,李佳佳站了起来,“沙书记好。”

“佳佳来了啊,快坐。”沙瑞金鬓边添了些白色,人却更精神了,笑容愈发慈祥。几乎察觉不到第一次与自己谈话时那副洞悉世事、势在必得的令人讨厌的神情,“你妈妈还好吗?”

李佳佳歪着头上下打量一番,“怎么不直接问我爸呢?”

沙瑞金从果篮里拿了个砂糖橘,见李佳佳不接又剥了皮重新递过去,小姑娘一阵不自在只得接下,“谢谢沙书记,我自己来吧。”

“你爸是第二个问题。”沙瑞金也不矫情,两人快言快语就把李达康少得可怜的工作之外的生活扒了个底朝天,当然只是沙瑞金认为。

“沙书记,我是来汉东开会的,晚上还有事,恐怕不太方便在您这里留太久。”

“吃顿便饭再走吧,我可以送你,也可以请你表姑送你。”沙瑞金诚恳挽留,“饭在哪都得吃,杏枝已经快做好了吧。”对李佳佳,沙瑞金倒是真存了一家人的感觉,从眉眼到性格都是骨子里都与李达康格外相像,自然而然的亲近。

“您要是有什么东西啊、话啊要我捎过去就直说,免费的。”李佳佳算是默许了。

“这封信,这是袖扣。”沙瑞金亲自送李佳佳出门,“还有林城的玫瑰饼,你带着路上吃,给你爸留一个就行了,多了他也记不得。”

“南省的玫瑰可不比汉东少,从没见谁回去带玫瑰饼的。”这么大一包,拎着也不怎么方便,李佳佳收好信和袖扣,“这样,打开我给他带俩,剩下您留着自己吃吧。”

沙瑞金硬是给整包塞了回来,“林城玫瑰可是达康同志留下的一道风景,跟南省的总有些不同,尝尝吧。”

对于固执的老人家,李佳佳除了包容还有什么办法,这还是自己某种意义上的后爹,人嘛,还算过得去吧。

这么一耽搁,赶回住的地方还是有些晚了,这么一大包还得找地方放,真是坑啊。

同住的同事看来的眼神越来越古怪,李佳佳也没当回事。不想临近评职称的时候,一个从汉东某监狱寄来的包裹竟先送到了系主任办公室。系主任倒是什么都没说,送错地方的东西,物归原主就结了,也没见李佳佳,还暗里出了些力尽量压着,可有心人总能造出声势来。

风言风语飘进李佳佳耳中的时候,已经传的连沙景行都知道了。小沙非常委婉的提了一句,李佳佳只是冷着脸,“要分手就直说,好聚好散。”

“你误会了。”沙景行也是四处跑两边忙好不容易才和李佳佳对上时间,“我是担心你。上一辈人是上一辈的事,要是完全绑在一起,那我也早该——”

“你不会是要说你母亲······”李佳佳猛然想起沙景行说过他母亲已经去世的事,低下头,“抱歉。”

“没关系,很长时间我都不想提起她,对很多人来说,她都是负罪的。我必须承认,即使她并没有受到······”沙景行抬头望天,“我家的事,就跟一出戏一样,不过今天你肯定没什么兴趣听了。可以跟我讲讲你吗,你的家。”

李佳佳苦笑,“事情已经很久了,像梦一样。我妈妈进去前,和我爸离了婚。都过去了,没有意义。”

“那就让他们都过去吧。”沙景行试图揽住李佳佳,她的脊梁从来挺直,本身就是一道极美的风景,某些事,根本没必要深究,珍惜眼下就好。何况他本身也有资本无视这些,也算是出身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好处吧。

“真不介意?”李佳佳推开了沙景行,还是走着看吧,时间还长。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