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睡姿

 @贫道江湖人  续命之后送给道长的小段子,甜不甜我没感觉→_→,反正OOC非常严重,无脑慎入

道长你看看回赠点啥呗~


李达康睡姿很好,手脚绝对不会乱放,更不会跟“长妈妈”一样睡成个“大”字,只是每夜会从床的一边滚到另一边而已,顺带卷个被子。

连续三天被冻醒于午夜的沙瑞金在第四天拼死挣扎扯住被角,被棉布将要断裂一样的张力吓得还是放了手,对啊本来人就已经醒了,还扯个什么呀。这个李达康,看着瘦没想到卷起被子来力敌千钧。

罪魁祸首裹成个粽子,睡的正香。沙瑞金轻手轻脚的给人往回翻了几圈,松口气贴在身边睡了。

早上起来,沙瑞金对着镜子仔细看了半晌,“达康,你快来看啊。”

“看什么?”已经洗漱完毕换好衣服的李达康一脸莫名其妙,多大年纪了,脸上有花啊照这么久。

沙瑞金把李达康拉到了身前,指着自己的眼周,“你看是不是有黑眼圈了。”

“没有啊,哪儿呢?”

“这里,这里。”

“哪有?没有。”李达康开始不耐烦了,搞什么嘛。

“真的有一点点,你看这半圈有点黑。”沙瑞金不依不饶,耍赖一样。

李达康无奈的装作认真又看了一遍,“嗯,是有点。”

“你就这个反应?”

“那我还要怎么反应?”李达康皱眉,偏着头思考一番。哦,好像处了对象是该关心一下,“没睡好?”

沙瑞金点头。

“我弄的?”

沙瑞金终于笑了,“达康——”

“有话快说,一会儿该去市委了。”磨磨唧唧的,不就处个对象吗,这人都转性了。

沙瑞金赶紧一步到位,“你睡觉卷被子。”

“那以后咱们加一床被子。”

“不行!”沙瑞金坚决拒绝,维持了这么久的矜持,好不容易哄一张床上了,人还没吃到嘴呢,怎么能分被子呢。

 

再次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李达康故意在十分钟内把自己滚成了蛋卷。笑盈盈的望着沙瑞金,“我说你家不缺被子吧。”

沙瑞金一脸忧伤,看的人不忍心。李达康坐起来体贴的拍了拍沙瑞金的肩,“到底怎么了嘛,再抱条被子来,睡的也好啊。”

“达康”,沙瑞金为难一阵,这么直白会不会吓着“直男”李达康,对上温柔的笑颜,委婉的话就出来了,“我想多碰碰你。”

李达康自下而上好好欣赏一番省委书记百年不遇的羞赧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沙瑞金心里一面唾弃自己临阵掉了智商一面继续忐忑。

李达康的胳膊已经环在了颈上,胸膛蹭上温热,薄唇贴了上来,投石问路。不是第一次,暗夜中却萌生了越来越多的暧昧。一吻终了,两人都在喘气,李达康的声音也比白天更为性感,手从肩头滑下,落入沙瑞金手中,“来吧。”

被翻红浪。

事后的李达康全身酸软老老实实在沙瑞金胸口靠了一夜,不过现实中不能夜夜笙歌的两人还是重新定做了条巨大的被子。


评论(29)

热度(142)

  1. 荷花旧香易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