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白版)归去

依旧一只白白的苦情沙→_→,含赵李

前文:(白版)雨散

欧阳菁的审讯记录,沙瑞金早就看过,此刻才对欧阳菁的话有了点理解——和李达康生活的时间越长,你就越绝望。不同的境遇,不同的企盼,竟是同样的体会。

说开了之后,李达康也没刻意避着沙瑞金,该汇报汇报,该寻求支持就主动上门。对领导笑脸相迎,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像两人之间从未逾矩一样。

以往的纠葛了解的越多,就越绝望。同行却疏离,不远不近,真是完美。

自己又在期待什么呢?一如往日的让白秘书将沙瑞金书记的“关照”送到市委,请达康书记务必收下,也就剩这点儿执着了,面是不方便经常见的。

为数不多的会议上,沙瑞金都刻意的让李达康多讲,尤其是关于京州、涉及整个汉东的重要规划。看着右手边的人眉飞色舞、条分缕析,想就这么沉浸的听下去,理智总及时将人拉回,认真讨论。仍是不容置喙的威严,唯独对李达康,引着众人不厌其烦的解释、劝导,直到心悦诚服,满座和乐。

权力的压制可以带给人极大的满足,但比起见到李达康吃瘪时的无意识抿嘴,沙瑞金更愿意多花费个十分钟。为改变一言堂的作风做出实践,此外,这样他们似乎就能有种平等,就能越来越近于默契。

李达康终于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您这是何苦。沙瑞金将李达康冷掉的茶又换了热水,“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坚持。仅仅如此,还不至于困扰到达康书记吧?”

李达康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接过茶杯,道了谢。

“想再见见赵立春吗?如果——”

“不必。”李达康坚决的打断了,真诚的望着对面越来越温和的人,“我明白您的心思,实在没有必要而已,谢谢。”

再次凌厉的消失在风中的身影单薄而坚韧,这样的人,恐怕只有极其类似者才配得上,其他人再怎么努力,最终也不外乎过客。

天意弄人,连最后一点坚持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沙瑞金。李达康太耀眼,林城、京州的成绩放到何处都不可忽视。

作为汉东的一把手,出于私心沙瑞金很不想放李达康离开,可让这样的人因为自己在汉东原地止步岂非罪过?这样的机遇是他应得的,天高任鸟飞,拦了,彼此就更远了。

心中硝烟平息的很快,要送,就送到更高、更远,再推一把吧。

沙李配,期许已久,还是亲手让它止于传说。接下来就是等了,等程序,等正式文件,等李达康真正离开的一日。

最后一次送李达康茶,三大包,亲自送上门,李达康婉言谢绝,难得打趣了一句,要不是您是上级我是下级,这行贿受贿可没得跑了。

知道以后几乎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沙瑞金不走,李达康也没下什么委婉的逐客令。杵在市委宿舍看了一下午的收拾东西,李达康看不下去只得给人搬了长椅子放走廊上。

沙瑞金的茶再多也总会喝完,我怕习惯,我怕习惯眷恋,这么多日,李达康也想明白了,纵使情爱非沉沦也需要承担,于他们来说太重。永远不可能排在首位的东西,爱的越深,就越容易带来痛苦。

能磨平棱角的情该有多重,处处顾忌、处处思虑,既然早已了断,何必再给沙瑞金带来诸多的不确定,何况如今分两地。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茶留着自己喝吧,我不太懂,凭感觉挺不错。”李达康没有留沙瑞金吃饭,他们不该留下美好的回忆,会让人无法忘却、会是折磨、会是拘束。

一人在汉东稳固局势,一人在邻省大刀阔斧,或许只有在报纸上能偶尔并列。几年一届的大会上偶然照面也是各自的圈子围着,沙瑞金装作不经意扫来的目光也总被人群隔断。

于私,自此声断。

 

沙瑞金在汉东省委书记的任上做到了退休,近十年,汉东的面貌天翻地覆,却依旧是那人搭的骨架。再无什么事实可做,也就主动辞了退二线的过度,林城的玫瑰多好。谨小慎微在官场走过了半生,就任性一回,学半个陈老,住进了林城的养老院,也弄一个花园。

还是忘不了,想着那人的样子,手上沾了慢慢的泥土,栽了满圃。最普通的红玫瑰,开来也最艳。花不会说话,沙瑞金就冲着花自言自语,学着修剪、施肥,玫瑰也不负苦心的茁壮成长。

每日读读书,侍弄花草,再健身保持体魄,有规律而充实。一间屋子,放了两张床,一张沙瑞金睡着,另一张也总理的齐整,像是刻意为什么人留的。沙瑞金也从不否认,他在等人,希望能再多一点运气,不至错失毕生。

平日里健健康康的人病来就更为骇人,好在沙瑞金这个级别上退下来的人也不用担心什么。玫瑰该修剪了,病床上的沙瑞金总在念叨这两句,秘书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已经请人剪过了但这人就是听不进去。好不容易挨到身体状况接近出院标准,连医生都快失了耐心,很快就同意了。

清减了不少的沙瑞金一路嘟囔着必须加强锻炼给这一身腱子肉弄回来,马不停蹄跑回了养老院。进门就听到一阵修剪枝叶的声音,蓊蓊郁郁间,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艰难的在玫瑰园中挪步,剪刀在清瘦的手中上上下下。

沙瑞金揉了揉眼睛,那人已经回头,笑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看,“介意做个室友吗?”


————————白版 end————————



一句话be:


伸手,阳光下却触及一片虚无,摇头苦笑,眼角却开始泛红,走进屋内,灰尘已在一份讣告上积了数月。


评论(2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