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酒醒

预警:算修罗场,老沙喜欢老李,老李心念老赵。注意闪避,非要踩雷只能给人道主义同情→→

前文:夜阑(沙李)








“怎么醒这么早?”沙瑞金准时在六点醒来,抚上光裸的脊背,在同一条被单下,两人的皮肤同样的温暖。李达康努力掩饰也没能完全遮却笑容中的疲惫,转过身拥住了沙瑞金,“我平时也这个点起,习惯了。”

“不舒服?”沙瑞金伸手挨了挨额头,昨晚安全措施也齐全,应该没问题。应该是第一次不习惯吧,虽是酒后哄上床的,好在这人醒来也是坦然,彻底放下心来自然更加体贴,“下面不舒服?”

“还好。”李达康加深了这个笑容。虽是周末,还是习惯往市委跑,这个时期更是闲不下来。沙瑞金好言好语劝李达康在床上多躺了一个半小时,又弄了点药细细抹在红肿处,看着李达康吃下俩包子又随手灌下豆浆才点头放行。

走路生风的人消失无踪沙瑞金才想起忘了个吻了,早安。

 

三日后,两人错了半个肩头在省委大院里同行,一个人的时代终于要迎来这落幕的日子。中央巡视组就要找李达康谈话,沙瑞金提前一天给李达康交底,提醒也是试探。

“儿子违法乱纪,老子也有责任。”不带感情的言语,没有温度的笑容,这才是李达康一路走过来的样子。主动揭开了吕州美食城事件直白的真相,疏远到底是何时开始却只有当事人明了了。

赵立春不知道多少次向身边人讲李达康喂不熟,沙瑞金听了不过笑笑,那要看什么人来喂、怎么喂。

李达康的嘴角挂上了淡淡的嘲讽,讲赵立春当初拉着自己手的样子,讲自己义正言辞的拒绝,后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小白跑来汇报检察院的消息,沙瑞金拉住了准备自觉回避的李达康,赵瑞龙入关了。“不急”,沙瑞金满面春风,“盯紧,先别动。咱们得先让他实现做慈善家的愿望啊。”

李达康眉眼的弧度如出一辙,“沙书记说的对,大风厂那块儿地也与他有关,我还得让他做一次慈善。”

白秘书擦擦冷汗,心中叹服两位吃人不吐骨头的领导,立刻下去传达指示。

“这两天身体还好吧?忙着收网,是我关心不够。”两人的肩头不时靠在一起,李达康走路的样子早就看不出什么,被沙瑞金握住微凉的指尖,一路走到门口也没有主动抽出,“我又不是三岁孩子。”

 

和中央巡视组谈完话李达康的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解脱,尘埃渐落,只待时日。检察院与省厅赛跑的反击、孤鹰岭的惊心动魄、赵瑞龙的落网就像荧幕上的画面,过了就过了。

又一夜情旖,天明时李达康透过纱帘看着对面高育良家,好好的花园都翻了地。高育良最喜欢的学生走了进去,接着是田国富,大教授到头还算风度翩翩。

赵立春呢?精彩了一辈子的赵立春也会这样平平淡淡的落幕吗?必然的结局,会有些不一样吗?一直以来冷眼旁观的李达康一时间竟感到心慌,胸口的跳动乱了片刻的节奏。自己是不是和赵立春一样,迟早会患上心脏病?做是一回事,想是另一回事。

火热的胸膛推开冷空气贴上了后背,光洁的脸蹭着颈侧,“穿这么少冷不冷?”

李达康闭目良久,一点点分开他们相接的肢体,“沙书记,我们还是结束这种关系吧。我想,我真的不合适。”

沙瑞金的手臂僵了一下,再次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试着去拉李达康的手,又被轻轻挣脱。

“时间久了,相信您也会厌倦的,长痛不如短痛。”声音越发清冷,眼前单薄的脊背却越发挺拔,沙瑞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挫败。“达康,转过来,看着我。”

面对面不过是更加彻底的决绝,让人看到由内而外的冷静、不可挽回,“我请求结束。”

“为什么。”

“我们不适合这种关系。”

“我以为这么久你该看明白了。”

“不是怕风险——”

“因为赵立春?”沙瑞金后知后觉,李达康停顿的两秒证实如此。“我说过,我从头到尾就不介意,你别多心。”

“不是。”李达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否定什么,坚持的不过分手而已。对沙瑞金诚然已经生了情,这人太好,没有任何可指摘之处,只是自己恐怕已经没有那个心力去与人相爱了。赵立春真正离开的时候,带走的远比两人能想象的更多。

沙瑞金觉得今生的耐心都将要用尽,还是没能撼动固执的封闭了真心的人。僵持太久,空气仿佛就要凝出冰花来。

无边的沉默里,李达康起身告辞,门关上的瞬间飘来一个近乎出自地狱的声音,“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评论(1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