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沙李】平芜

预警:老沙黑化20%。算修罗场,老沙喜欢老李,老李心念老赵。注意闪避,非要踩雷只能给人道主义同情→→

本章含一点点赵李

看完预警再往下拉

·

·

·

·

·

·

·

离开机场高速出口,李达康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给季昌明打电话过去刚劈头盖脸责问几句就被理智拉了回来。带着愠怒声明已经离婚,继而摆好公正的姿态,强调个依法办案就挂了电话。

木然的走进赵东来办公室又一通宣泄,总算回过神来,甚至还有点劫后余生的庆幸。这个婚离得真是着火,但凡早果断些就不至于如此被动。欧阳菁确实有问题,而自己能不能彻底撇干净重在一个人的态度——沙瑞金。

“善意”提醒过自己三次,又向自己表白过两次的省委书记,李达康如何也不能把这纯粹划为领导或是盟友的关心,更不能将这划为走过半生也没能弄懂的那个字。以权力浸渍几十年的眼光来看,说是单纯的控制欲都更为可信。

该来的总会来。

让人担忧的是沙瑞金沉得住气,一直等到不伦不类的省委办公会上借易学习先敲打了李达康,又引导火力集中在了高育良身上。围攻高育良,李达康是乐意带头的,态度鲜明,心中也暗暗欣赏主位上的人炉火纯青的政治手段,包括沙瑞金不轻的敲打后给李达康下了个过分爱惜政治羽翼的定论,亮明维护的态度将两方彻底划开。

省委书记不动声色导演了一出好戏,终于直接点名将这把火烧到了赵立春头上。李达康不算意外,只是会后又将自己和高育良单独留下就不得不再次提高警惕了。

“咱们有多久没开过民主生活会了。”沙瑞金笑盈盈的启发着此时态度难得一致的两人,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李达康很快就接受了现实,而主动更有可能掌握局势。

听了李达康主动进行的自我批判,沙瑞金点点头,“你这起码是缺乏警惕性吧。”

还好,省委书记再次的定性让李达康长出了一口气,手心的汗却没有减少,筹划中的民主生活会就像一把高悬的利剑,执剑的人气定神闲,随时可以让此门中人“万劫不复”。

出了会议室,走廊上沙瑞金又给李达康递了个眼色,李达康识趣的跟进了省委书记的办公室。这里不是第一次来,稍作变动的布局就与以往风格迥异,沙瑞金背后那副“无欲则刚”散发着同样的气息。

“达康同志,随便坐。”又亲自给倒了茶,按住了要起身答谢的李达康,将自己的椅子拉到跟前对坐。

李达康喝了口茶,见沙瑞金不开口,只得展开了刚刚在会议室做的概括性检讨,过程很沉重,不过总结用了沙瑞金的话,缺乏警惕性。

“为什么拖到这个时候。”沙瑞金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春风般和煦,李达康的指尖却再次凉透。

“用我的另一句话讲,达康同志在感情上一向拖沓。”沙瑞金喜欢这样看着李达康,漆黑的眼眸有着这个年龄鲜见的澄澈,古井无波却偏偏可能藏了段深情。“把我的提醒当耳边风。”

“别担心,我不会拿这个要挟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达康皱眉,至少自己有价值,无论沙瑞金是想要有人做打击赵系势力的前锋还是单纯在反腐斗争之后恢复经济他李达康都有足够耀眼的能力。各取所需,该低头时要低头,双赢是最好的选择。

“传的妇孺皆知的‘沙李配’,我很有兴趣。”

人事任命是组织上考虑的事,更进一步李达康当然想,可这更进一步的代价如果是玷污守护了大半生的政治羽翼那自己和高育良还有什么区别,还有什么资本独善其身。

“我是不能保证给人开条康庄大道,一不小心堵死条羊肠小路也是有可能的。”沙瑞金看着李达康摇了摇头,“开玩笑,我想说达康书记就没有考虑过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沙李配’?至少我会竭尽所能护着你,也是护着京州、护着汉东。”

李达康出门前背对着沙瑞金问出了实在的疑惑,“守本分不好吗?”

“‘生年不满百’,达康,你到底是守本分还是优柔寡断?”沙瑞金敛去了压迫的气势,走上前,老夫老妻一般替李达康整理了一下翻折的领子,“要相信我真的爱你。”雄性气息热切的喷在耳后,“而且我敢做,你说的:法无禁止即自由。”

回到市委,李达康耳后可疑的红晕依然没有消退,心说不上乱,只是深潭表面过了微风。

 

沙瑞金与赵立春是两般天地,永远不用担心成为某人的替代品。一但李达康说动了心,那就是真的爱上了。

他们之间的利益纠葛在沙瑞金的努力下似乎简单了不少。

天冷了,该加件马甲;茶凉了,我帮你换一杯;吃饭的时候别走神,嚼东西的时候慢一点。我不止关心你能为我带来什么,我本就爱惜你的身心。

见面不多,生活上沙瑞金总是温暖而周到的关心,言语上又一点点剥去李达康过分自我保护裹上的外皮。你看,感情并不带人走向毁灭。

随着李达康眉飞色舞的讲解自己的规划而会心一笑,沉吟片刻提出自己的考量再商讨一番。你看,我们只谈工作就如此愉悦。

达康,你只需要专心建设你的城市。我要做的事我有能力做到,不会让你冲锋陷阵,我会护着你。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相信我已经足够的了解你。嫌烦也要再说一遍,我爱你,李达康。”两人在天台上望着四野渐黯的暮色,沙瑞金的手攀上了瘦削的肩头,“会有更广阔的天地,我们一起。”

夕阳烘的人脸发烫,足够优秀的人总是互相吸引,而体贴让人怀念情窦初开的时光。就这么由着沙瑞金揽着,本也不是什么出格的动作,只是景中人未免就含了情。

评论(1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