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赵李】凭栏

前文:未了(沙李/赵李)


送走了易学习和王大路,李达康立刻收拾心情投入到了更为艰巨的修路工程中。赵立春出于某些考虑会帮他曾经的秘书解决一些事,但也也绝非救世主。李达康必须靠自己将路修下去,证明自己,也证明赵立春的暗中运作是值得的。

赵立春没有再打着调研的旗号往金山跑,一通电话已经足够,他在等他悉心培养的年轻人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李达康不会让他失望,二期工程一波三折终究如期竣工,熟悉的文风占据了日报的头条。赵立春放下报纸,点了根烟吞云吐雾,还是等李达康来京州剪下这版自己贴在立春省长的日记本上吧,这一页就给他留着。

这几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李达康又瘦了,领口的皮肤也明显分了层次。细长的手指将裁纸刀也执的如此好看,将胶水涂得均匀,纸片对准线框一点点抹平。台灯将身形拉得更加修长,手的动作在墙上投下灵动的影,赵立春手上的水杯不觉就见了底。

“书记,贴好了。”李达康将本子合上压得更加平整,赵立春点头,“下面还空了几行,你写点字吧。”

李达康背过脸去,蹙眉,最终只是中规中矩的留了个时间地点的落款。赵立春笑着叹了口气,将本子放回抽屉锁好。

靠在一张床上,赵立春对李达康抱怨了世风日下,李达康之后,连个趁手的秘书都找不到了。脸上褪去了大半青涩的李达康知道赵立春只是想讲给自己听,并不是真要找一个李达康二号出来。李达康乐得做好讲述者的好听众,也羡慕着赵立春这样由内而外的洒脱气质,连半躺的姿势别人都学不来。

赵立春不是没有察觉李达康几次做贼一般瞟自己一眼的神色,心中叹气,嘴上也就慢慢停了,“早点睡吧,明天就要去美国了。”

五年的鞍前马后,外出调研在条件艰苦些的地方同床共枕也是经常的事,李达康睡觉的时候有不自觉蹙眉的习惯,赵立春起夜的时候也就顺带欣赏他越来越有男人味儿的前秘书、感慨一下年轻人的睡眠质量。

大胆尝试大胆闯了大半生的赵立春什么时候竟也学会了踌躇,可话到嘴边又化作了浅笑,等李达康回来吧。刚表白完就来个异国恋,两地相思还要担心有人在花花世界会不会出轨,这不是自虐吗。

李达康从美国回到了汉东,成为了最年轻的大市市长。一年零三个月,关于高育良和李达康的不合早已传的满城风雨,赵立春不用表态高育良就有了自己迟早滚蛋至少先图个最快的想法。

可惜世事难料,被发配的是李达康,虽然是提成了一把手,但林城是足以埋没芸芸众生的去处。

赵立春亲自送了他昔日的大秘,依依惜别之态、话语里的期待传出来给整个事件又蒙了一层雾。还是没有出口,赵立春气愤又无奈,一面凌厉的下手一面又惋惜。李达康笑得自信,有些感觉纵然更强烈,今生也更没有必要出口了。


故地重游时,李达康带着自嘲对沙瑞金说不怕您笑话,那个时候我哭了。而本人似乎再也回不到那个漆黑的雨夜。林城的堤上是单薄的身影,被雨浇透,心冷又坚硬。闭眼,触及不到那个面上雨水混着泪水的自己,仿佛隔了一个世界。

倚在桥边,想着那个人,身边站着另一个人。

记忆无法埋没,岁月将它们沉淀。

凭栏,他们不是等得起日斜的人。

应对沙瑞金不会给李达康带来疲惫,大概赵立春真的是此生魔障。

李达康于感情上确实迟钝,不然也不会最终在沙瑞金口中得知赵立春爱他爱的更久,心灵与肉体合一之爱。

沙瑞金到底也没能说清李达康脸上一闪而过却变幻了数次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惊愕?悔恨?释怀?嘲弄。

只是他的的确确爱着赵立春,不是爱过。有缘无分,天意,更是人心。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