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吃软饭的李达康(4)

OOC

“瑞金书记,我多问一句啊。”

“嗯,国富你说。”昨夜的激烈缠绵让沙瑞金身心愉悦,和田国富本就是多年老友,谈完工作再聊点闲话也再正常不过。

“达康同志近来经常去你家做客啊?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田国富笑得很随意,解释自己也就是在家拉窗帘的时候凑巧看见几次。

沙瑞金顿时苦了脸,“国富,这事儿传出去不好听,你可得保密啊。”

“嗯?”田国富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可以装作失忆直接出去了,可惜沙瑞金已经拍着田国富的肩开始哭诉,“是这样,李达康他欠我钱。你也知道,这年头,欠钱的都是大爷,可得好好供着,万一饿坏了我上哪儿讨债去。”

田国富秉着常年做纪委看黄片也雷打不动的素质还是没能绷住表情,“沙······沙书记······您——”

“国富同志,我真没跟你开玩笑,这事儿你可得保密了。李达康的借条还在我那儿压着呢,看一眼?”沙瑞金一副上了贼船痛心疾首的样子让田国富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尴尬的咳了两声,准备脚底抹油。

谁知沙瑞金就这么拉住了田国富的手,诉苦的话一出口就决堤一样拦不住了。田国富死命点着头,嗯,李达康一个人的工资支持女儿在国外念书很困难,同志之间要互相帮助嘛,沙瑞金就这么一失足,唉。

话头一转,嗯,达康同志敬业爱岗,情有可原情有可原。纪委书记明确表示理解、对古道热肠的省委书记表示敬佩,并赞同了沙瑞金:全省委只有本人有能力也最合适资助达康同志的重要结论。

搞定了田国富,沙李二人“私会”就变得越来越明目张胆了。田国富在省委大院里遇上李达康的表情都是我懂我懂达康书记你快去吧,不耽误你们。

李达康主动去厨房盛饭,“瑞金,今天的饭不会是你自己蒸的吧?”

“对呀。”沙瑞金坐等表扬,其实菜也是我炒的。

“水加多了。”李达康端了两碗稀糊状的东西出来,“可惜了,这么好的米叫你煮的软的不像样。”

沙瑞金看了一眼碗里的东西,好像是有那么点不像样,用筷子戳了一坨喂到李达康嘴边,“那给你的软饭达康书记是吃还是不吃啊?”

李达康翻了个白眼咬了下去,不过软烂成这样吃着也挺香的。

进了卧室,李达康爬到了沙瑞金身上,“沙书记,您知道什么叫吃软饭的吗?”


短小的破车,上车咒语:波比波特大~


半年了,之前借的算上利息也差不多还清了吧。李达康偶然还是记得起一些事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上门跟沙瑞金讲嘛。

两人一合计,确实目前的还清了。可李佳佳下一学期呢,李达康依旧没什么存款,还是得先跟沙瑞金借了。沙瑞金揉着李达康的寸毛安慰一脸懊丧的爱人,“达康书记,看来这软饭你还得吃个一年半载。”

等到李佳佳毕业,已经升级了李省长的人长出一口气,这回可算是两清了吧。

沙瑞金摇摇头,将工资卡还给了李达康,“还有利息呢。”

“那你拿回去,多算一年怎么样?”李达康不是很在意,又放回了沙瑞金手上。

沙瑞金将卡插在了李达康西服的口袋里,拥人入怀,“利息嘛,我要李省长的后半生,给吗?”

李达康唇边晕开的笑容显得越来越欣慰而怡然,头十分自然的倚在沙瑞金胸口,“好,这个债我一定还。”

——————end——————

评论(2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