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吃软饭的李达康(2)

预警:李书记即将正式卖身给老沙→.→

前文 (0) (1)


李达康眼角的狡黠一闪而过,沙瑞金当机中没能捕捉,于是继续当机了。

在李达康均匀的呼吸声中沙瑞金辗转了半夜,田国富是个什么鬼?完全脱离预想啊,这反倒比什么王大路啊赵东来啊更加惊世骇俗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老田?就那河马似的,还是纪委书记,是和李达康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还是看起来很有钱又慷慨大方?

不行,沙瑞金是非常有危机意识的人,有出现问题的苗头就要及时解决。正好第二天是周末,李达康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交流时间,周末也别去什么食堂了,就住下吃两天吧。

李达康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放大的脸,吓得差点儿一头撞上去,“沙书记,大早上您靠这么近干什么呐。”

“在家别叫这么严肃。”沙瑞金给人递了衣物,李达康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意味不明的目光中一件一件往赤裸的躯体上套。最后一颗扣子也严丝合缝,手被拉住,李达康不解,“不早了,我去洗漱。”

“今天周末。”

“嗯。”

“说会儿话。”

“我晚上再过来。”李达康给了个像样的承诺,想要抽出手,却被抓的更紧,沙瑞金一不小心就透出了点紧张,“为什么是田国富?”

李达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至于么,昨晚就脑子一转随口一说,沙瑞金这是神经质了?避免有人的脸色再难看下去,李达康赶紧解释,“我也就是觉得他看起来有点钱。”

沙瑞金上升十厘米的心又落了回去,看来钱还是主要原因嘛,那就好说了。清了两下嗓子,“达康啊,田国富书记有妻子儿女,虽然都不在身边,但也算幸福美满。”

李达康眨眨眼,沙瑞金这是在说什么呢?说田国富不能作为好伴侣的客观理由?我的乖乖,好在昨晚没说什么王大路赵东来。

“其次,他没什么钱。你看他那身肥膘,都是吃出来的。中央八项规定下来前他就喜欢约人到处吃吃吃,不管多贵,只要好吃,就说那个什么海什么捞,没少去!”沙瑞金为了给这个说法增加合理性,自顾自的点头,“现在呢他不方便自己出去吃贵的了,可他还到处点外卖啊,你中午留下咱对面指不定就能看见。”

“所以呢?”李达康抱臂,好笑的等着突然话痨的沙瑞金进一步编排。

“田国富同志又清廉,所以,是没什么存款的,没戏。”沙瑞金得出了令人愉悦的结论,可惜没人鼓掌。

“嗯,您分析的有道理。”李达康点头,起身去洗漱,“今天事儿可能有点多,要是实在晚了我还是不来打扰了。”

沙瑞金挑眉,“达康,你欠田杏枝同志的一千三我得翻翻家里还有没——”

“你不嫌吵我当然就乐意——”

“门口鞋柜上。”

李达康暗骂一声幼稚后钻进了洗手间,真是一文钱逼死英雄汉,不过好在这是沙瑞金。

 

晚上,如期而至的李达康看着一桌子的鱼肉嘴角抽搐,“沙书记,这一桌得多少钱呐,您可不能刻意让我延长负债时间,拖久了还得考虑货币贬值。”

“说什么呢,我请你吃。”沙瑞金给李达康夹了一筷子鱼肚上的肉,“多吃点,想早点还清是吧,我给你出主意。”

“嗯!什么主意?”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李达康眼睛此刻非常亮,放下筷子专注的看着沙瑞金,虽说对沙瑞金可以不要脸一点,但欠人钱的感觉真不好受,早日了绝对是好事。

“你边吃边听我说。”沙瑞金又给李达康夹了两片肉,看着人乖乖放进嘴里咽下才再开口,“咱们先明确一件事,整个省委呢,田国富没什么存款,吴部长热衷藏书,人可小气,还有······”一口气掰完了省委一干领导,做出重要总结——只有他沙瑞金养得起也愿意养李达康。

李达康忍着笑点头,领导说的都对。

沙瑞金也点头,“对了,还有那个赵东来,工资比咱们低多少就先不说了,爱好太广泛,比如拳击啊,买装备特别花钱。易学习就不用说了吧,你本来就欠着人家,怎么能再赶着借钱呢。王大路就更要不得了,那是商人!”

“对对对,况且四处挪借也是治标不治本嘛,所以沙书记的妙计是?”李达康放下碗筷,主动擦了桌子。

“给我来点特殊服务吧?”沙瑞金掩去内心张狂的笑,两手自然的放在桌面上克制住小动作,“别想多,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达康书记愿意给我做老师吗?”

李达康愣住了,自己能教什么?搞经济?沙瑞金只需要统筹啊,再说真亲自上阵也不一定比自己差吧?难道······分居八年的经验?拉倒吧,自己那分居八年的手活给人看来就是个笑话。还有什么呢?

“达康,你不是去过日本和美国学习吗,教外语怎么样?”

“咳咳咳。”李达康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你认真的还是······”陈清泉光着屁股在床上跟人学外语的光辉事迹早就传遍汉东了,沙瑞金这是······

“一晚300怎么样?”沙瑞金直接当李达康默认了,开始议价。

“您这算是嫖资吗?”李达康面色古怪的打趣道。

“今晚全英文怎么样?我要是说错了你得及时纠正。而且前天谁说的不给白嫖?价格合适吗,不合适咱们再提,君子协定,就不留字据了。”

“不是······这怎么好意思收费?”李达康的耳后红了一片,像什么样子,沙瑞金还真好这一口啊,他才不信这个所谓学外语的真实目的呢。

“好好考虑,今天试讲,免费吧。”沙瑞金替李达康做了决定,在脑海中预演了不下一百遍的句子配合着绅士的手势优雅非凡,“Would you take offense if I had the gall to plant a kiss on this beautiful shoulder?(你是否介意我在你的香肩上种下我的深情之吻? have the gall to do厚着脸皮做······)”

头一次听沙瑞金说英语的李达康此刻的感觉只有两个字——惊悚,不,衣冠禽兽。

“In English,sweetie.”沙瑞金的手搭在了李达康肩头,温和的眉眼间半是期待半是兴奋。


——————TBC——————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被专业课逼疯(微笑)

评论(3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