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吃软饭的李达康(0)

还债,脑洞来自道长援助,逻辑被波比吃了,波比是奸商黑中介TnT 珍爱生命啊~

不会取名QAQ 


李佳佳主动打电话回来了,李达康是又喜又忧。喜在王大路似乎帮忙解释清楚了,女儿至少没再以为是自己抓了她妈妈,语气虽然生硬,但已经很让人满足了。忧则是——

李佳佳还没有毕业,100美刀一学分,马上要缴一大笔学分费了。之前有工资比自己高的欧阳菁管钱,王大路还资助了点,现在······

“小金,我的工资卡检察院那边怎么说?”检察院带走欧阳菁的时候,李达康的工资卡还在欧阳菁的钱包里,一起给缴了,李达康平日自己不用钱也没注意,现在才想起可能有根救命稻草。

“好像已经作为物证之一归档了。”真是一心GDP单纯至极啊,小金看着李达康茫然的表情有点不忍心,“书记,拿您的证件可以去银行补办的。”

“行,那你去看看还有多少钱。”但愿欧阳还给自己留了点,哦不,是给女儿留了点。

没一会儿小金就打来了电话,“书记,没,没钱了,您这个月工资还没到账,这边柜台还说您欠了本月的小额账户管理费·······书记?”小金哭笑不得先替目前穷的叮当响的李达康缴了欠款。

要做守法的好书记,李达康一不能偷二不能抢,稿费既不能乱来也不可能马上到手。那么,借钱?找谁借呢?

王大路?官商有钱财来往不妥,也拉不下脸。

赵东来?找下属借钱破坏同事关系的纯净性,不可行。

那——沙瑞金?!

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第一,沙瑞金不是下级,自己良心上过得去;第二,他们本来就不是纯净的同事关系;第三,他们还有什么没干过的,没啥拉不下脸的。

大丈夫做事,雷厉风行。李达康当即写了张条,跑去省委一号院敲门。

“达康同志,今天早啊,还没入夜就来了,是要给我惊喜?”沙瑞金握着手就把人拖了进来,在重心不稳的李达康跌入怀中前一脚踹上了门。

“沙书记,您先缓缓,我有正事。”李达康被贴在后背上柔软的胸肌弄的全身差点儿软掉,不行,就算是自己主动送上门,也得先解决了火烧眉毛的事。调整一下呼吸,轻轻吻了吻沙瑞金的肩头,“我们谈完再,好不好?”

今天顺从到意外的李达康让沙瑞金感到很新鲜,当然也很诱人,对于这种不过分的要求当然会持观望态度。今天好像不是什么重要日子,那么,跟省委讨钱来了?想到这里,沙瑞金背后差点儿起了鸡皮疙瘩,李达康是谁啊,横行汉东三十年的讨钱霸手······犹记得上次被围追堵截三个晚上软硬兼施,嘶——

想到这儿,沙瑞金绝对不敢先睡再说了,“咳咳,达康同志,那你就先讲讲这正事。不过现在是非工作时间,我们就随便聊聊,算是初步通个气。”

“嗨,也没什么,是私事。”李达康话到嘴边发现自己居然耳朵发烫了。

“私事啊,咱俩谁跟谁啊,跟我还不敢开口了?”成,这肯定不是来讨个几百亿的,那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沙瑞金坐在了李达康身边,搂着老伴的肩膀,“是佳佳的事?”

“对。”李达康的右手在口袋里摸索了两下,纸条还很平整。

“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还有什么问题?我来解决,别担心嘛。”

“这个。”李达康双手递上了纸条,“给您打个借条,能不能先借我三万块钱,佳佳这半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看着沙瑞金僵硬的表情,李达康清了清嗓子,认真解释道,“那个,我的工资卡刚补办了,里面没钱,明天小金给我拿回来我就放你这儿,到佳佳毕业,清算多少钱,我连本带利都还你,按银行整存整取利率,不,贷款利率。”

沙瑞金没有说话,李达康咬牙,“不行咱们再提,反正以后我工资奖金都上交,你说够了的时候再还我就是了。”

“哦?”沙瑞金唇角的笑容有点虚浮,看得李达康越来越不自在,“行不行,给个准话!不行······额······”

“不行怎么样?”沙瑞金玩味的揉着李达康时刻精神抖擞的寸毛,跟主人一样,质感好。

“额,那也不能拉倒!”李达康一拍脑袋,“对了,以后我写点什么挣的稿费也全都给你,我平时都不用钱的,咱们汉东经济发达,工资你也知道,不算低。”

“要是我也没钱呢?”沙瑞金在李达康期待的目光中把魔爪伸向了衬衫的扣子。

“等一下,你真没?”李达康按住躁动的手,看着沙瑞金脸上的调笑意味,唇角也勾起了点得意的微笑,挑眉,“不给白嫖的,沙书记。”

“三万是吧,得附加——”

“成交!”


李达康书记的吃软饭生涯从此开启——


—————————————————————

ಥ_ಥ还债我为什么搞出来了连载

评论(51)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