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小沙李】参商知我(1)

有小沙李bg出没,沙李异地,情节接 流水斜阳

日落时分,飞机穿过被染得溢出柔和金粉的云海,浩瀚化为俯瞰湖光山色的风情。失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终于是起落架着地的震感,云越,终于李达康踏上了陌生之处的第一步。

只身而来,行李本就不多,交代秘书两句就直接去了省委。云越省省委书记韩谌已经等候多时了,两人热情的握了手,“达康同志,你可算是来了。四个月,党政一把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你可是望眼欲穿呐,你再不来我都不知道要怎么下去了。”

“初来乍到,我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出汉东——”

“达康同志,我也是汉东人。”韩谌拦下了李达康的例行客套,拉着人一起坐在沙发上,“我是林城人。”两人相视而笑,客套真的无需再多了。

“云越是个好地方,也不是个好地方。我不到两年就从省长做到了书记,可这个位子不好坐啊,就说咱们脚下的楚州吧,市委书记折腾的也好、不折腾的也罢接连倒了几个,触目惊心那,新闻都传到哪儿去了。到现在下面不少岗位还空着,缺人,又不敢滥用,搞得人是焦头烂额。”韩谌颇为无奈的笑着,自己是从北京直接放过来的,缺少地方行政经验,而李达康这样的改革大将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一番推心置腹之后,李达康发现这里的情形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对比汉东,云越可以说是一个混乱的大村落了。“我还是多走走,用眼睛亲自看看吧,不了解实际情况就没有发言权。”

韩谌点头,“多看看好,我相信你,达康同志。还有省里的人事安排,看过之后我们再开个会,好好参详。”听说过李达康的强势,但这位韩书记本身持重、见过世面,兼着家乡的渊源,还有李达康的实力摆在那里,初步看来面子上也够尊重,如此,互补也没什么不好。

 

汉东,省委一号院。杏枝端上了最后一道汤,沙瑞金让就坐一桌吃了。以往也算熟悉,杏枝就不忸怩了,对面坐着陪沙瑞金聊天。

“不好意思啊沙书记,以往我哥比较喜欢吃青菜,我这顺手就买的都是青菜了,您看我这——”

“没关系,挺好的。”沙瑞金温和的笑自有一种亲和力,杏枝也渐渐放开讲李达康前前后后的事了。

“当时佳佳往南边跑,就是为了避开我哥的影响,自己闯一番天地出来。这下可巧,咱们全国三十几个省,他还偏偏就给调那个什么云越做省长去了。”杏枝摇了摇头,“说起来他们的父女关系缓下来的事,还得感谢沙书记呢。”

“朋友嘛,应该的。又撞一起了也好,免得达康同志背井离乡,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沙瑞金放下筷子,李达康的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过来,要不自己先写一封寄过去吧。听说云越的情况不怎么好,这人恐怕又要费心劳力了。

提笔说什么呢,满腔思念,还有些忐忑,不如回到最初那点心动。沙瑞金想了想,最终只是抄录了一段《商君列传》。

 

卫鞅曰:“疑行无名,疑事无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见非於世;有独知之虑者,必见敖於民。愚者闇於成事,知者见於未萌。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论至德者不和於俗,成大功者不谋於众。是以圣人苟可以彊国,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

 

李达康收到的时候,正在山山水水间奔波,外柔内刚的笔意,让人莫名觉得温暖,是了差点儿连这个都要忘记,信总该写的。

衡阳回雁,沙瑞金的笔墨越了万水千山,期间心意不言而喻。

南省的风物甚美,可惜此刻没有欣赏的兴致,也没有功夫细看。若是对友人,李达康有太多话想说,可惜沙瑞金不在身边,只身南下远离故旧。最终李达康问了他曾经的京州,林城,还有整个汉东,纵然再也无法做些什么也忍不住问句安好。

思来想去,竟写不出什么脉脉含情的文字来,他们现在算是在重新来过吧?李达康苦笑,最终往信封里扔了一把海红豆。

第二天,信给退回来了,盖了个邮戳,“信内不准夹寄物品。”小金哭笑不得,跑去给他书记邮了个快递。

李达康感叹了一下南边昂贵的邮费之后觉得不发展真的不行。

 

楚州大学,李佳佳吃着餐盘里的饭,不时抬头瞟一眼新闻上意气风发的人,心里不是滋味。是祸躲不过,都签约了,她可不想为一点别扭上来就损失违约金,况且在这里呆的好好的,凭什么真躲他爹呀?

不过,这李省长来了转正都有俩月了吧,真不知道自己亲闺女近在咫尺?

“佳佳,想什么呢?”坐在对面的沙景行给李佳佳打了碗汤回来,看出了微鼓的腮帮子里的情绪。

“没什么。”李佳佳兴致寥寥。

“是不是我们刚确定关系我就跟你吃食堂不高兴了?”

“那怎么可能,食堂快,回去还有事呢,晚上再给我指导俩小时呗?”李佳佳笑起来眯着眼很是可爱,沙景行忍不住就大胆的凑近了,“当然随时奉陪,不过咱们海归的高材生真的看得上我这种土老帽?”

“我学的生物你学的化学,各有所长嘛,现在是合作项目。你在国内摸爬滚打了这些年,还有工程上的不少经验呢,舍不得传授啊?”李佳佳抓住了沙景行的手,没想到比自己还大上好几岁的人还这么矜持呢。

“那就走吧。”

其实李佳佳这段时间也没太忙,两人交流完了学术,一同在校园中漫步。

“都说‘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国内好挤好乱好快活’,佳佳,国外寂寞吗?”

“寂寞哪里都有,快活,看人了。好山好水国内也有,好挤好乱嘛,说咱们云越的现在倒是没错。”李佳佳吐舌头,想起了李达康,他来主政,应该也会天翻地覆的吧。“我说小沙,你不会是第一次有女朋友吧?”

“是啊。”沙景行颇为无奈,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谈恋爱,根源可能还是在目睹了父母这些年的恩怨上吧。母亲去世,最终是那个结果反倒释怀了,能够动心了。“那你呢?”

“有过几个,都不长。”李佳佳这么多年孤身在外,曾经也很想有个人照顾,可是最终还是一个人走了过来,或许情感本就不可奢求天长地久吧。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自己就是和李达康一样,坚信情感之外有太多东西更加重要。

交流更深入之后,沙景行不再避讳往事,“我父母在我还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这么多年又闹来闹去,一个不肯放手,一个冷淡至极。不过如今都过去了,我妈妈去世了,最终也算释怀了吧。”

“我妈妈······”李佳佳想着欧阳菁,就是一阵痛,对李达康就算已经释怀也还是有怨的。她不愿提她的父母,对外人来说,一个高不可攀,一个低入尘埃,都很敏感,而她想有自己开创的天地。

“我是不是又提了什么不该提的,抱歉啊。”

李佳佳笑了,“其实我最不喜欢你的一点吧,是你姓沙。”沙瑞金的沙。

“嗯?”沙景行抬头望天眨眼,李佳佳就是思维奇特啊,“不喜欢,那以后咱们结婚生了孩子都姓李。”

“噗。”李佳佳呛了口水,你还真是直奔最终目的啊,结婚的问题我可想都还没想过,本姑奶奶也就二十多吧。

评论(1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