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妖精世界(5)

袋鼠X兔狲,预警如题

(1)(2)(3)(4)

“喵嗷嗷嗷嗷嗷!”李兔狲一阵惨叫,沙瑞金恶意的往毛球上撩着水花,现了原形的李达康的尾巴进一步现了原形。长的过分的毛紧贴在了皮肤上,毛绒绒的棒子变成了可怜的肉条。

“达康,我帮你洗澡?”沙瑞金把毛球抱到肩头,后爪将将挨到水面,“你说该用洗发精还是沐浴露啊?”

“我不洗了!放我出去!嗷!”李达康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吼叫,但并没有对对方产生威慑力,沙瑞金往浓密的毛上挤了一坨洗发精,一声惨叫,手上毛发顺滑的触感瞬间变成了肌肤的细腻柔嫩。说时迟那时快,沙瑞金立刻就紧紧搂住了这把细腰,“达康,咱们洗澡。”

“那你放开我啊。”这样的肌肤相亲,自李达康修成人形之后从未有过,带着温度和肌肉的柔软让人无所适从。沙瑞金努力让全身各处的肌肉更加凸显,胸腹间的摩擦让李达康渐渐起了反应,不过在兔狲这种发情期又短又规律的生物看来也就是有点儿不习惯吧。

“感受到我的吸引力了吗?”

“袋鼠,放开我。”李达康虽然挺喜欢沙瑞金人身的这幅肉体的,但一想到两米多高还没有育儿袋的雄袋鼠就不寒而栗,况且现在根本没到发情期嘛。

“还不够吗?”沙瑞金疑惑地加快了摩擦,看着李达康越来越奇怪但无比清醒的眼神终于反应过来了,有物种差异。那就单刀直入吧,所有雄性生物这点大概都一样。

沙瑞金的手刚摸到李达康全身肉最厚又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李达康就不乐意了,拉下魔爪,“好好洗澡,水都闹凉了。”

“达康,你们兔狲大发情期多久一次啊?”沙瑞金按捺着身下的躁动,决定还是先问清楚,李达康这样难道是一个月一次的?好惨。

“这个啊,大概每年一次,一次一到两天吧,成精之后好像稍微短点。”李达康想了想,自己生理上应该是中规中矩的,这个频率很合适嘛,要是再短点就更好了,不耽误事。

“每月一次?”

“每年一次。”

“每······年?”

“对啊,你刚刚耳鸣了?”李达康歪着脑袋看了看沙瑞金的表情,这好像也不是嫌长了啊。

“照顾一下伴侣吧。”

李达康在摸清情况之前绝不做保证,“你多久一次啊?一个月?十天?不能再多了吧?”

沙瑞金当然不能说实话,作为正常雄性袋鼠,每天都可以说是处在某时期,作为一只千年袋鼠精,虽说没那么夸张,但正常需求也是必不可少的。“三天。”

“嗯?!”李达康一缩脖子,“不对,你都是千年老妖了还三天?多耽误事啊,能省就省了吧,不能省可以自己解决啊。”

“达康,我现在就得让你帮我解决一下。”沙瑞金指了指自己身下,刚刚的肌肉摩擦战术没给李达康热好身,自己已经蓄势待发了,“热——”

“这个嘛。”李达康起身,对着沙瑞金期待的目光,抓起花洒,换了一下水流通道,一摸阀门,“冲走不就完了。”

“啊!”沙瑞金被这喷射来的冰冷水流冲的又惊又痛,被强行浇灭又冲击的欲望让强健的双腿都是一阵颤抖,“李达康!”

“呃······”李达康赶紧扔了喷头,“对不起啊沙书记,我去给您暖床。”慌乱间抽了张纸想要擦掉背后的洗发精,手就被一个粗粗的东西缠住了——是袋鼠尾巴。

“达康,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将人勾回浴池边,沙瑞金就收了尾巴,“你每年就这么应付那一两天的?”

“沙书记,我,那个,换水流通道的时候搞反了。”李达康一脸窘迫,“要不我帮您搓背洗脸挠下巴?”

“兔儿啊,我是袋鼠精不是你们猫科。”沙瑞金抚着李达康光裸的脊背,语重心长的陈述事实。

“那我······”

沙瑞金捏住了薄薄的下巴,欣赏李达康眼里的慌乱“其实正常袋鼠吧,每天五次。”

“啊?喵喵喵喵喵嗷呜——”

“一次嘛,大概50分钟。”

“小金东来护驾啊!”

“一个我给发了胡萝卜,一个去赶野鸡了。放心,出不了兔狲命的。”

“嗷!”

————————————————

赶着尾巴,除夕快乐~

悄悄许个愿,想听道长的娇喘(˶‾᷄ ⁻̫ ‾᷅˵)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