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流水斜阳·终章

“达康同志,我们再会。”对于把自己送到家门口来的李达康,沙瑞金心里总算有底了,不过这种事急不得,能不再排斥就已经超出预期了。天南海北也挡不住一份心底的牵念,只要他们彼此还愿意再给对方一次机会。

“再会。”李达康笑了,“你就别再送我了,送来送去,要没完了。”

沙瑞金冲李达康招了招手,目送清瘦而挺拔的身影远去,“我倒是想没完没了。”

“爸,刚刚是您同事?”沙景行打开门,顺着父亲的目光望去,背影已经模糊不见。

“是啊,在汉东是一个班子的同事,很能干的一位、同事。”沙瑞金一时竟不知道除了同事这个词之外,他跟李达康的关系还能如何跟儿子形容了。当初李达康还对李佳佳坦白了两人关系,不知分手的事,本来就对自己不满意的李佳佳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呢。

“嗯,你们关系应该很好吧。”沙景行知道父亲朋友多,也没太在意,母亲去世了,自己赶来见了最后一面,看着这样的父母反倒一时轻松了太多。

“你什么时候回去?”沙瑞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小沙也不在意,“大概再过个三五天吧,那边事不多。”

“嗯。”沙瑞金点头,“我明天一早就要回汉东了,你一个人在南省······也没找个伴?”

“啊?”沙景行被这个转折惊得差点儿摔一跤,“爸,您关心这事儿干嘛呀?”

“你也不小了。”沙瑞金也没多说,父子这么多年见面不多,好在儿子一直很懂事,一个人在南边很省心,是他这个做父亲的终究亏欠太多。

四个月的党校学习,李达康见识了不少京中人物,对前路,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了。整个人却平和了不少,添了几分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气势。

调南省云越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赴任前李达康回到汉东做简单收拾。南省太远、杏枝不能再跟去了,沙瑞金说自己差个保姆打个招呼就把杏枝招走了,这份同样的工作杏枝虽然有些忐忑,但还是乐意的,况且沙书记人还蛮不错的。

李达康本想把金秘书直接放下去的,小金明里暗里不愿意,只想跟着李达康走,能跟多久就多久。这也不是不能通融的,带个自己人去用着也放心,跟着就跟着吧。

赵东来发了条短信祝李达康一路顺风,公务繁忙就不来相送了。也好。

李达康赶到机场,只见到了沙瑞金一人,“达康同志,我来送你。”

“谢谢沙书记。”两人的手再次紧紧握在了一起,很久。

时间不多了,沙瑞金与李达康并肩同行,“达康,你还记得欠过我一篇文章吗?”

“当然记得。”李达康的记性一向不错,那还是赵立春利用《镜鉴》周刊抨击沙瑞金的时候,沙瑞金赖上的。

沙瑞金停下脚步,不再隐匿目光中的情绪,语气依旧平静,“到了南边,给我写封信吧。”

对视良久,不得不离开时,李达康微微点头,“好。”

斯人远去。

流水斜阳最有情。

————————end————————

死长死长的第三部分的短短结尾,第四部分即将开启,我去整大纲了,可能断个几天(咸鱼躺)

小沙的名字···9月就取好了(之前也出现过昵称小景),出自《小雅·车舝》“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貌似与一位朋友的ID撞了···实在不好意思QAQ(取名废取名能死人的)

欠文章的事大概在紫陌红尘的头几章里,咸鱼——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