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妖精世界(4)

袋鼠沙X兔狲李,预警如题

“育良书记,您看这只鹦鹉成不成?”祁同伟冲窗外招了招手,飞进来一只五彩斑斓的鹦鹉,在高育良眼前转了一圈,炫耀的抖了抖尾羽,“育良书记,我叫程度度。”

“噗——”高育良一口茶喷了出来,把小鹦鹉淋成了落汤鸡,“不好意思,同伟,赶紧帮忙给擦擦。”

祁同伟抽了两张面巾纸递给小鹦鹉示意你可以出去了,委屈的程度度唧了一声,抖着全是茶水的毛笨拙的蹦了出去。

“育良书记,您看这只总不丑了吧?”

“谁知道那个李达康什么眼光,先用着吧。”高育良一阵烦躁,现了原形让祁同伟来帮忙啄走毛里爬进来的小虫子。

“李书记,咱们后面好像一直有只鹦鹉。”一直闷声跟在李达康身后的小金突然开口,李达康回头看了一眼,“长得稀奇古怪的,算了,陈老和大风厂的工人还等着呢,你处理吧。”

“好嘞。”小金冲那只小鹦鹉勾了勾手,小家伙好奇还真的飞下来了,刚落到小金身高的高度琢磨小金时髦的发型的时候,小金突然一鼓腮帮子,“我噗噗噗······”(←戳戳有图)

“唧!”小鹦鹉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叫一头栽在了地上,“翔的味道······”

“不好意思啊。”小金挠挠头,我一个食草动物,就会这个嘛,走咯。

“草泥马!”

“叫我干啥?”小金立刻回头,小鹦鹉彻底没了知觉,“叫这个诨名我会再给你一口的,念你初犯,放你一马吧,记得要叫也是羊驼!”说完摇头晃脑的去追李达康。

从大风厂出来,李达康心情不错,嗯,不如今天早点儿回家。

李达康吃着红烧鲤鱼,听说了大胆的孙考拉还没有改窗口,气的一个电话又打了过去,半天那边才传来了一声搅着大舌头的声音,“李书记,这么晚了您找我啊?”

“孙连成,还想不想干?!是不想干还是没悟到?!”

“没悟到没悟到,嗝~”

“你是不是又睡了一天刚醒的?”李达康快气死了。

“没没没,我刚刚在吃叶子呢,李书记您别生气,我马上改,明天就改,悟到了悟到了。”孙连成又是一连串保证,终于让李达康气呼呼的挂掉了电话。

“就是事儿多,睡觉多好,瞎折腾。”孙连成摇了摇头,“小安啊,还有叶子吗?”

“没了,不如我们找点儿别的干吧?”小安秘书很喜欢憨态可掬的考拉,化成了本体,“抱着我吧。”

“你是桉树精啊!”孙连成一阵惊喜,紧紧抱在了树干上,“mua!”

树皮可疑的好像变红了,桉树精长了脚,就这么稳稳当当的挂着个孙连成来到了户外,“咱们数星星吧。”

孙连成起先是想睡觉不乐意的,一睁眼居然被深邃的星空迷住了,“明天我去买个天文望远镜。”

“总不会比我领导的蜂蜜重嘛。”小安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动物嘛还是小点儿比较可爱。

沙瑞金进门的时候刚生完孙连成的气的李达康正在洗澡,嗯,作为一只千年老妖,对敲门不开的这种操作的回应当然不是一脚踹开,而是一团妖雾——

“啊啊啊啊啊!谁让你进来的!”李达康吓得把喷头直接对准了头快要顶到天花板的袋鼠身上,“出去呀!”

沙袋鼠无辜的眨了眨眼,“达康,你都答应我了,一起洗个澡怎么了?”

“我才不跟你这种丑陋的生物一起洗澡呢!!!”李达康一手慌乱的顺着墙根摸衣钩上挂的浴袍,一手慌乱的摸着淋浴的开关。

“我哪里丑了?达康你好好研究研究我们袋鼠,我要是第二俊,那可没谁敢说是第一啊。”沙袋鼠的尾巴勾过来轻轻扫在了李达康身上,吓得人又是一串惊叫,“你走开啊!”

沙瑞金撇撇嘴,变回了人形,“这样总算好看了吧?”

李达康扶着墙平稳了呼吸,上下端详一番,“这还算像那么回事。”

“一起洗?”沙瑞金也不耽搁,念了个发决直接变走了自己全身上下的衣物,层次分明的肌肉让李达康看呆了。

沙瑞金的手在李达康眼前晃了晃,“达康,达康?”

“哦,洗澡。”李达康终于点头,“淋浴还是盆浴?”

猫科动物似乎会怕泡水,沙瑞金摸了摸下巴,“盆浴吧。”

“好。”接好一大缸的水,两人挤着坐进去的时候,李达康终于开始感到不对了。沙瑞金结实的腿一点点绕了过来,缠在了李达康腰侧。

“好好洗澡!”李达康一爪子招呼了上去,“放下去。”

“你听说过鸳鸯浴吗达康?”沙瑞金咽了一次口水,喉结明显的滚动。

“老子是兔狲你是袋鼠!没鸳鸯!”李达康理直气壮的扬起了头。

“不懂我教你。”沙瑞金带着水花蹭了过来,拉着李达康极美的手点在了自己的胸口,“想学吗?”说完缓缓向下,一直滑到水中,覆上了自己的欲望。

这样的尺寸和热度吓得人形的李达康一声惊喵,“不行,不行,我们改天,要不出去再弄吧,沙书记······”

“就现在。”沙瑞金的大手覆在了最外面,稍稍使力,李达康感受到了手心物什的热切,“不行······”沙瑞金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另一只手揽住了细腰。

“喵喵喵!”李达康飞快念出法决,一阵妖雾——沙瑞金摸着怀中出现毛球质感的小东西只是笑。

“喵!喵!喵!”李兔狲立刻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水啊!水啊!快放我出去啊!!!喵喵喵喵喵!!!”

“哈哈哈哈哈哈哈······”沙瑞金边笑边把大毛球举过了头顶,“你是变回来呢,还是就这么下来陪我玩水呀,兔儿。”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