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妖精世界(3)

袋鼠沙x兔狲李,预警如题

“不是这样的!”李达康不知道自己预想的美妙场景怎么变成了这样,本来该舒舒服服窝在沙瑞金的袋子里去哪都不用走的李达康此刻“享受着”沙瑞金特别提供的美其名曰“摩天轮”的待遇,“温和的”1r/s,沙瑞金表示要是觉得不好玩随时可以变成2000r/s的离心机模式。“达康啊,还真别说,你看着一大团,其实挺轻的。”

虽然李兔狲作为猫科动物平衡性不错,但也不是每只都有宇航员素质,更别说那个能把自己搞成兔狲干的离心机模式了。

“兔儿,以后还给不给我挂袋子了?”沙袋鼠用尾巴挑起了那个小碎花布袋和里面瘫成一坨生无可恋的李达康。

“喵^”李达康有气无力的号了一声,“我给你做东西你还整我,要不要脸。”

“我这不是慰劳你嘛,接着玩?”沙袋鼠重新拎起了那个袋子,李达康哀怨的嗷呜了一声,这才被沙袋鼠放了下来。实在丢人丢到家了,李达康把脑袋埋到了沙发下面,就露出了圆滚滚的屁股和棒子一样抽打着地面的尾巴。

沙瑞金换了人形手指刚开始搅李达康的尾巴,李达康就扭头警告了一声,随后又丧气的把头埋了回去。沙瑞金笑笑,“这样吧,以后哪天你要是哄的我高兴了,我就变个袋子出来随你玩怎么样?”

“真的?”李达康眼睛里又有了星星。

“真的。”沙瑞金捞着腰给李达康拖了出来放在腿上好好撸。

“那要和雌袋鼠一样的袋子!”李达康收起了爪子,“作为千年老妖,这点本事你总该有的吧?”

沙瑞金的手抖了一下,心说亏你还知道我是千年老妖啊,脸上还是笑着,“好,那你可得好好哄我啊——光暖床可不够。”

大毛球卧在沙瑞金腿上打起了呼噜,并不想变人形,兔狲虽说脸大了点、腿短了点、毛太长看着肥了点,但是舒服啊,至于沙瑞金嘛,明天再哄——明天就是每天的下一天。

于是李兔狲一直赖到了两人要回去工作、开会的时候才变回了人形。沙瑞金抓紧时间好好品尝了一番口腔中的甜蜜,才恋恋不舍的系好领带出门,还死要面子的说了一句,“其实我挺喜欢大毛球的,我才不稀罕细腰长腿呢。”

李达康撇撇嘴,“反正我不喜欢袋鼠,尤其是那一身吓死人的肌肉”,不过育儿袋还是不错的。

“小安,又给田书记买蜂蜜了?”沙瑞金走到省委门口就看见了田国富的秘书小安拖着一个巨大的陶缸艰难的挪步,“是啊沙书记,我想着一次多买点,能管久一点。”

“这么多能管一年了吧,辛苦你了。”沙瑞金给小安秘书搭了把手,千年老妖袋鼠精无论本体还是人形劲都挺大的,小安连忙道谢,想想还是弱弱的说了一句,“管不了······能管一个星期就不错了。”

沙瑞金差点儿把陶缸给打了,“你先自己去忙吧,我帮你送过去,顺道找田书记谈点事。”

“谢谢您沙书记!”刚成精没多久的小安高兴地跳了起来,省了这么长时间,去给考拉喂点儿新叶子吧。

“我说国富啊,你作为一只有三百年道行的狗熊——”

“是亚洲黑熊。”田国富一边舔着手掌上的蜂蜜一边纠正。

“不管你到底叫什么,都成精这么久了谁不是物欲越来越淡,怎么就你一个熊变本加厉呢,自制力薄弱,怎么做好纪委的工作?!”沙瑞金半是规劝半是责问。

“我来汉东一两年也没耽误什么事吧,他们知道我近视,天天搞小动作当我看不见,我耳朵可好了。嗝嗝嗝······瑞金,来点蜂蜜吧,林城的玫瑰蜜真不错啊。”田国富把爪子递了过去,“不嫌弃吧?”

“去去去,赶紧给我变回人形,像什么话!”沙瑞金真生气了,田国富立刻坐正十分可惜的舔掉了爪子上最后一点蜜,变回了西装革履的纪委书记。

“我就这点儿小爱好,还能麻痹敌人呢,至于吗。”田国富摊手,“对了,你不会没搞定李达康······来我这儿散心的吧?”

“我心情可好了,咱们的达康书记呀,特别可爱。”沙瑞金眨着眼。

“······”得知李达康是兔狲之后的田国富打了个喷嚏,虽然沙书记您道行深厚,但是用可爱来形容“猫中鳌拜”······

看着祁同伟擦眼镜的高育良听说了程度的悲惨陨落,替祁同伟捋了捋漂亮的尾羽,“同伟啊,除了你还有没有长得漂亮点儿的鸟,派去应该能多撑几天。”呸,死兔狲,颜狗!

评论(18)

热度(52)

  1. 荷花旧香易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