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妖精世界(2)

D鼠沙x兔S李,预警如题

“放我下来!喵!”李达康龇牙咧嘴却因为被拎着那块儿猫科动物的“死皮”四肢僵硬,可谓色厉内荏了。

沙袋鼠一手拎着李兔狲颈后一手托住了圆滚滚的屁股,硕大的脑袋偏了偏,“好像曾经听说过兔狲的屁股肉多,手感果然不错啊。”

“屁!”李兔狲尾巴上的毛砰的一下炸开了,“马上放我下来!”

沙瑞金恋恋不舍的又揉了一下屁股才把李达康放了下来,“要不我还是变回人形吧,你都吓炸毛了。”

“你等等!”李达康才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吓的呢,用看猎物的眼神盯着沙袋鼠,迈着优美的猫步绕了一圈,“你真是袋鼠?”

“嗯。”沙瑞金点了点头,尾巴一扫一扫的差点儿把沙发给掀了。

“那你怎么没袋子呢?”李达康顺着沙瑞金粗长的尾巴爬到了沙瑞金身上,又视察了一遍,用粉色的肉垫戳了戳过于夸张的肌肉,弹性十足啊。

“什么袋子?”沙瑞金一爪子又托住了在自己身上乱窜的李达康的屁股,“喵!”李达康不满的叫了一声,轻巧的跳回了地上,“就是肚子上那个可以装小崽子的袋子啊。”

沙瑞金哭笑不得,“达康啊,我是雄性袋鼠哪里来的育儿袋呀?”

“我不管!那你也得变一个出来!”李达康忿忿不平,“不然你就不是袋鼠!”

“我要是不呢?”沙瑞金有点儿为难,猫科动物的思维真是奇怪啊。

李达康转转眼珠,发出了一串警告的气音,突然发现这里其实是沙瑞金家,抖了抖脑袋,“那我就跑了。”

“我一个食草的你一个食肉的,丢不丢人呀达康书记?”沙袋鼠一抱臂,膀子上的肌肉更显得可怖了。

说得好像有点儿道理,以前跟高育良打架就算自己输了那也是高育良先跑的,李达康扫了扫尾巴把爪子收到了胸脯下随时可以瞬间启动。

沙瑞金憋着笑,念了个发决又是一团妖雾,恢复了人形,又成了那个温和的省委书记,“这样是不是好点儿?”沙瑞金脱下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下肌肉的块垒若隐若现。

李达康嗷呜一声算是回答,不过沙瑞金这么作弄自己,自己当日不能跟没事人一样,本兔狲可记仇了!至少今天我就不变回人形,看你怎么睡。

沙瑞金也不介意,将地上的一坨一手掐着腰一手托着厚厚的臀抱起,“你不变回来也没关系,给我暖床。”又在屁股上使劲揉了两下,在李达康炸毛前把人塞进了被窝。

虽然妖精并不怕冷,但旁边有个热源睡觉还是舒服不少,李达康先是小心翼翼的折起前爪卧着睡,后来被沙瑞金撸着下巴一阵呼噜就往旁边一歪,四脚朝天了。后半夜睡的舒服了还扬起嘴角不断往沙瑞金身上拱,力气不小,差点儿把人挤地上去。沙瑞金想了想自己家床挺结实的,于是也现了原形,用广袤的腹部享受着李达康的蹭蹭。

其实袋鼠这种动物一天也是要睡上十几个小时的,沙瑞金成了精有上千年,虽然已经没有了这种硬性需求,不过舒服的时候还是嗜睡的,不像常年野外生活和高育良打架的李达康,天刚亮就睡饱了。

李达康用前爪给自己洗了个脸,又用小舌头梳了一遍毛,见旁边的大袋鼠还没醒,戳了戳唯一带点褶皱的腹部,没反应。

“你真是个不合格的袋鼠,怎么能没袋子呢?”李达康皱眉,轻巧的蹦下了床,把屋子上上下下都转了一遍,从柜子里叼出了一条带着小碎花的床单。回忆了一下有些生疏的法术,最终还是去找了缝被子的大针还有粗线,念了个较短的法决把床单缝成了一个双层大口袋。轻手轻脚跳上了床将两端留出的带子牵到了沙袋鼠脖子边,小心翼翼的绕了一圈,打了个花哨的蝴蝶结,看着自己的杰作高兴地竖起了尾巴,“这才像话嘛。”

“我说达康啊,这是什么?”沙袋鼠突然睁开了硕大的眼睛,吓得李达康差点儿跳起来。

李达康不耐烦的拍了拍尾巴,“给你做的袋子,不用谢!”

“我说兔儿呀——”沙瑞金看着身前这一大团小碎花想把李达康扔出去。

“你等一下,咱们窗外怎么一直有只丑死了的八哥呀?”李达康悄悄摸到墙根下,三、二、一!起跳-破窗-捕获!

程度卒。

——————————————————

校长说没袋子可以挂一个上去😂来实践一下

评论(2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