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互攻】夫夫相性一百问(51-75)

《溯洄》 番外,互攻慎入

51 陈海(摇醒猴子):揭开最终秘密的问题终于来了!你是攻?受?

沙李:攻!

观众:这······

陈海:所以谁是受啊?

沙李:你猜

陈海:QAQ

52 陈海:怎么决定的呢? 

李达康:看我心情

沙瑞金:看风向······

陈海:听起来好像有可能也许是互——下一题

53 陈海:对这个状况满足吗?

沙李:满意 

54 陈海:初次是在哪里?

李达康:金山

沙瑞金:邻省我家(往事不堪回首状)

陈海:这到底是什么操作,猴子扶我一下

高育良:金山!我没有听错金山!这两个这么早就!!!

猴子(扶着高育良的胳膊):高老师我陪您出去下棋 

55 陈海:那时候的感想是…

李达康:这人要么饥不择食要么情场老手

沙瑞金:喝了洗脚水

陈海:怎么听起来这么······不和谐?

56 陈海:那时候,对方是什么样子?

李达康:很迷人

沙瑞金:很欠揍

跑回来的猴子:我的螃蟹!

57 陈海:初夜后的早上。最早说的是什么? 

李达康:我没说话

沙瑞金:我要骂人来着被煎蛋堵住了

陈海:哥,你不会真的······让我输螃蟹吧?

58 陈海:那你们一周做几次呢? 

沙李:看工作

观众:懂的,二位领导都忙

田国富:不是!是看在哪工作!

两道眼刀:田书记你知道的太多了

59 陈海:最理想的是一周做几次?

李达康:一次是不是有点儿多?

沙瑞金:看做哪种······

田国富:麻烦您二位以后回家拉窗帘行不行 

沙瑞金:月色多好啊,拉上多可惜

田国富:······

60 陈海:那是怎样的H呢?

李达康:时而酣畅淋漓时而神清气爽时而疲惫不堪

沙瑞金:这条过

陈海:嗯?哦,好嘞  

61 陈海: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是?

李达康:可能是腰吧?

沙瑞金:我好像不太敏感

李达康:屁!

62 陈海:对方最敏感的地方是? 

沙李:他全身上下都敏感!

陈海:两位真的说的都是实话?

李达康:要不晚上你来参观一下?

陈海(弱弱的):不了哥夫,我们下一题

63 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沙李:美味

陈海(惊吓状):这点还能统一?

64 陈海:说白了对H是喜欢?还是讨厌? 

沙李:喜欢,如果他听话一点会更喜欢

65 陈海: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沙李:我家或者他家

陈海:没想到这点如此中规中矩啊

沙李:其实我想试——

陈海(小心翼翼):其实那是下一题 

沙瑞金:其实也有过公——

李达康:你好意思说就说啊,提醒一下你当时早、咳咳了······

陈海:QAQ我什么都没听见 

66 陈海:想要试的场合是?(时间、地点、服装等) 

沙瑞金:他的办公桌

李达康:会议室,带着那三只——

沙瑞金:咱们回去说行不行?

李达康:那你同意了?

沙瑞金:没,下一题

67 陈海:洗澡是在H前?还是后?

沙李:一般在家的话都有 
68 陈海:H时两人有约定吗?

沙李:男人床上的话能信吗?

陈海:好有道理······

高育良:我的话能信!(吴老师心情复杂)

猴子:高老师啊,咱们出去继续下棋

田国富:鬼知道你们在床上定了多少事

沙李:那你还不是同意了?

田国富:我无话可说······  

69 陈海:有和对方以外的人H过吗? 

李达康:我没,他应该有

沙瑞金:我······那时候不是年轻吗

李达康:年轻就不算了?

沙瑞金:算算算

李达康(微笑):那你懂的啊

沙瑞金:······

陈海:你们······要干嘛 

70 陈海:对‘如果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身体’这种说法赞成?反对?

沙李:身体也要心也要!

陈海:行行行,你们厉害 

71 陈海:对方被混蛋強姦了!怎么办?

沙李:那一定是我干的!

陈海: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还活着······ 

72 陈海:H之前和之后,哪个更觉得害羞?

沙李:害羞是什么?

观众:领导就是领导 

73 陈海:「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好友这么说着来要求H的话,怎么办? 

沙李:那应该是达康/瑞金来勾引我了

猴子:我想试试给——

陈海:猴子你想给谁发呀?

猴子:没,我去继续陪高老师下棋

74 陈海:觉得自己H的技术好吗? 

沙李:特别好!

75 陈海:对方H的技术好吗?

沙李:还不错,不过没我好。

观众:所谓沙李配······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