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赵李】立春

立春贺,小短文,再给关爱赵书记协会交点会费。

太爱会长:九品教主的《一件作品》了,求续文!


“立,始建也。春气始而建立也。”

一开始赵立春并不喜欢这个名字,生于立春,真是直白而无趣。后来他的事业如同这个名字预示的蓬勃生机一般顺畅他才打消了那点嫌恶,渐渐年长反倒觉得这名字有些朴素的意趣了,于自己正是合适。

年轻的李达康初次走进赵立春的办公室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书卷气,自信而不矜骄,对赵立春的精心陈设目光都没有多做流连。

多干净的年轻人啊,眼里只有立春书记和他的笔,赵立春不完全这样看,年轻人总是雄心勃勃的,就看多能忍。除了对领导带些讨好而不失得体的微笑,李达康可谓是冷若冰霜,这样也好,这样赵立春就不怕对自己的大秘书更好些,因为李达康脸上的霜能替他挡住许多麻烦,而李达康本人从不麻烦。

渐渐的,冰雪消融,赵立春看到了年轻人的活力,李达康平时话不多,但谈到工作就能滔滔不绝,赵立春看着越说越起劲的李达康忍不住就用大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书记?”李达康一下子竟不知所措,赵立春看着好笑,就想再逗逗他的秘书,手从颊边滑下摸过了光洁的下巴,拿回来嗅了嗅,“这剃须水质量不怎么样啊。”

赵立春很喜欢看李达康伏案写作的样子,尤其是黄昏时分,柔和的阳光透过窗一步步爬上年轻的脸,将影拉得老长,又一点点黯淡,还有李达康微红的耳,不知是夕阳的热量还是心底的温度。

“书记,我写完了,您看怎么样?”李达康一开始还是有些忐忑的,赵立春脾气不好,却对李达康很耐心,一方面李达康确实悟性很高,点过两次之后基本就是不赞一词了;另一方面,赵立春从心底喜欢这个秘书,比以往的任何秘书都要好,而且有预感会比以后的也都要好。

赵立春没有骂过李达康,但不代表他没有在李达康面前骂过人,当他无意间看到李达康跟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骂人的模样的时候,没有恼怒,反倒有点惊喜。

背德是怎么开始的呢,他们本是一样的人,遵守某些准则不过是为了实现更加崇高的理想,不违背法理公序良俗不是因为敬畏,而是因为——不值得。当炽热的感情在春日里汹涌而来的时候,两人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将人揉入骨髓却并不打算留在身边永远占有,赵立春希望看着李达康成为第二个自己,甚至想等到两人地位匹配的时候,再来个昏天黑地。

就这样,踌躇满志的李达康被放出去做了副县长。离开前赵立春甚至还把人压在身下耐心调教等他的秘书同意找个女人结婚,当李达康眼神里的受伤变为坚定时,赵立春说,这就对了,我更爱你了,李达康说,我也是。

李达康在金山险些翻船,出了事想要独自扛着连招呼都没有给赵立春打,但这么大的事普通人都会听说,更何况是耳目众多又时刻关注他的前大秘的赵立春了。赵立春给易学习打了电话,甚至还亲自跑到了金山调研,年轻人总是有些傲气的,赵立春惩罚了倔强的人,“金山不值得你折在这里。”

吕州,李达康拒绝了赵瑞龙,赵立春只是笑笑,把人送到了林城,甚至还让李达康升了一级。等到林城出了李为民的事,赵立春一边惋惜,一边堵上了李达康的路。李达康来京州见过赵立春,赵立春说你在吕州拒绝了我,我也没把你怎么样,没想到你自己又出事了。

“立春是个好时节,万物复苏。”李达康想说,放心,您已经把我送到了这里,轻易折不了。

“你很自信。”赵立春笑了,“可惜外人总是靠不住的,达康。”这么多年,磨了傲气,依然不失傲骨,赵立春有点儿想念当年那个倔强而又听话的李达康,可眼前的李达康,他不得不说更爱了,即使没有变成第二个自己。

李达康在林城盘桓十载,还是走到了京州,对赵立春依然是笑得恰到好处。再后来,沙瑞金来了,丁义珍跑了,不得不说李达康此番自救做的漂亮,可惜离婚上做的太拖沓。赵立春这样想,却没有给李达康打电话,直到他去了秦城,才偶然在电视上再度见到了他的前大秘,“老了。”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李达康。

做了省长的李达康不经意间对秘书感叹过多次,“立春是个好时节,可惜过得太快。”

“是,李书记,已经惊蛰了。”跟了李达康多年的小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蛰虫惊而出走矣。”


评论(1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