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34)

本章仅老沙、海子、王老出没,老沙请教感情问题


如果这个时候进一步注定是伤害,那就只能保持距离吗?沙瑞金翻到了自己当初刚刚对李达康动心时的日记,“趁虚而入”,当时真是,白计划了许久,没想到暗地里早就两相有情了,得来全不费工夫。而如今,或许李达康已经厌恶了,而自己误了太多。

陈海代季检察长来找沙瑞金汇报完工作之后邀沙瑞金一起去养老院探望王老,沙瑞金爽快的应了下来,刚好自己也有不少问题可以请教请教,不管是与陈叔叔伉俪大半个世纪的王老还是先有深情前妻后有锲而不舍追求终成眷属陆亦可的陈海,在感情上都比自己成功太多,或者说,成熟太多,这点沙瑞金终于承认了。

陈老过世,王老孤身一人仍是住在养老院,陈海劝过多次,王老都不大愿意搬去与儿子同住。一则陈海家周围没什么谈得来的朋友,孤独,二则到底隔了年代,朝夕一室难免互相不惯磨磨擦擦反倒伤了亲情,老人家没明说但是坚持。一个人养养陈老留下来的花和鸟,给过世的老伴整理整理文字,和养老院的其他老人闲聊,偶尔去接孙子、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多好啊。陈海没办法,只能有时间就勤来探望了。

“孩子,哟,小金子也来了呀!你看我这儿什么都没准备,快坐快坐,海子,你也是的不提前说好也不拎二两肉来。”王老责怪道。

“王阿姨,您这是哪里话,我这又多久没来看望过您了,海子也是临时提的,是我该道歉,您这一向还好吧?”沙瑞金赶紧扶老人坐下,陈老去世后,自己确实都还没有来过。

“小金子,阿姨知道你忙,心意到了就行,能来一次就很好了,你跟海子好好谈,我去给你们简单弄两个菜。”王老又要起身,被沙瑞金和陈海一起扶了回去,“妈,您坐着,我也来得少,这饭该我做。”

“海子说得对,我也去给你打下手。”沙瑞金也开口,不容王老再推托,两个大男人就一起跑进了厨房。

“省委书记亲自下厨,小弟开眼了嘿!”陈海知道沙瑞金的个性,也不客气,扔了三根黄瓜给沙瑞金洗,自己去削萝卜。

“海子,问你点私事,私下可以叫金子哥。”

“好,金子哥。”陈海从善如流,一边削萝卜一边给沙瑞金解惑。别看陈海长得老实,人也靠谱,但感情上绝对是经验丰富的好导师,沙瑞金听得一愣一愣的,怪不得,看来自己真的犯了不少诸如过于自信、粗心大意等过失啊。

“哥,你不会是打算和师家那位复合吧?”陈海想来想去,沙瑞金过于简单的感情经历结合描述看好像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可是和前妻复合······沙瑞金难道转性了,这俩不是一见面就吵得不可收拾吗?

“没有,我就问问。”

“还是您——第二春了,对象有点儿不太好办?我没别的意思啊金子哥,纯粹关心,关心,有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陈海没敢再多嘴,专心切萝卜。

“我来吧,我炒菜,你去陪陪王阿姨等着吃就行了。”沙瑞金接过菜刀,不容置疑的把陈海赶了出去,陈海一脸疑惑:沙瑞金什么时候会做饭了的,不会出事吧,算了大领导就算烧了厨房我来善后就好了。

王老不放心,悄悄跑厨房瞄了一眼,锅铲挥得还像那么回事的沙瑞金,真的变化很大啊。沙瑞金想着往日在厨房里干扰李达康弄饭的样子,苦笑,甜蜜的回忆啊,看李达康大概是这么做的,应该会好吃的吧。

沙瑞金学习能力很强,但毕竟手生,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端出了四菜一汤,“王阿姨,海子,尝尝我做的怎么样。”

“小金子弄这么多啊,你们一走我这一个人又得吃好几天了。”王老笑着嗔怪。

“哎,海子,听见没,还不多来陪陪,明天把儿子媳妇儿都带来,怎么能让王阿姨天天吃剩菜呢。”沙瑞金拍了拍陈海的背,陈海满口答应,“一定一定,明天一定来。嗯?金子哥,没看出来啊,你炒的菜地道的汉东味啊!在哪学的,比我这个天天瞎折腾的弄的好吃多了!”陈海一脸崇拜,沙瑞金真的做什么都好,以往以为就不会做饭,没想到今天稍露一手也这么厉害啊。

沙瑞金笑着摇了摇头,“好吃就多吃点,王阿姨,来,我给您盛汤。”

“小金子我自己来,哎,谢谢你了。”王馥真也几乎是头一次见到生活上如此体贴的沙瑞金,养育之情,虽不是自己的儿子,但还是异常感动。

“您放心,以后我有空也常来看您,您一个人太冷清了。毕竟我和海子都近,应该的。”

陈海也应和道,“妈,金子哥说得对,是我们来得太少了,之前我躺了那几个月,险些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也只能是多来看看您帮忙烧个饭送点儿鸟食了。”

“好。”王老看着两人点头笑出了幸福的泪花,“要是你爸还能看着,就更好了。”

陈海走后,沙瑞金还单独留了会儿,向王老请教,“王阿姨,您可能也知道近来又出的事。我前妻还在汉东住院,她家人托我照拂,可我和她······”沙瑞金一时不知如何形容才算恰当。

“小金子,虽然你也年纪不小了,可在我们老一辈眼里,可能永远都是孩子。我和老陈这么多年走过来,你们看着和和美美,可小摩擦碰撞那都是有的,但志同道合就足够让我们互相理解,这么多年走下来才真正成了‘年少夫妻老来伴。’”王老想了想,“论理感情的事情都说不清,你和前妻的事细节我不清楚,但那姑娘早年我也见过,挺好的,你们前些年也怪好,后来出了那事儿。说到底还是夫妻间少了点儿信任,两人骨子里也都强硬,出了问题话都不能好好说。”

“当年我······”沙瑞金一时说不出话来,王老说的字字句句他本认为应该是形容自己和李达康的,没想到老人家眼里自己与前妻也是如此。前一刻还以为问题出在自己对前妻根本没多少感情上,难道真的不是?

“她也犟,你也犟,年轻人一冲动,她是过分了,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们离了婚。要说错,夫妻间总归是两个人的问题,听海子也讲过最近的一些事,她也没太大恶意,就是犯了错。我上了年纪,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太让人在意。小金子,有时候放过一些往事,不仅是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王老的笑容自有一种淡然,一种朴实而睿智,沙瑞金点了点头,“可是万一她又要说,呃,复婚,可我不愿意。”

“小金子,错过的有时候能找回,但大多是回不来的,你也要让她明白,不仅仅是断然拒绝,她纠缠你也不一定是为了索取,你要用心去看,当年知书达理的人,不会完完全全不可理喻吧?你可能不愿意听,但我还是跟你说一句,她变成这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王老摇了摇头,白头到老得是多大的缘分啊。

一段段话,明了的冲击着思维,沙瑞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中。离开前,还是问了一句,“王老,我不是说我,单纯问问,要是想挽回一段因为误会失去的感情,该怎么办?”

“希望很小,不过可以试试回到最初,找到你们真正相互吸引的地方。还有,小金子,感情里你要学会信任。”

沙瑞金甚至忘了纠正他问的不是自己。

—————————————————

复合路漫漫啊······

写一个关于成长,走向成熟的长长的故事也许就是我的执念吧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