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32)

又一大盆狗血,这章还是主东李


赵东来几番试探无果,沙瑞金在指挥中心也听到了全程,“赵东来,把电话接过来,我跟她说。”赵东来犹豫了一会儿,看着赵安澜越来越失控的情绪,只得把电话接到了沙瑞金那里。

“沙书记,您不能来现场,太危险了!”赵东来切了线路,拼命对沙瑞金喊着,“您是省委书记,万一再出点什么事······”

“这样才能有点机会,我不会轻易涉险。赵东来,冷静,救人要紧,这点你比我擅长,快想该怎么做。”沙瑞金出奇的冷静,把田国富要阻拦的手也挡了回去,上车一路向现场飞驰。

“是沙书记,赵安澜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既然她想见您,一时半会儿您到不了,就有不可掌控因素。如果您有把握的话,不妨和她保持通话,稳住她,我这边找机会救人。”赵东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做出了正确的提议。

“把电话接过来吧,我有分寸。”沙瑞金深吸一口气,再次听见了赵安澜的声音。

“沙瑞金你最好快点,拖时间只会让我失去耐心。”赵安澜看着窗外似乎有变动的警力布置警惕的将一把手枪抵上了李达康的后腰,“现在,您的警卫秘书丢的那个东西正抵在你们京州市委书记身后,下面那么多赵东来的人,万一吓得我手一抖。”

“赵二小姐说笑,你怎么可能手抖,我跟他们说撤远点。”

“还是跟沙书记说话有趣。”

“那不妨我们多说几句,反正见面也是说。”

“先让你们的人撤!”

“当然,赵厅长,听见了吧?”沙瑞金知道赵东来一直在听,也就直接说了。赵东来挥手,“这样够了吧,赵二小姐。”

“赵东来,亏你我还是同姓本家,糊弄谁呢!”赵安澜将枪抵在了李达康腰侧,赵东来看得清清楚楚,又挥了两次手,除了隐蔽的极好的狙击手都撤了,自己也一步步退出了赵安澜的视线。赵安澜这才平静了点,抓着李达康的手放松了点,开始不断向沙瑞金发难。

“沙瑞金你怎么还没来,别想耍花招!再给你三分钟,三分钟后,你说我是直接给他一个枪子还是把人扔下去。”

“两分钟,两分钟我就到。”沙瑞金催促着司机,连闯了两个红灯。

李达康此时已经感觉到手上有点力气了,还是顺从的依着赵安澜的动作,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窗框顶的赵东来对视一眼,做出艰难的样子歪过身子转过头,挡住了赵安澜的视线,“安澜······”

“别乱动!”赵安澜一惊,李达康一把拉开窗户随即一头栽了过来,把人带到了地上,窗口一个黑影跃入,“碰!”沉闷的枪弹侵入肉体的声音,赵东来顾不得肩头的剧痛也开了一枪,赵安澜重重倒地。踉跄着走到窗口做了个手势,又去检查了一下房门,扶着李达康坐在了椅子上。“李书记,您没事吧。”

李达康没有说话,撑着站了起来替赵东来按住了伤口。“沙书记您放心,李书记救下来了。”赵东来长出了一口气,冲李达康抱歉的笑着。李达康沾满粘稠血液的手摸出了赵东来的对讲机,“准备一辆救护车。”

终于,外面传来一阵械斗的声音之后,赵东来的人完全控制了现场,看了一眼赵安澜圆睁的双眼,已经恢复了不少的李达康扶着赵东来出门,一起上了救护车。刚刚赶到的沙瑞金先是松了口气,继而眉头越皱越深,张了张口,还是没对那边喊出声音来。看到了李达康脸上真真切切的关心和担忧,沙瑞金闭目掩饰着眼中的火气,心也撞的太厉害。

其实李达康的余光扫到了沙瑞金,但此时此刻,又扶着赵东来,他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面对沙瑞金。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已经分手了,连今后到底如何相处李达康都还没有想清楚,还有赵东来······

处理伤口的时候,赵东来一直傻笑着看着对面也在接受各种检查的李达康,“李书记,您怎么不骂我失职了啊?”旁边的小护士一阵嘴角抽搐,头一次见俩这么大的官,没想到是这个情状。

李达康摇了摇头,“遇事太冲动是我不对,我也在慢慢改,谢谢你这次,东来。”

“我觉得还是您骂我一顿比较爽。”赵东来嘀咕了一句,还是傻笑。

“你有病吧!”李达康刚骂了一句,看着赵东来的肩又说不下去了,“你好好养伤。”

“伤好了之后咱是不是一起庆祝庆祝?”

“伤好了就好好工作去,不准偷懒!”看着赵东来依旧傻得不行的笑容李达康没办法,“行,等你好了,我请你吃饭。”

“嘿嘿嘿嘿······”

“别笑了!丢不丢人!”李达康瞪了赵东来一眼。

到了医院,李达康去做进一步检查,赵东来被推进了手术室。如李达康所料,赵安澜并没有下毒,查完一遭还很早,正遇上刚刚被推出手术室的赵东来。头一次见到这样的赵东来,没有生龙活虎,只是静静的睡着,失血过多、脸色也不大好。

跟进了病房,李达康坐在床边看了赵东来很久,越看、越乱。赵东来迷迷怔怔的翻身唤着李达康,双目微张,这是快醒了吧。李达康没有勇气再待下去,去门口叫了小护士,打算独自跑回市委。

“李书记,您也来看赵厅长啊。”陈海带着陆亦可在门口跟李达康打了个照面,见着偶像陈海兴致勃勃想要多聊几句,李达康情绪不好,抱歉的摇了摇头,“市委还有公务,陈局长改日吧,赵东来好像要醒了。”

“东来,我带着你闺蜜来看你了啊,怎么样,没死吧?”陈海一进门就打趣道。

“死不了,嗨,我命多硬啊,亦可快坐。”赵东来笑笑。“嗨,还酒呢,让亦可坐不让我坐,重色轻友啊。”

“你都说了亦可是我闺蜜,你是我啥呀?”好久没见,难得这么轻松,赵东来也不客气,“海子,我就说你和猴子不厚道,你俩的遗留问题,给了我一颗花生米吧,说,啥时候请我喝酒?”

“哟,赵家的遗留问题呀,我看是你身手不行了吧。”陈海连螃蟹都舍不得给猴子,当然也舍不得给赵东来了,“酒没有,不如这样,我和亦可再给你踅摸踅摸,介绍一个给你。”

“行了吧你,哪凉快哪呆着去,见面就给我找事。”赵东来当然拒绝了,陈海也看出来大概是有别的心思了,也没多问,“有帮得上忙的,尽管找兄弟!”

“对了,你们刚刚来看见李书记了吗,他······”

“我们进来的时候李书记正从你这儿出去,说是有公务,急着走,还跟我说你快醒了让我们进来呢。”陈海还不知道赵东来是为了救李达康受的伤,只当是关系好,李达康顺道来看了一眼。“我说,李书记还挺关心你的,他多忙啊,还跑了这么一趟。”

“是么。”赵东来又笑了起来,“海子,帮我把手机找过来,刚刚的大事故还没处理清楚,我可不能真休养了。”

“瞧你这打了鸡血似的,怪不得李书记就欣赏你了。”陈海叹了口气。

“那可不。”赵东来很是得意,不过要是没出这样的事就更好了,想想真是一身冷汗。“现在都晚上了啊,那他留的还挺久的······”

“谁啊?”陈海摸不着头脑,在赵东来眼前晃了晃手,见人没反应就要跑出去喊医生,被陆亦可一把拉了回来,“陈海儿,亏你还是结过两次婚的人,这都看不出来,坐着!”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