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一枕黄粱

预警:黑化、落马、be。不接受勿入。

《余生》番外,已得作者授权

作者:原:白木朽斋   现:纵贯

情节与原文未完结部分可能有冲突,视作平行线,时间点大约在结尾处。梦中场景取自《余生》正文(见尾注)。谨以此短文赠 @纵贯   期待正文后续。

 

第一次走进沙瑞金的家,却不是第一次走进省委一号院。虽曾是赵立春上十年的居所,却没有留下太多,不像门外的汉东,满是赵氏的痕迹。房屋没有刻意翻新或是修整,内部倒是好好收拾了一番,干净整洁,不同于赵立春的张扬,连丝毫透露主人偏好的物件都没有。

李达康对茶其实没有特别的品位,但得体又不生分的话也只能是赞主人家茶的味道了。摸不透沙瑞金的真实目的,带人散步,李达康赔了三分小心。

没想到领导还真没什么正事,只是拉着自己陪转,可自己不谈工作连话都能说冷场,沙瑞金倒是万分热情,亲自下厨做饭。四菜一汤,热气腾腾,两人对坐,恍然家的感觉。是不是与欧阳菁分居太久,又火线离了婚、断了最后一点牵连,而人,总是容易寂寞的。

红酒三杯,微醺的感觉太过美妙,飘飘然又清醒着。沙瑞金说了什么?我挺喜欢你的?他挺喜欢我的?哦,嗯?!李达康正思索这话是纯洁的革命友谊还是另有所指,早有风闻性取向异于常人的省委书记的唇就贴了过来。本能的一把推开,不寒而栗,颤抖着逃出省委大院,另一种关系?个屁!

“我不做酒后乱性的事。”

“那以后也少抽。”

“你这样我心疼。”

李达康的脸白了、又红了。

“在余下的人生中,我想陪着你。”不同于年青人不谙世事的妄言毕生,没有头脑发热的一时冲动,从年过半百的沙瑞金口中说出来的话,偏偏就这么在李达康早已坚硬如铁的心上留下了温度。紧接着是一个让人忘记了抗拒的吻,后面是什么呢?

人类的感情真是奇妙的东西,九条短信,怎么就心软了,或者说是心动了?这个年龄,和这样的人倒省了太多的事,李达康连海蛎子都没有去挖,憋了两天就给人打电话主动邀约,对了,就算要做挖海蛎子之类的事那也是该沙瑞金去的。

李达康豪不愧疚的把人迎进了自己的家,又看着人去做饭,其实还是带了那么点点的,不然也不会一句话都不问的就乖乖听话去买了凡士林。柔和的灯光下,菜的香气都是温暖的,一杯杯互灌着啤酒,沙瑞金放着音乐,依李达康、讲起了自己的过往。

“I feel the breeze;I feel at ease;It is my perfect day.”

轻柔而又律动感十足的曲调萦绕在整个房间,这人真是步步为营。

上,上床?两个男的怎么上床?李达康执拗异常,晾着沙瑞金盯着百度理解了大半天,“多疼啊?”有些惊惧而不甚配合的人被抱上楼扔到了床上,内心刚刚计较完,下定决心的话还没出口,脑中一阵剧痛,劈裂一般,那曲子在唱什么?

“I had a dream”

“I had a dream”

“I had a dream”

“Strange”,“Strange”,“Strange”······

李达康修长的手指死死摁着前额,挣扎着起身,磨人心志的乐句终于淡去。入眼唯有异常素净的天花板,颓然向后跌坐在了墙边,喃喃道,“又是梦啊······第几次了······”

是啊,只有在梦中,连那些波折都会模糊,只剩下美好,而人也只剩下了梦。

“又给你送了东西,还有家人朋友就是好啊。”对面白发苍苍的老人把刚刚送来给李达康的东西递了过去,友善的笑着。

“谢谢。”李达康很是疲倦,接过,扔在了床下。

“送过这么多次,看你从来没开过,连是什么都不看一下吗?”老人捋着银发,淡然的看着李达康。

李达康默默摇了摇头,指尖摩挲着左腕内侧狰狞的一道,既然我选择了你、也知道你选的是什么,那时起就该知道结果。可是你连我死都不让,连最后一点骄傲都不留给我,何其残忍。

“后悔吗?”对面老人的目光可谓慈祥,“到了这一步,人和人又有多少不同,看开些吧。”

关于后悔的问题,李达康当然想过,让人选择死亡的,不止是骄傲,也是成全。

“余生不能做你的爱人,就成为你的政绩。”他不后悔,纵然,沾了沙瑞金是平生最大的过错,但如果再走一次,恐怕还是会狠不下心来。

只是,还有什么必要再见呢。李达康知道,沙瑞金不会来,每次来的都是方韦,那又有什么区别,徒勾往思而已。

“咳咳咳咳”,手按在胸前一阵猛咳,这回,烟瘾算是彻底好了。

十五年,不知是长是短,不知还有没有离开的一天。一座座的城,这个大时代的创造,再与己无关,愿明夜无梦。

 

“你见到他了吗?”沙瑞金终于拦下了刻意躲了自己很久的方韦。

看着发根处隐隐透着全白,眼角纹路又加深了不少的沙瑞金,有些话终究还是咽了回去。错开目光,也不忍再看老友,“他不见我。”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没有任何意义的“他不见任何人。”

“他······”沙瑞金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张了几次嘴,却没再吐出任何字来。

“既然你也早做了选择,事到临头,为何又不肯放他走?这么强求,真的还留的住吗?不管是十五年还是十五天,你知道对他意味着什么吗?”方韦把脸完全背了过去,“你知道。”

方韦起身,沙瑞金想要挽留,方韦摆了摆手,“作为老友,你高升我还没贺过,恭喜了。今后,也不用再找我了,就此别过。”

 

不再去染发的沙瑞金没多久就换了满头银丝,引以为傲的身材也在渐渐松弛,当上两层楼也开始喘气需要休息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本该未到这般年龄。

独自坐在不时扬起灰尘的台阶上,沙瑞金想,人大概是没有来世的吧。因为今生,报应就不会放过任何人。

一层秋雨一层凉,不过三场秋雨,沙瑞金就进了医院,独自躺在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内,连扯掉手上连着乱七八糟吊瓶的针头的力气都没有。大概是药里有安神的成分吧,沙瑞金折腾不动之后很快就进入了浅眠。

“达康,别闹,没有凡士林了。”沙瑞金刚说完这句,发现李达康本该变得沮丧的面容只是模糊。使劲揉了揉眼,还是连熟悉眉眼都分辨不出,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了过去······

“您可别乱动,这两瓶打完了就会好的。”小护士一边按住沙瑞金扎着针的那只手,一边安慰着垂垂老矣的高官。

“原来是梦啊。”苦笑,连梦里都不给人一点清晰,还偏偏总是入梦。他还好吗?当然不会好了,自己造的孽,还用问吗。

余生里爱人终作了政绩、荣华,那么还有什么,不是一枕黄粱。


——————————————————

注:

1. 李达康的梦取自《余生》(1-9),那几句英文是9里的《Never Grow Old》歌词

2. 沙瑞金的梦取自那个三分钟的小片

3. 因为《余生》未完结,此篇番外主线以之前白木太太放出的大纲为参考,细节与具体走向均属私设,与正文无关,已得授权


《余生》短评:

第一次读《余生》万分不忍,看着两人一步步走向无可挽回,阴差阳错也好,善恶有报也好。两人选择不同,便注定了余生终是痴念。再读,觉得或许这就是一段本就不合在世间的情感在两个如此性格的人身上宿命般的结局。

现实向的沙李往往是残酷的,他们肩上有太多责任,他们留给感情的空间都太过有限。有了理想有了事业,他们或许不会孤独,但会寂寞。相逢、相识而相爱,可遇而不可求,当一段过于炽烈的感情来临,是幸福还是沉沦?此时他们皆已走过大半生,余生于他们的意味本就非比寻常。

夜读《秋声赋》:“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唏嘘而已,“亦何恨乎秋声”。


评论(8)

热度(67)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旧香易冷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木朽斋旧香易冷 转载了此文字
    做一只把好东西划拉到自己洞里的仓鼠…真的好感谢旧香美得转圈~💓 感觉刚开始写东西是为了热爱,后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