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23)

汉大校园的风景极好,校内还有几座小型的山丘,夏末秋初,草木皆是深碧色,山坡上大片极其艳丽的红色——曼珠沙华,又被称作彼岸花。

“想不到,沙书记挑的地方这么适合小情侣约会呀。”李佳佳跟李达康一前一后沿着小径往上走,意味不明的调侃着。沙瑞金负手站在半山坡上的一颗老榕树下,听到脚步声回头,见到李佳佳也来了很是惊讶。“达康同志,佳佳也来了?”

“沙、瑞金,我跟佳佳说了,我们、在处着的事。”李达康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沙瑞金听言,知道李达康没有跟李佳佳说前日的事,稍稍松了口气。

李佳佳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来回回,不对,这两个有问题,她可不觉得这两个人会是见女儿尴尬的人,老脸厚着呢。

“咳咳,既然达康你都跟佳佳说了,那——”沙瑞金自然地牵过了李达康的手,李达康应激性的稍稍闪避后才略微僵硬的任沙瑞金拉着。

李佳佳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反应,稍微皱了皱秀气的眉,说李达康感情上拖泥带水李佳佳是相信的,可要说他爸拉个手会忸怩,打死也不信。难道这两个人碰巧前几天才吵过架,沙瑞金喊她爸出来是道歉和解的?那可就有趣了——

“啧啧啧,恋爱的酸臭味,二位是不是要我回避一下?”李佳佳盯着沙瑞金的脸。

“两分钟。”“不用!”

“这不行啊,意见不统一,我还以为多默契呢。”李佳佳转身往下走了大约三四十米,没有回头。

沙瑞金的手扶在了李达康的小臂上,“达康,你听我说,我······”

“佳佳在下面看着,我们想到你正好打电话过来,之前正跟她说你的事,她一定要跟过来。”李达康低声解释。

“我不是说这个,你愿意告诉她,其实我很高兴。先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无理论怎样我都不该那样对你,还疼么?”沙瑞金摸到了李达康微凉的指尖,“你告诉佳佳真的让我松了口气,至少,你告诉了她,就不会轻易和我分开对吗?”沙瑞金眼神万分温柔。

李达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那天······”

“要是还不想说不用现在说,我们日子还长着,想说了我再慢慢听。”沙瑞金将李达康的手拢在了手心,“达康,可以吗?”

“那个,两分钟到了。”李佳佳在沙瑞金身后咳了两声,“我是不是又打搅你们了,二位领导。”

“可以叫沙伯父,佳佳。”沙瑞金放开了李达康的手,笑着问李佳佳,“我们去吃点东西?”

“可以。”李佳佳看了看李达康,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

学校里的小餐厅,离晚饭时间尚早,三人点了些甜点吃着,李佳佳对吃什么倒是无所谓,不过看着沙瑞金应该不太喜欢甜食,她爹似乎胃口并不太好,听赵东来说李达康应该是很喜欢京州的这些小点的。

三个人都不怎么说话,李佳佳用小勺子刮着碗底制造噪音,李达康见已经都吃的差不多了,就说要先送李佳佳回去。李佳佳看了看表,愤愤然的看了李达康一眼,“不打搅你们约会,我自己回去就好。”

“没事没事,我也一起送送佳佳。”沙瑞金赶紧也说要送。

李佳佳看了沙瑞金一眼,“沙伯伯别耽误了什么事呀,没多远,我就自己走了。爸,你好好掂量着,我到了会跟你说一声的。”一溜烟跑出了门,李达康愣了一下,人已经跑出去了。

“她不喜欢我?”沙瑞金问道。

“看起来是这样,说是觉得我打不过你。”李达康摇了摇头,沙瑞金的身体僵了一下,“以后你要是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再······”

“好了,我们出去说吧,你找我来,还有其他事吗?”李达康看了一眼手机,李佳佳说已经上了公交,把手机放回口袋,跟沙瑞金走回了几乎没什么人的山坡。

“达康,你还能原谅我吗?”沙瑞金停下脚步,身后的人心不在焉,差点儿撞上自己,沙瑞金扶住了李达康。

“瑞金,要是有一天,我真的爱上了别人,你会怎么样?”李达康感到扶在身侧的手臂狠狠收了一下,抬头认真的看着沙瑞金。

有多少日不曾正正的看过这双澄澈的眼了,沙瑞金看着一下下抖动着的睫毛,“我不知道······”沙瑞金将人紧紧抱住,许久才放开,李达康没有再问下去。

蜿蜒的小径边,一簇簇曼珠沙华红的太过耀眼,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日渐渐西下,半天云霞,投下柔和的光影。沙瑞金拉着李达康的手,缓缓走过,“达康,都说彼岸花是黄泉路上唯一的花,和你一起走过这半边山坡,就好像,能一直走到黄泉。”

“听说师先生去世了。”李达康叹了口气,和沙瑞金十指相扣,“瑞金,你千万当心。”

沙瑞金眉眼终于舒展了些,“达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关心我的嘛,打了电话,见面也还在提醒。给我时间,都补回来好吗?”

李达康俯身指尖拂过华美繁复的花瓣,有花无叶,有叶无花,彼岸,何时归。终于还是回了头,“好。”

沙瑞金终于听到了宛如甘露的二字,再次把人拉到了怀中,“达康,我很可能会一直留在汉东,直到退休。”

“没有机会了吗?”李达康不解,沙瑞金这种空降干部,干完一届,看年龄还有余地,还是很有可能回京的,沙瑞金的人脉也绝非自己这种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人可比,难道真的有人要整沙瑞金?

“很渺茫,再说,汉东也没什么不好,这里有你。”沙瑞金嗅着怀中人颈间的气息,“达康,我可以就在这里看着你,或许,沙李配还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了?”李达康的手机响了一下,李佳佳已经到了,完全专注的看着沙瑞金。“力所能及,我一定帮你。”

“就像走过这条路一样。”沙瑞金摩挲着李达康的手,“陪着我,直到碧落黄泉,好吗?”

能不能到那一天,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李达康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沙瑞金的手,心中的彷徨总算安定了点。

两人一起回了省委一号院,沙瑞金轻轻吻过李达康身上还没消退的青紫,这或许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在共度的夜里没有做到那一步。沙瑞金环着李达康清瘦的身躯,“如果有些东西,我沙瑞金注定留不住,我想留住你,达康。”

安然一夜。

没有夜晚的劳顿,李达康醒的比沙瑞金要早,不过起身的动作也足以让沙瑞金醒过来了。

“达康,你说我们退休后,会不会就是这样,那时候,我可能也做不动了。”沙瑞金浅浅的笑着,眼角的细纹上挑。

“那束玫瑰,确实不是佳佳送的。”李达康突然说道,沙瑞金一下子愣住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抓着被子的手正在颤抖。


评论(1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