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17)

会议厅里,李达康见到了老下级、现林城市委书记周桂春。周桂春见了李达康仿佛回娘家的女儿一般,拉着人到一边就开始讲这都怎么回事,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想折腾什么,李书记您有没有对策呀,给我透点底呀。李达康面无表情的听着周桂春毫不停顿的说了下去,正准备开口时,看见了疾步走进来的傅青松,立刻拉周桂春回座位,“开完会再说吧。”

“都到齐了,那就说事。”傅青松这个凌厉的作风,跟李达康搭过班子的人都略带尴尬的觑着李达康的眼色,李达康倒是自顾自的玩着手中的笔,头也没抬。

省长秘书给与会的纪委各发了一打资料,“这是省府的初步规划,我们边看边说。”傅青松眉飞色舞的总结了他这大半个月来的调研成果,接着正式讲了他对五大市的协调规划。在座几人神色各异,吕州市委书记本以为会有什么扶持眼里闪光,听到半途又黯淡了下去;林城周桂春皱着眉不敢第一个出声,有一下没一下瞟着李达康;岩台市市长按理说该高兴的却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飘忽,而江州市市长自始至终在笔记本上写些什么也是无话。

“省长,现在京州的光明峰项目二期正在收尾阶段,三期也在筹备中,还有轻轨的项目即将铺开。在这个时候削减对京州的财政支持,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李达康按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傅青松。

周桂春立刻附和,“我们林城也是,两个不小的项目正在关键时期,这个时候——”

“怎么,觉得不合适?”傅青松眼神扫过来,老好人周桂春立刻闭了嘴,欲言又止还是没说下去。

“政府宏观调控,是引导产业部门的整合,不能生拉硬扯。”李达康神色自若的说了下去,“产业与大、小环境的整合也至关重要,有些产业在京州、在吕州合适,在其他地方继续发展未必合适······”

“达康同志,我是一省的省长,眼里不会只有京州。整个汉东,都要发展,先富带动后富,咱们要落到实处,大家都有责任。”傅青松今天倒是没有两句话就吵起来,不过坐得近的已经隐隐听见鼻音了。“不能总是各吃各饭了,所以我才提出这个‘共荣’来。”

李达康跟傅青松耐心解释了一番,傅青松还是不为所动,官大几级压死人,李达康见实在说不通,也就只能寄一点点希望于省委了。若是真要这么做,那就只能好好想对策,把京州损失减到最小了。下一季度的GDP没有起色还好解释,要是动静这么大,往后几季原点都回不到,那就······

“你们岩台此次是重点扶持,你这个市长倒是说句话啊!”傅青松没有跟李达康吵起来,可能多半是看见了这个神游天姥的岩台市长了,狠敲了两下桌子,这人才回过神来。

“啊,傅省长!您说的在理,我们都赞同,赞同。”巧得很,这位市长跟看星星的区长一个姓,就差没听说过有看星星的爱好了。听见领导讲话,说来说去就是个赞同,傅青松气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啪!”孙市长倒没吓着,更加恭顺的看着傅青松。

“叫你说意见,你是不是根本没听我讲什么?”傅青松站了起来,盯着孙市长。

“我都听了呀,您说的都很有道理,我们回去照办就是了,您看我这不是说什么也不算吗。”孙市长声音越说越小,还偷偷瞟了一眼李达康,傅青松看见更是来气,“想干什么呀!有没有点纪律性!”

“我这个人就是不会说话,您上我们岩台也调研了那么多天······”傅青松骂一句,孙市长就小声解释一句,马上就拖入了恶性循环。

其他几个人都无奈的看着这一场传出去能让人目瞪口呆的闹剧,这会是好好开不下去了,反正大半参与者也根本不想开,坐等到点散会吧。

“砰”地一声,在孙市长无辜的眼神中,傅青松摔门出去了。秘书尴尬的笑着也立刻跟了出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转而又都看向了李达康。“咳咳”,李达康轻咳了两声,“既然傅省长说完了,那就是散会了吧,都还有事,别耽误了。”

“李书记,那这······”周桂春拦住了李达康,“这事,省委也是这个意见?”

“可能实行中出了点儿偏差吧,先等着正式文件吧。”李达康叹了口气,轻轻推开了周桂春的手,拿起茶杯率先走了出去。

听说了整个经过的田国富不停地摇着头,省长,这个脾气,怎么得了咯。正叹着气,沙瑞金打来了电话。

“国富,我请了咱们的省长、常务副省长来省委,马上到会议室来吧,吴部长他们也马上到,一起恭候吧。”沙瑞金语气道是轻松了不少。

田国富隐隐有些担忧,“瑞金同志,这样会不会······”

“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这只是初步降个温。”沙瑞金志在必得了,田国富只得马上赶过去,怎么说内部不能先掉链子。

傅青松本来只是打算跟沙瑞金报告一声就走的,听沙瑞金说开会并不十分情愿,但还是来了。一进门就发现了表面平静下的诡异气场,省委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部长、秘书长连常务副省长都已经在座了。

沙瑞金开了个头,各位几个月来多多少少都对傅青松有些意见,也就顺着说了下去,傅青松的脸色越来越差。常务副省长郑万熹见时机差不多,跳出来就傅青松的新规划不断加火。按理说郑万熹在汉东多年,资历也够了,也没什么污点。反腐刚过,搞了一大批下去,为稳定局势来讲这省长怎么也该轮到自己了吧,偏偏半道来了个傅青松,还这个脾气,也不知道怎么上来的。涉及到更多切身利益,还有些念想,郑万熹的不满也就比别人更多了些,作为第一顺位副省长,职务上也所知甚深,沙瑞金挑了把好枪。

傅青松刚要发作就被沙瑞金抬手拦了下来,自己又讲了一番不痛不痒的话,傅青松憋得慌,这才发现这一屋子都是准备好的一致对付自己。当郑万熹当着省委一众人提出近乎脱胎换骨的新五城规划时,傅青松拍案而起,当众和郑万熹吵了起来。

田国富看了沙瑞金一眼,开始拉架,终于把声如洪钟的傅省长和不甘示弱的郑副省长都按回了椅子上。最后还算是在沙瑞金的掌控下,傅青松偏着头同意了好好讨论从长计议。

“白秘书,今天的录像资料。”沙瑞金却是看着傅青松说的。

“明白了,书记。”

“散会。”沙瑞金起身收拾东西。

傅青松坐上了自己的专车还一路黑着脸瞪着郑万熹的车,司机秘书都感受到了万分压迫的气场,不敢说话。

人都走了,沙瑞金反而没那么轻松了,面色不虞的看着窗外,“国富,你说这能管几天。”

“难说,傅省长,我看是要么两三天又回去了,啥事都没有一样,要么就是彻底心灰意冷了。”田国富想到几次会面那人的反应也很无奈,也没太多好说的,也就先告辞了。

“姑且,就事论事,先一件一件走上正轨吧。若是真容不得他,慢慢来吧。”沙瑞金目送田国富离开,缓缓说道。

 

“沙书记”,白秘书进门正要汇报,却见沙瑞金用私人手机正与人聊的兴致极佳,摆了摆手掌,示意小白稍等。

“瑞金兄,我与小弟交代好了,我到的第二天他会抽半天过来和你见面,剩下可就看你的了。”

“那我就恭候你的大驾了,一路顺风。”前内兄师文翰终于要来汉东了,对外是受了母校邀请的前驻外大使返校做讲座,同时也是来帮沙瑞金调解和弟弟师文懿——老爷子的主要继承者的关系的。师文翰的年龄,总是怕有些意外的,老父的嘱托,尽早了结才能安心啊。

“呵,瑞金兄,飞机是要逆风起飞的,可不能顺风。”师文翰爽朗的笑声传来,沙瑞金也笑了,“就这点儿死认真,从小就噎我。那行,一路——‘逆风’!”

“沙书记,师先生要来汉东?”小白已经开始思索要做哪些准备。

“是啊,去替我买一包那个什么牌子的烟,低焦油的,备着吧。其他正常就好,他大概过几天会来家里。”

“好的沙书记,我回去就准备。”

“你刚刚要汇报的是——”一大隐患终于看到了化解的曙光,沙瑞金心情相当不错,招呼小白坐下慢慢说。

省府那边,郑万熹还算是有分寸,回去把人安抚的不错,没有吵出去,也罢,暂且告一段落吧。不禁想,若是李达康在那个位置,脾气怎么也不会比这位更糟吧。但愿能有那么一天吧,十年,或许自己真是愿意等那完完全全的并肩携手。不期真有人,能让冷情了半生的自己,相信终老于斯也是一种幸福。


————————————————

考完一门凉一门,鬼知道我在写神马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