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13)

“佳佳,要我陪你吗?”同学不放心的看着可以掩饰情绪不太好的李佳佳,李佳佳轻声说了句谢谢婉拒了好意,“我想自己去个地方。”

“那你当心啊,佳佳别人都是回到祖国的土地安心不少,怎么你偏偏·······算了,早点回我等你一起吃晚饭啊。”同学笑了笑,冲李佳佳的背影招了招手。

“不用等我了,我吃完晚饭再回来。”

李佳佳一连走出了三个街区才开始叫车,只是输入的地点让她等了20分钟也没有人接单,来来回回的看着经过的出租车也都是有客。正烦躁的时候,一辆本田雅阁停在了面前,一名身穿警服的精壮男子下车绕了过来。

“你好,我叫赵东来。”

李佳佳看了一眼来人警服上的编号,满是不屑,“市委李也会让人做‘这种事’?还派了局长来。”

“是公安厅厅长。”赵东来笑意盎然的看着这张与李达康过分相似的脸,年轻,却没有多少青涩。“不是市委李书记派来的。我这人就是热情,非常乐意送一送有点什么需要的美女。”

“哼,堂堂公安厅长,就这德行?”

“那你是上车呢,还是不上车呢。”赵东来语调上扬,拖足了尾音。

“上,为什么不上?”李佳佳挑眉,直接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摇下车窗看着赵东来,“赵厅长,走啊。”

沉默了三分钟之后,赵东来咳了两声,“你也不跟我说一声要去哪?”

“你会不知道?”李佳佳白了赵东来一眼。

“手续都办好了?”

“不然我指望李达康啊?”李佳佳白眼翻得更厉害了。

“听说你回来没跟别人说?”赵东来看着李佳佳无所谓的表情,决定还是说点别的,“你在美国是学的生物?”

李佳佳点了点头。

“研究生?”

“博士。”李佳佳看着赵东来有点儿惊讶的侧脸,“看不出来?直博,第四年了。反正李达康也记不得,估计就知道我还在读书。”

“很辛苦吧?”赵东来难得露出了有点儿像长辈关爱的笑容,“听说压力很大。”

“还好吧。”李佳佳敷衍的笑了笑,“还有多远?”

“我开快点大概半个小时,在市郊。累了先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拐了个弯之后,赵东来贴心的替李佳佳拉下了遮阳板,李佳佳道了声谢,失神的望着低矮的车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佳佳,到了,我陪你进去吧。”赵东来全程开的平稳,熄了火才轻轻拍了拍李佳佳的肩,喊人下车。

“谢谢,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李佳佳很坚决,赵东来也没多说,“好,我等你。”

手续一大通,见面也就只有20分钟的时间。欧阳菁没有想象中的憔悴,也可能是为了见女儿刻意做了掩饰。隔着冰冷的玻璃,听着金属传导过来的声音,这次,欧阳菁没有对李佳佳抱怨李达康,因为他们,用欧阳菁的话说,两清了。

还有一分钟的时候,李佳佳的指尖颤抖着滑过了玻璃,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欧阳菁心疼,手背也贴上了玻璃,没有半点温度,“佳佳,你好好照顾自己。”欧阳菁背过脸去,怕女儿看见自己软弱的泪水。

“妈妈······”

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欧阳菁猛然转了过来,“还是,去看看你爸爸吧,听你大路叔叔说,他······去看看他吧。”

李佳佳用纸巾蘸去了眼角的湿润,微笑着走出了一道道门。赵东来赶紧拉开了车门,又给李佳佳递了一杯热水,“刚刚进去打的,喝点儿吧。”

李佳佳别过脸去,不愿让人看见此时的表情,“走吧。”

赵东来无声的递过来了一包抽纸,默默开着车。终于回到了市区,李佳佳也已经恢复了平静,眼角都看不出微红。“想吃什么?”赵东来故作轻松的活跃着气氛,李佳佳看起来是早熟的,根据自己的了解也确实如此,只是从初中就独自一人去了异国他乡,父母又是这个情况,着实让人心疼。缓和关系还是先放一放,赵东来打定主意,只要李佳佳不主动说,今天他提都不会提要带人去见李达康。

“我要是说山珍海味,赵厅长是不是也要请?”李佳佳挑衅的眼神,真是和李达康太像了。赵东来愣了一下,随即换成了苦瓜脸,“我的小姑奶奶呀,就算我想请,您也体谅一下现在咱们这个党员干部作风,咳咳,纪律,严肃!”

“哦。”李佳佳冷漠的看着赵东来,抬了一下下巴,那就那边随便挑个小馆子吧,“我请你,赵厅长。”

“那怎么行?”赵东来停了车,追着大长腿走路生风的李佳佳进了小餐馆。李佳佳安静的坐在对面,递了张菜单过来,“你点吧,我都差不多。”

赵东来犹豫了一下,看着李佳佳真的满不在乎的眼神,凭自己撩妹(划掉)十级的素养,点了两个精致的菜,一个爽口小菜,又加了一个清淡养胃的汤,给他暗恋对象的女儿,来自长辈的关爱。

李佳佳胃口不太好,但这菜色搭配还是不自觉多吃了几口,赵东来早暗暗去买了单,李佳佳看了一眼小票,“也行,回头再请你吧,手机号请给我留一个吧。”

赵东来笑着掏出了手机,“还是加个微信吧,方便。”

“赵厅长,这么晚还不回去,没家室啊?”李佳佳一边加着微信一边调侃道。

“这还真没,离婚了。”赵东来一摊手,后面吞了一句,正追着你爹呢。

“哦,为啥离的?”

“当时在基层工作忙,顾不上。”赵东来没有再说下去,怕招出李佳佳的心事。

没想到李佳佳点了点头,“早离好啊,也免得互相拖累了。走吧,李达康在哪?”

“什么?”赵东来惊讶的长大了嘴。

“装什么装,你这跑了一天,不是为了带我去见李达康?”李佳佳又白了赵东来一眼,钻进车,系好了安全带。

“佳佳,你今天心情不好,要是不想见,改日我再去接你。”赵东来调下了车窗,俯身看着李佳佳。

李佳佳皱眉与赵东来对视了一会儿,“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自己打车回去。”

“别呀”,赵东来按上了门锁,“没多远了,搞那么麻烦做什么,还是我送你。”

赵东来也上了车,“无论你承不承认,你和李书记,太像了。”

李佳佳咬着唇,没有说话。

走过第三个路口,李佳佳突然开口,“去找他吧,我可一点都不清闲,难得有这半天出来。”

赵东来觉得人应该还在加班,保险起见,还是打个电话。李达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挂掉了。赵东来又拨了过去,李达康盯着看了三秒,还是挂掉了。在李佳佳探寻的目光里,赵东来按了第三遍拨号,响了十秒之后,终于听到了李达康的声音,“赵东来,有事说事,没事我挂电话了,没空听你瞎掰。”

李佳佳看戏的目光中,赵东来故作正经的咳咳两声,“达康书记,佳佳她现在在我车上,马上到市委了,您在办公室对吧。”

电话那边明显停顿了两秒,“佳佳?她在你身边。”

“是的,达康书记,我们是在楼下等你还是?”

“她······”李达康一时又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佳佳想见你。”赵东来轻轻说道,只言片语透着安慰。

“谢谢你,东来。佳佳她——”

“她上去自己跟你说。”赵东来温和的看着表情玩味的李佳佳,终于挂断了电话。

“你跟他关系挺好啊?”李佳佳越来越有兴致了。

“是不错。”赵东来点着头。

“我看不像。”进了市委,李佳佳不等赵东来反应就下了车,站在一边打量着这陌生的庭院,肃穆的高楼。

赵东来停好车,带着人踏上了无比熟悉的台阶,无比熟悉的办公室。小金给了赵东来一个欣赏的眼神,替两人开了门。

“佳佳,快坐。”李达康赶紧给两人都倒了茶,赵东来看两人情绪都还可以,也就不打搅父女相会,识趣的出门,接着找小金交换情报。

过了一会儿,没关严实的门缝里传来了一声,“李佳佳你脑子进水了!”然而随后又没了高声。

“你回来也好,不回来也行,不要怨恨······”

“我没有,李书记,我也来看过您了,下下个星期回美国,您自己保重。”李佳佳喝了口茶,“我该回去了,不耽误您工作。”

“佳佳······”李达康没有拦,只是坐着看人出了门,或许自己永远都拦不住,也没有资格去做什么。只是喊了一声,“注意安全。”或许李佳佳连听都没有听见,听见了也不会有什么区别,自己已经愧对她们太深、太深了。

赵东来把李佳佳送到了楼下,“看领导笑话,他会不会看你不爽?”李佳佳笑着损赵东来。

“那怎么可能,李书记不是那种人。”

“哦?那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你父亲,你要自己好好看看。”赵东来冲李佳佳挥了挥手,一路飞驰回了市委。

开始还是一片融洽,不久,门口的小金就听见了文件落地的声音,“赵东来你马上滚!”

“达康,我都跟佳佳说好了,下回——哎哎哎,您别生气,我开玩笑的,我马上走,马上走······”赵东来吐了吐舌头,飞快跑出了办公室。

赵东来发现收到了李佳佳的微信:

-看不出来你们李书记还真有几个朋友啊,还有一个约我面谈的。

-嗯?谁呀

-我还没见怎么知道

-佳佳你注意安全啊,什么时候,我送你去

-哦,那个人说他叫沙瑞金

赵东来的手机一下子飞了出去。

————————————————

真的真的真的没有东小李,就是这样qwq

评论(13)

热度(48)